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華燈初上》最揪心神推測:蘇媽媽縝密計畫,都是為了奪回兒子,再成為「母親」

(內文有雷)燒腦神劇 《華燈初上》引起眾人討論推測。網友「愛戲人,試說戲」莫絳珠在部落格上分享了她的神推測:蘇媽媽的縝密計畫,都是為了奪回她最愛的兒子「子維」。 她的推論,也深入了剖析了蘇媽媽作為一個母親的煎熬。
華燈初上

就像在第一季給我的印象一樣,我總覺得蘇帶著一張完美矜持的面具。第一季裡,蘇盡是給人(客人,外人)善良,優雅,高貴,有品味的感覺。她是能夠把自身情感和肉身切割的人,是個很有自制力的人,很會『謀』的人。第二季裡,把蘇的『謀』和心狠(對不需要的人事物的狠,和對自己的狠)的這一面展現的淋漓盡致。

當我看到羅雨儂年輕的時候,替蘇把子維當作自己的兒子養,而蘇把毒品栽贓到羅雨儂的家,又教唆檜木去舉發羅雨儂販毒(當時販毒是死刑),我簡直快氣死,真覺得蘇真是狠毒極了。但是再細想,蘇是個能『謀』而後動的人,做事乾淨利落,謹慎細心,念及她和羅雨儂年輕時的情感和經歷的風浪,不該狠到對羅雨儂過河拆橋,這麼忘恩負義。

所以,我很好奇,蘇的計畫是什麼?假如她沒死的話。她的死,真的是她沒算到的事。

有計劃的話,就必須有理由。經歷過自殺和鬼門關的蘇,能夠使她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一定十分重要。
那就是她的親生兒子,吳子維。
華當初上

失去童貞、愛人,走過生死,體認到兒子是她唯一「擁有」的東西


從她自殺後,從醫院回到家裡以後,日記裡這麼寫著:
『走過人生的盡頭,可以再握筆寫著日記,才知道生命中那些伸手可得的一切,都不是理所當然。反觀自己,割腕的那一刻,竟然毫不眷戀,此刻看起來卻像個笑話。江瀚,雨儂,我從來不欠你們什麼。那天我只求來生不用再見到你們。誰知道,老天卻要子維來告訴我,我的人生不是只屬於自己,我突然發現,原來我真正的遺憾不是你們,是我的兒子。子維,我知道,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蘇的旁白唸到這裡,但是螢幕中的日記本我還瞥到:
『突然發現,原來我真正的遺憾不是你們,是我的兒子。子維,媽媽欠你的太多了。。。。
推開窗,大地在。。。。甦醒了,處處是。。。。我是愛這個清晨。。。』
蘇一直在人生裡索尋能屬於她的東西,因為當她青春年華剛茂,她經歷的一直是『被奪取』。她的童貞被文雄叔叔給強佔,能唸書能做夢的二十年華被腹中的胎兒奪走了。從蘇成熟後的角度,她的子維一出生就成了羅雨儂和吳少強的親兒子,本是親媽的她只能做子維的乾媽,而這個決定又是羅雨儂一人做的決定(本來蘇是不要這個孩子的)。

蘇遇到了他喜歡的江瀚,但是江瀚跟她分手時說了,如果要選擇和誰安定下來的話,那也只會是羅雨儂。江瀚奪走了她內心純而美好的感情(四年前她們的相遇是單純美好的),而江瀚的話讓她覺得羅雨儂又奪走了屬於她的東西。
反正自己原本擁有的東西,或是自己得到的東西,最終都會被奪走與失去,那不如死得乾淨。這可能是蘇割腕的時候的想法。

但是子維的出現和挽救了奄奄一息的蘇,突然令蘇發現,真正屬於她的東西,是眼前的青少年,是原本她不想要的腹中孽胎。子維,是蘇真正在這世上『擁有』的東西。他帶著蘇的血脈,不求回饋地敬愛著蘇這個乾媽。

所以,蘇不會再想放棄自己的生命。反之,她更積極的活著,並且,要把子維真正地變成自己的兒子。
所以,蘇絕對不可能自殺的方式來向所有人報復。走過鬼門關,走過人生盡頭,重新認識到什麼是屬於她的東西之後,不會那麼輕易地去死,而是倔強地活下去。

中村先生對她的求婚是她的意料之外,也算是在掌握之中,更是開啟了她縝密的計畫。要記得,就像羅雨儂說的,蘇做事乾淨利落,還有從蘇平常對帳和打理『光』各種瑣碎的事來看,蘇的心思非常縝密,不同常人。

華燈初上
 

想把子維變回自己的孩子?

