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杏林】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退而不休 懷抱理念貢獻長才.與北醫同仁共創新價值

在臺大醫院服務了40年,今年1月31日自院長一職退休的何弘能教授,還沒來得及實現到海邊發呆度日的夢想,即接任了新職!這次,對他而言,宛如另一場冒險的開始,因為要在新環境中,重新打下可長可久的發展基礎,以奔向世界的頂峰!




何弘能教授坦言,自己真的很想退休,卻從台北醫學大學的林建煌校長多次拜訪的熱情與誠意中,感受到林校長擘劃北醫大朝學術研發的理想,他認為,尤其來自國外前輩的一句話,「你一直都在臺大工作,只對臺大有貢獻,要走出去,才能貢獻更多」,讓何弘能教授退休的心不再堅持,最後決定重出江湖,接下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一職,關鍵因素為「人退下來還是要懷抱理想,而且這份理想與北醫林校長和董事們的想法不謀而合」。



退休仍懷抱理想.提升北醫學術價值

他指出,「北醫的臨床表現有目共睹,甚至在部分領域比臺大更為出色,但是大學醫院不應只著重於臨床服務,在教育研究這塊,臺大還是比較強,北醫則需要更加重視學術研究,才能更上一層樓。所以,林校長希望我能協助同仁重塑重視學術研究的核心價值與文化,大家一起精進學術專業的能力」。

何弘能教授自嘲個性容易得罪人,但既然接下總顧問一職,就不能顧而不問,或是顧東顧西,不聞不問,只要是可以改進的地方,不會視而不見,他曾在主管共識營公開對主管道歉,「謝謝大家的包容」,一語道出為了不負所託,即使有所得罪,也要勉力而行的決心。

畢竟對創校將近60年,在臨床、產業鏈結已有一定發展的北醫而言,此刻,要建立重研發的核心價值與文化,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可看到成績,且攸關既有的整體制度,「是全部砍掉重練,或是慢慢改?短暫就要看到表現,根基不會穩,大學醫院的根本就是首重教研,這不僅是可長可久的發展之計,也才有機會成為享譽世界的領頭羊」。他補充,「一個好的研究,沒有3年成不了氣候;而文化價值的建立則至少要10年的醞釀」。

但即使北醫重視教學研發的起步雖晚,何弘能教授卻也深刻感受到私人企業少了繁瑣的規章限制,所展現的靈活度與行動力不容小覷,他深信,只要大家能建立共識,將北醫的臨床醫學、基礎研究與旗下各醫院的整合發展更加緊密結合,在未來創造出引領時代的卓越佳績,是值得被期待的!

為何有在海邊發呆度日的夢想?

何弘能教授說,退休後想要在海邊發呆度日的夢想未能實現,因為在卸任後赴美探親的那段日子,正值嚴寒之際,然後,就回國接任新職,直至今時今日,仍未能如願在海邊發呆。

說自己從以前就很喜歡海,原來年輕時曾服役於海軍「中」字號補給艦,出航執行任務將近兩年,足跡遍布金馬澎湖烏坵各港口,甚至在南沙群島待過兩週。不曾暈船的他,笑說自己是「上船一條龍,下船一條蟲」,或許是那段在汪洋大海航行的時光,至今仍令何弘能教授難忘,才會萌生退休後在海邊發呆度日的夢想。

 


以無私之心欣賞人才.懷乘風壯志實現理想

何弘能教授在臺大最後一次主持主治醫師會議時,與大家分享人生有三大樂事,第一、是太太不會干涉你做什麼;第二、是有聰明又上進的學生,願意和你一起學習;第三、是和全國最優秀的人才一起共事。這三大樂事固然是何弘能教授三、四十年來的人生感想,然而,卻也讓人深刻感受到這些樂事其實是源自他的無私,因為無私,才能有開闊的胸襟和恢弘的氣度,身為老師和學者,他樂於看到表現比自己優秀的學生;居院長一職,他樂於鼓勵所有表現優秀的同仁,讓大家自動為追求更好的表現而努力。

如今,身在北醫,即使文化風氣與臺大有別,但相信何弘能教授憑藉一如往昔的領導風格,以春風風人之姿,與北醫同仁共同建立重視學術研究的文化與風氣,實現打造國際級學術殿堂的理想,指日可待。只因在溫和謙沖的外表下,那份乘長風破萬里浪的豪情壯志依舊炙熱!

 

【延伸閱讀】

【解讀杏林】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回首幸福行醫路







採訪/鄧懿貞.李藹芬 
撰文/李藹芬 
採訪諮詢/臺北醫學大學暨附屬機構體系總顧問何弘能 
攝影/陳炫丞 
錄影.剪輯/簡大維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