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王牌名人> 駐站專家>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與另一半吵架該如何溝通和好、處理情緒?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與另一半吵架該如何溝通和好、處理情緒?

我們在愛情裡吵架、受傷、不被了解、不被重視、被拒絕的那些時刻,都是自動化反應的。在童年的依附經驗裡,反覆制約了十幾、二十年的腦神經迴路自動化反應。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

  我們在愛情裡吵架、受傷、不被了解、不被重視、被拒絕的那些時刻,都是自動化反應的。在童年的依附經驗裡,反覆制約了十幾、二十年的腦神經迴路自動化反應。

  自動化跟自己說:『算了,就這樣。』把感受先隨便埋在心理,一切如常。

  自動化跟自己說:『我要他知道他不能這樣對我。』然後看著自己,不再克制地說那些傷人的話。

  自動化跟自己說:『我再也不想受傷了。』把受傷跟愛一起凍起來,不再吵架,相敬如冰,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自動化跟自己說:『我要他感受到我有多痛苦。』不再克制地,做出那些吵架時會把事情搞得更糟的反應。

  這些,在成年和進入親密關係以後,同樣地出現。而且我們會微妙地、自動化地,跟另一半配成了一個追一個跑、一個激動一個淡定的『刺蝟與穿山甲』組合。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一個很激動,一個很淡定|圖:Pexels / @Alex Green)

  經常,談到依附類型和這些自動化反應的時候,我最常被問一個問題是:『那我們會一輩子都這樣嗎?』

  很哀傷的是,對的,我們在吵架中第一時間的反應永遠會是一樣的。但,在一個比較有安全感的情侶親密關係裡,加以練習,我們可以發展出吵架後第二時間的反應。也就是上一篇文最後提到的,『那要怎麼辦呢』?

  要有『吵架後第二時間』的反應,第一步,是你得先知道自己的『吵架中第一時間』反應到底是刺蝟還是穿山甲,然後,把你吵架中的第一時間反應停下來!我們這一集EP1,就來從穿山甲開始談一談,情侶若吵架了,怎麼停,停下後該如何溝通。要停,你得先知道哪時候該停,而有幾種常見的情侶吵架時會有的情緒感受是提醒穿山甲該停下來的標識,你對這些標識越熟悉,就能越快cue自己停下來不再繼續吵架。

  其中一種情侶吵架時會有的情緒感受,非常類似小時候被父母罵、自己闖禍了、糟了、心跳加快、只想要那個憤怒又可怕的人可以走開、放自己一馬的感受。這是害怕和羞愧

  另一種情侶吵架時會有的情緒感受,是一種很難用文字描述清楚的類格。也許是在對方說了某句話、做了某個動作之後,也許你自己都說不上來是什麼確切的事情,總而言之,就是在你跟對方互動的某個時刻開始,你可以感覺到你的行動和說話進入一種自動導航的狀態。好像身體還在那個場景走來走去做著該做的事,說著該說的話,但是你的腦袋其實有點當機,反應有點慢半拍,而且情緒是無感的,說不上來自己的感覺是什麼,但你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己跟平常放鬆的時候,不一樣,怪,而且如果情況允許,你會很想要獨處一下,不想溝通、沒有聲音,不用講話,一個人,不想要任何人來煩你。這種情緒感底下,通常,是受傷,某種你還沒有清楚意識到的受傷。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在吵架的過程中受傷|圖:Pexels / @Alex Green)

  如果你不是沉默溫和的穿山甲,你是經常爆炸的穿山甲,而且通常是面對你的另一半才會那麼易怒,那麼還有一種情侶吵架時會有的情緒感受也會是你的標識,是一種被逼到牆角的感覺。你覺得同樣的事情,不管你表達過幾次,對方仍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近和挑釁,堅持吵架,你感到自己退無可退,只能用激烈的方式才能讓對方停下來,放你一馬,給你一片清淨,停下吵架。這種感受是無助跟痛苦,一種你無法好好與對方好好溝通而使事情改善的痛苦。

  最後要談的一種情侶吵架時會有的情緒感受,在治療理論中,我們會提到的是,一種情緒的高原反應。它與高原上缺氧的感受很像,腦子發麻,甚至有時候會昏沉頭痛,一片空白無法思考,無法溝通,身體也有一點癱瘓的感覺。有些人到了這個點,會呈現一種失功能的當機,有些人則會在這種時候,狗急跳牆地做出激烈的舉動,在吵架時傷害自己、捶牆、丟玻璃杯、甚至是對另一半動手、拉扯。這是極端地恐懼和受威脅的感覺。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在吵架的過程中受傷|圖:Pexels / @Alex Green)

  這些不同程度的情緒感受,都是穿山甲需要停下來的標識。出現的時候,穿山甲要提醒自己,這些情緒正在影響我,把我推到自動化反應裡頭,使我變得無法溝通,把我推進捲起來的厚厚盔甲裡,我需要幫助我自己停下來,停止吵架,停止一切。另外一種標識是認知上的一種後設能力,不是情緒上的。

  它只有在情侶吵架時,情緒不至於太激動、不會很影響到認知功能的時候,才會出現。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你的腦海裡,有一台假想的錄影機。這台錄影機就架在你們吵架的現場,而且,透過這台錄影機,你可以看到在整個溝通的過程你們是怎麼吵到這裡來的。包括一開始溝通時是誰先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說者是怎麼說的,聽者聽到的是什麼,有聽懂嗎?聽了以後的反應是什麼?聽者的反應如何影響了說者接下來的行為?