子維目前14歲,未成年,必須和監護人一起生活,而目前子維的監護人是羅雨儂和吳少強。羅雨儂是最大的障礙,只要把羅雨儂變成無法適任子維的監護人,蘇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接手成為子維的監護人,不只憑著過去十幾年作為乾媽照護子維的關係,還有那一紙出生證明。
出生證明上明白地寫著蘇慶儀是子維的生母,這在法律上蘇絕對有優勢(雖然我不懂法律)。至於吳少強,蘇大可以說吳少強曾經因為向地下錢莊借錢,公司倒閉,捲款而逃,棄養羅雨儂與子維,不適合作為監護人。

按照這個思路,蘇可能打算在把監護權拿到手後,會跟子維坦白自己是生母,至於生父則是個不負責任的人;稍微捏造因為羅雨儂和吳少強想要孩子可是生不出來,所以才領養子維,逼迫蘇不可以承認自己是子維的生母。

華燈初上

若羅雨儂坐牢,就可名正言順帶子維去日本

羅雨儂曾經坐過牢,在坐牢的三年期間,是蘇照顧年幼的子維。基於這一點,給了蘇靈感。
如果羅雨儂再次坐牢,那麼,蘇理所當然地可以再度照護子維。
要讓羅雨儂永遠失去自由,失去出獄的可能,並且失去監護權,必須得讓羅雨儂背上比票據法更重的罪名才行。

剛好蘇從百合那裡抄走兩包一級毒品。讓羅雨儂扯上毒品,那肯定能讓蘇從羅手上贏得監護權這件事上有絕大的勝算。
所以,蘇首先移花接木,神不知鬼不覺地把兩包毒品栽贓到羅的家裡。而且還是藉由子維的手,告訴子維是自己要『還』雨儂的行李箱,偷偷把毒放在行李箱裡。這是九月底的事,中村求婚後。
再來,蘇去探檜木的監,利用檜木的滴水之恩,湧泉壁報的道上義氣。蘇裝委屈地說羅雨儂威脅她,因為她知道雨儂在販毒。然後要求檜木出獄後(十月初)去舉報羅雨儂,但是求檜木千萬不要出面,舉報就好。

這一點就很有趣。第一,販毒在當時是死刑。第二,把每個人的性格和內心掌握得清清楚楚的蘇,當然也把檜木的脾氣弄得很清楚。蘇知道檜木的衝脾氣,只要跟他說自己有委屈,檜木一定給她出頭。同理,如果她告訴檜木羅雨儂要脅她對她不利,她當然清楚檜木一定會傷害甚至殺了羅雨儂。如果蘇真的要羅雨儂死,她大可自己在栽贓羅雨儂之後直接舉報;幹嘛還繞了個彎要檜木舉報,還防止檜木傷害羅的性命。

由此可知,她不想害羅失去性命,只是要羅失去監護權而已,不管是暫時還是永遠,羅可能都會找蘇來幫忙照顧子維。

再者,如果由她自己舉發羅藏毒,後續的調查肯定會問她羅和誰接洽毒品,這種細節她也沒辦法編織,所以不可能蘇自己舉發。如果是由檜木舉發,後續的調查會是往檜木那裡走,不會調查到她的頭上。調查不可能一兩週內結束的,屆時,蘇早就到日本去了。

而且,調查再進行下去,一定也查不出毒品的來源是什麼,誰又和羅有接洽,再根據羅也不知道毒品長什麼樣子,最後也會無法定罪羅雨儂,而會把羅雨儂放出來。

當然也不排除蘇可能認識和拜託高層別對羅定罪。但是羅雨儂出來以後,子維早就被蘇帶到日本去了,想要讓子維從日本回台灣也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因為蘇可以扣留著子維的護照,還有,蘇肯定會說服羅讓子維留日本比較好。

那蘇會用什麼理由來說服羅雨儂讓子維待在日本呢?第一,如果羅因為毒品而被警察捉,一定會上新聞,而子維會被同學們指點(正如蘇的命案讓羅成為嫌疑上了新聞,子維在學校被人指點)。第二,中村先生是個成功的社會人士,錢又多,能夠提供比羅雨儂能提供的更好的物質生活,求學管道給子維。愛子維的羅最後大概會為了子維的好而讓步。
 


一切布局:「換你享受,被我照顧的感覺」

如果羅雨儂因為毒品的關係被抓和調查,如果實打實的調查下去一定最後不了了之,無法定罪而被放出來。可是萬一警局或是檢方為了業績,而給羅定罪呢?那不就是死罪,或是很多年的牢,也不會是蘇所樂見的。根據他複雜的人際關係,和細微地觀察,甚至當作交易的把柄,蘇大概有認識檢警高層的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蘇可能會在走之前,拜託或是做某種交易,要求高層暗中放羅一條生路,就像她當初救了檜木一命一樣。如果知道蘇慶儀用了什麼方法,什麼關係救了檜木一命,蘇會用相同的人脈和關係去把羅雨儂救出來。

