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母親群像】李芃 向孩子推廣無字天書:「在多多書裡,媽媽也可以當一個聽故事的人。」

飛行船文化總編輯李芃,因為想聽孩子說故事,而開始引進多多書的創業之旅。

      多數我們看到的創業家,身上都會有野心的氣息。但如果你看到李芃,你大概會跟我們有一樣的感覺:她真的不像一個創業的媽媽。

      相反的,她很安靜、溫柔,有些害羞。但看得出來,她是個愛閱讀的人。

 親子共讀

有一天,家裡突然沒了聲音……

      「從小我就很愛看雜誌,很愛閱讀。從英語系畢業之後,我就一直做跟出版業相關工作。期間去美國求學、工作了幾年,也是做跟中文教材相關的職業。」

      生了孩子之後,她也成了一個喜愛鼓勵孩子閱讀的媽媽。從孩子小的時候,她在家裡就布置了一方閱讀的區域。書架上有各式各樣的書,鼓勵孩子養成閱讀習慣。

      其中有幾本書很特別。那是一位她嫁到瑞士的朋友寄來的禮物,叫做「多多書」Wimmelbook,在德文裡wimmeln是「玲瑯滿目,目不暇給」的意思,指的就是這種沒有文字卻充滿豐富情節的圖畫書。這本書,沒什麼文字,圖片的元素卻非常豐富。收到這幾本沒有字的書,李芃煞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念,就把它們放在書區。

      直到有一天,她在廚房煮菜,突然納悶在客廳的孩子,怎麼沒了聲音?爸媽都知道:「孩子安靜不出聲,就一定是有事情!」

      李芃拿著鍋鏟急急忙忙地跑到客廳,被自己眼前的景象嚇住了:地上攤了好多本多多書,兩個孩子看著書,一起找線索,兄妹聊著故事,笑得樂不可支。

      「原來孩子可以自己沉浸在書的世界,用他們自己溝通的語言講故事。後來我才認真地開始研究多多書,發現:孩子的視角跟大人不一樣的。讓孩子來選擇書,跟我聊聊他們的發現,這種感覺原來這麼美好。」

      說故事不只是單向 孩子也可以變成說故事的主角。她想要把這樣的書推薦給別人,從別人家的孩子看到一樣的笑容。這樣的起心動念,開始了她的創業之旅。

 

創造屬於台灣的多多書

      「歐洲的多多書行之有年,許多多多書,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歐洲場景。但我跟朋友都有同樣的想法:台灣如果有自己的多多書,讓孩子從故事中去探索自己的土地,有多好呢?」

      台北、台中、台南,三個城市,躍然紙上。

      畫家都是當地人,對土地有情感,筆下的故事,也很有情感。像是走在路上的老夫老妻、懷孕的媽媽、吵架的情侶,就像我們眼裡的日常。

      李芃很驕傲地說,就曾有一個4歲的小女孩讀者,看到了多多書上的黑面琵鷺,被打開了好奇心,而開始了黑面琵鷺的追尋之旅。「閱讀多多書就像是自主學習,當孩子產生了興趣,就會自己去探索挖掘。」

      他們甚至也與台大兒童醫院一起合作,創作一本兒童醫院的多多書,把醫師、護士畫進書裡,讓孩子對醫院不再只有冷冰冰的印象。書裡面藉由各式各樣的「隱藏圖案」教兒童許多重要的衛教常識。

      沒有文字的書,提供孩子解鎖的樂趣,小孩也會比較自然地去問問題,對事物有自己的判斷、觀察與定義。這都是填鴨式教育之下,所缺乏的能力。

 

創業與母職,難以兼顧

      初衷很美,但創業的過程仍是一路艱辛。

      李芃嘆了一口氣:「創業……蠻苦的,推廣時,碰壁挫折一定有。但如果遇到有人停下腳步,接納我們的想法,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

      現在社會鼓勵媽媽有夢想,多數的家人也會支持媽媽有夢想,李芃也是這樣被家人支持著。但是,現實的因素,還是讓她每個月都會出現那麼一瞬放棄的念頭:「創業與母職,在現實上很難兼顧,通常推廣活動都是周末,就沒辦法好好陪小孩,當然經濟壓力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曾經幾度想要放棄,但每當聽到正面回饋,還是會不捨得放棄,只要看孩子在閱讀時臉上出現開心的表情,我就可以繼續走下去。」

      孩子大班的時候,她曾經帶著孩子去擺攤,孩子像是扮家家酒一般的向人介紹書、賣書,玩得很開心,但孩子們也看到了媽媽的辛苦。

      回家之後,孩子還天真地問:「媽媽,你為什麼不賣吃的呢?這樣大家會比較捧場。」既是心疼媽媽,也在懵懵懂懂中,支持著媽媽的理想。

      當媽媽後創業,改變了李芃的人生設定。她從一個在工作上盡力而為的人,到現在每天都在接受挑戰,為了捍衛自己的理想,要比以前更勇敢。

      她說:「當媽媽的勇敢會讓我們應用在不同事情上。就算有遇到很痛的時候,但都不會比生小孩痛。很累,也不會有比帶新生兒累。」

      所以,誰說媽媽不能是最棒的創業家呢?

延伸閱讀:
【母親群像】青鳥書店蔡瑞珊帶著小孩去上班:「她跟書店一起長大。因為對我來說,我和女兒是不需要分開的。」
【母親群像】哪份工作可以不請假就回家照顧小孩呢?甜點老闆美路在創業路上,找到好多「忘記自己」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