  身為穿山甲,你會看到你的另一半做了什麼事讓你越來越想要離開現場、越來越安靜、越來越想要你的另一半停下吵架,也會看到自己好像越不講話、越試著問題解決、越試著溝通解釋或者是越試著要對方冷靜,對方就越激動、越發瘋、越想吵架、越無法溝通,甚至,你可以感覺到你們兩個都快要到崩潰的邊緣了。

  透過鏡頭,你會看到吵架中的兩個人正在雞同鴨講,無法溝通,彼此刺激彼此的反應。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就表示,你現在所使用的策略是沒有用的,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你需要意識到你越用本來的方法,就越糟,這在告訴你,你需要停下來,用另外一種方法。這是認知上提醒你停下吵架的標識。最後一個停下吵架的標識是在另一半的身上。

  如果你是穿山甲,請你回想一下,平常你的另一半在吵架溝通過程中咄咄逼人的時候,應該會有一種你很習慣的語氣、措詞、嘴臉,但有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在吵架窮追猛打到一半的時候,有一種轉折。

  有可能是連珠炮地以自己的小劇場在吵架過程罵了一大頓以後,他停止了罵人,還是生氣但稍微給出一點溝通空間地說:『那不然你是想要怎樣,你說嘛!』。

  也有可能是在激動地坐了一趟情緒的雲霄飛車以後,他嘆了一口氣,然後從激動的語調轉成『冷漠和理性』的溝通語調,說:『我知道這件事情…….』、『我剛剛一剛開始只是想要…….』、『你怎麼都不會想說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要…….』。

  也有可能是在干腸寸斷地大哭了一陣子以後,自己停下來,深呼吸,擦眼淚,也許安靜,也許會淡淡地說了聲:『算了。』

  也有可能是在不愉快跟抱怨的吵架過程中,岔開話題,自己問你等一下晚餐要吃什麼?明天你去接小孩還是他去接小孩?先跳開了不愉快的話題。

  這些『轉折』,不會是那種夢幻的、變魔術一樣的神奇轉折,但它與原本溝通的態度和語氣那種些微的不同,正在讓你們的吵架對話,偏離原本的持續高漲,我們叫它 deescalation,指的是在不斷升高的吵架衝突互動中,有些溝通行為反應的出現,會有助於升高的對立停止,開始下降。

  白話的說,就是你的另一半正在給大家一個臺階下。因為說穿了,他畢竟是希望這場溝通可以有個善終。這一個給吵架有臺階下的動作,就是告訴你機不可失、要停下來的標識。過這村,就沒這店了。

說出難聽的話其實是防衛性反射吵架告一個段落,轉折出現|圖:Pexels / @Alex Green)

  通常若是我們錯過了這個吵架後轉折的良好溝通時機,新一輪的你追我跑就又會再度啟動,因為對方的『de-escalation』沒有帶來新的溝通互動進展,這種挫敗的感覺會再度引發吵架情緒,兩個人就會又回到被情緒帶著跑的自動化反應裡。

這一集談穿山甲翻轉的第一步,when to stop.

  情侶吵架時的情緒感受出現後、後設的錄影機鏡頭觀察到情侶溝通互動無效的時候、對方做出溝通轉折給吵架衝突一個臺階下的時候,這三種時候,穿山甲,請把握機會停下你的自動化反應。

How to stop?

  做一個腹式深呼吸(讓你的腹側迷走神經活化一下),然後請想起來,你的伴和你,你們是愛人,是美滿的情侶,不是仇人,你們只是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淹沒了。但,我們走入對方人生成為情侶的那一天,或是我們決定和對方走入婚姻的那一天,心裡,懷抱的都是愛情的。婚姻和情侶生活讓我們對愛情有新的感受,不再像以前那麼夢幻,爭吵讓情侶對愛情有新的失落和認識,它不再是那個幼稚的全然幸福,而是一種同時蘊含了光明和黑暗的愛,請記得它是愛,不是對立和角力。在講話的過程中一來一往迷路了、忘記了,也沒關係,我們來深呼吸一下,一起重新找一條出路!

 

 

延伸閱讀
你是感情中的「熱吵派」或「冷戰派」?謹記爭吵時的溝通是為了化解誤會,不是為了佔上風
「我沒有別的意思,他為何要不爽?」吵架第一步先做這件事,薩提爾溝通專家教你:越吵越理解對方!

 

一位專長於伴侶治療的心理師,對於陪伴育兒中的伴侶去面對新生兒帶來的水深火熱和親密關係的走鐘,有高度的熱忱。孩子應該是愛的拓展和祝福,不應該是愛情的墳墓。
專長:婚姻/伴侶諮商,情緒議題,性別議題。

👌本文由【High媽】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acebook:High媽。心理師

看更多心理師-High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