還有,就是光的股份分配。假如蘇把自己八成的股份通通讓給羅,那麼當羅因為毒品暫時收押,出來之後,光肯定就全垮了,羅也會失去可以賺錢的光。她把自己的八成分給其他四位小姐,那麼,即使羅因為毒品被抓了,還有四位小姐繼續把光撐下去,這樣當羅回來的時候,還有光能繼續賺錢。

把好姐妹打入地獄,再撈回人間,這大概就是蘇所說的,
換你享受一下,被我照顧的感覺。
你不得不佩服蘇的縝密佈局,雖然這一切是我猜的。
 

閨密情最後一點情分:找人照顧羅雨儂的後半輩子

這一點算是我發揮想像力多想一下。不論蘇心中多痛恨自己被羅雨儂當作一個弱者在照顧,她不能不承認她被趕出家門又懷孕的時候,是羅雨儂收留了她,讓她有個躲雨的地方。這段恩情,蘇不可能不忘,也不可能因為要搶奪子維而踐踏這一段。

第一季裡,當愛子挑撥離間羅蘇二人,羅出來說了一句她和蘇二人的情誼,不是愛子這個外人想挑撥就能挑撥的。當時羅還是很痛恨蘇漢江瀚的交往,但是為了十幾年的閨蜜情,還是站出來替蘇解了圍。
對此,蘇十分的感激,營業結束後,還去邀請羅一起吃宵夜,想要和好。但是剛好阿成警官開著車過來邀羅吃宵夜,蘇臉上的那微妙表情可是錯過不了。蘇看出來阿成對羅有好感,而羅也不討厭阿成。

那麼,阿成警官會不會就是蘇想要替羅雨儂找的照顧她下半輩子的人?如果羅雨儂因為毒品被抓,但是因為無法定案而被放出來,蘇可能算好了阿成會常常來找羅雨儂和照顧她。

 

心痛妒忌,報復江瀚的拋棄

這一點就不用我多說了。江瀚是蘇的不甘心,也是蘇的劫。她對江瀚一片丹心,打開許久不敞開的心田,卻遭到江瀚無情地踐踏。她恨江瀚,也愛江瀚。恨愛糾纏,蘇使了很陰的一招,一石多鳥。
江瀚寫給婉柔的那封情書,一定是在蘇無意間從江的公事包翻出來的。情書的內容如下:
婉柔,稍早得知你即將成為新戲的女主角,我們又要合作了。今天一面寫劇本,一面想到了你的臉,腦子不斷浮現我們即將再次見面的場景。既荒謬又真實,這就是我的一天。
        寫信給你,也沒什麼理由,大概就是想跟你說一下加油,也希望你輕鬆一點。即使只是看著你的笑容,你也已經是我見過最動人的演員了。差不多一根煙的時間,我確定了我喜歡你。」

差不多一根煙的時間,我確定了我喜歡你。
這句對暗戀等待江瀚四年的蘇慶儀來說,多麽刺眼,多麽傷心。江瀚從未對蘇說過我喜歡你或是我愛你,但是江瀚竟然能用一根煙的時間,寫下了我喜歡你給婉柔。但是蘇把心痛和嫉妒藏得真的很好,她對蕭婉柔的嫉妒,江瀚完全沒察覺到。

蘇把信影印寄給了江瀚,也寄給江瀚的同事還有范總。蘇當然知道此舉會毀了江瀚,她就是要想要知道會不會毀了他,還要看被毀了的江瀚的模樣,因為她自己就是被江瀚給毀的去自殺。
還有,這封信會讓江和失去有如生命的編劇工作和蕭婉柔。正如她對江瀚在颱風夜說的,她要看看,讓江瀚絕望的,是失去婉柔,還是編劇的工作。然後,在江瀚的絕望上,狠狠地踩踏他的自尊,他的玻璃心。似乎像是為被踐踏過的她自己,向男人洩恨。
同時,也是對江瀚的測試,究竟江瀚會不會因為這封信,跑來找她質問?如果江瀚真的對他情斷恩絕,就不會跑來找她了。如果江瀚會跑來的話,代表江瀚心中對她還有一點存想,不管那是恨,還是情懷。

我不認為蘇有故意設計阿季變成小偷,故意把鑽戒扔給她。她會把鑽戒丟給她,只是想出口惡氣,好好地把阿季踩在腳底,感覺一下自己在高處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