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杏林】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回首幸福行醫路

在2019年1月17日的臺大醫院媒體餐會上,許多記者搶著跟即將於1月底退休的何弘能院長合影,此番盛況難得一見;於此同時,同院被譽為「仁醫」的婦產部施景中醫師,在臉書指出,何弘能是他在台大這20多年來,碰到最好的院長,也是最帥氣的院長,並坦言自己會很懷念這位好老師、好老闆、好院長、好好先生。



對於這份稱讚,如今身為臺北醫學大學總顧問的何弘能教授一如往常地謙虛說,「這是個人意見」。事實上,只要接觸過這位曾掌管台灣醫療龍頭地位的前台大醫院院長,一定都能感受到如和煦春風的待人處事風格!

 

放棄年少的理想與夢想.行醫路依然滿是幸福

回首行醫路,何弘能教授說,「一路走來,滿是幸福」!即使曾經有過想像楊振寧一樣專研基礎科學的理想,或因高中時期得過全省美展油畫組第二名的殊榮,有保送師大美術系的夢想,卻因為不忍拂逆家人對他讀醫的期待,而放棄了理想與夢想,「雖然覺得委屈卻無悔」,無緣朝理工與美術之路前進,但過往累積的所學卻成為一路滋養人生的能量。

從住院醫師開始就在臺大醫院服務,一路當到院長,直到滿65歲退休,何弘能教授說,「沒有遺憾,因為從病人身上學習到很多的事情」,因為實際接觸病患的臨床醫學,不是只有醫學問題,更是真切看到社會的縮影。他回憶,剛從美國進修回來時,接下照顧愛滋病患者懷孕生產的重任,在那個視愛滋為「20世紀黑死病」的年代,大家避之唯恐不及,但何弘能教授卻義無反顧地接受挑戰,成為台灣為愛滋產婦接生的婦產科醫師,之後也持續守護愛滋孕婦,甚至為求子心切的愛滋夫婦一圓產子夢,「照顧她們的過程,了解到社會、法律制度無不牽動著人性倫理」,看著孩子順利生下且未被感染,何弘能教授充滿成就感;只是碰到僵化的制度時,卻也讓他深感挫折。「不過,這些年對於愛滋病患者的照顧有所進步,從中看到政府改善制度的用心」。

他語重心長地說,「醫師所學有其極限,連上帝造人都有可能出錯,何況醫師不是神,因此,在盡心盡力後,對於結果只能接受」。

 

讓優秀人才盡其發展.鼓勵吹哨者以改缺失

於院長任內屆齡退休,無所戀棧,很多人表示不捨,何弘能教授卻雲淡風輕地說,「臺大是已有125年歷史的教學醫院,不論誰接院長一職,都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台大變得更好,這是傳統,不會因為某一個人而改變」。

他接掌院長3年多,認為院長應以領導為中心思想,讓每一個人都有發揮的空間,至於管理,並非什麼都要管,而是出現很大的問題時才介入,但如何介入又是一門藝術。何弘能教授說,台大匯聚了很多優秀人才,基本上,優秀人才的自我意識高,不太接受制式管理,但自己會找方向發展,居於領導職位的他,就是讓優秀人才依其所長盡情發展。「臺大醫院的特點就是大家對於教育研究充滿高度熱誠,根本就是存在體內的基因中。或許在面對病人,會讓人覺得不是那麼親切,可是透過不斷學習,不少臺大醫師也以親切而享有盛名」。

聊起院長任內最難忘的事,何弘能教授說,「臺大的網路聲量大,自然受到更多的關注,同樣一件事,發生在臺大就一定會被放大檢視」,他說,去年發生洗腎接錯管線的憾事,當時人在墨爾本的他,接到發言人的電話請示如何處理,當時就秉持醫院「正直誠信」的核心價值,定調「有錯就認錯」的處理方式,除了針對疏失表示歉意外,並針對出問題的環節予以處理改善,他強調,「釐清是制度問題,不是個人疏失,就不會追究個人責任」。

何弘能教授表示,自己鼓勵「吹哨者」文化,這樣才能看到問題並予以修正調整,而不是放任問題繼續存在。就像在事情發生後,第一時間更改洗腎機的接頭,「讓不對的接頭完全接不上」,他表示,做好防呆機制很重要,才能避免在不經意間釀成重大錯誤。


【延伸閱讀】

【解讀杏林】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退而不休 懷抱理念貢獻長才.與北醫同仁共創新價值

採訪/鄧懿貞.李藹芬 
撰文/李藹芬 
採訪諮詢/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 
攝影/陳炫丞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