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名人部落客

靠北惡質幼兒園專訪:我只是平凡的媽媽,沒辦法看到小孩受傷

超過17萬人追蹤、以整理幼兒園違規事項聞名的「靠北惡質幼兒園」是台灣堅持最久、也最系統性整理幼教相關法規與違規紀錄的專頁。《親子天下》專訪發現,這背後的版主,只是名平凡的媽媽,因為小孩曾在幼兒園受不當對待,讓她憤而投入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目前有100個以上心碎的故事.....希望受害家長的血淚心酸能澆灌培育出健全幼托環境,」點進知名臉書專頁「靠北惡質幼兒園」,開頭便能看見這段文字。希望讓台灣托育環境更加安全,是版主詩婕(化名)創版初衷。(推薦文章:幼兒園與國小完全不一樣!家長不願面對的真相,5大學習問題在疫情陪伴下現形) 

      「靠北惡質幼兒園」是台灣堅持最久、規模最大也最系統性整理幼教相關法規與違法事蹟的專頁。2018年2月創立至今,專頁已有超過17萬人追蹤,過去4年來,詩婕不間斷地整理違規幼兒園的新聞資訊、揪出現有法規的不足、指導家長怎麼檢舉園所,更撰文討論幼教環境的種種問題。

如果幾年前,她的孩子沒有成為受害者,此時此刻的她,仍舊是一名平凡的家庭主婦,不會創立臉書專頁,更不會對法規如此熟捻到受訪時都能隨口背出法條來。

      「我的小孩曾被老師用很糟糕的方式對待.....,」嘆了口氣,詩婕拒絕再提起當時的細節,「孩子就在我旁邊,不想在他面前說。」沒說出口的顧慮是,擔心好不容易「好」起來的孩子,因為回憶又受傷。

      但光提起這個話題,本身就已是傷害。儘管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但詩婕至今想來仍是心痛。

      雖不願透露事發細節,但她對孩子一夕之間改變的個性印象歷歷在目,詩婕說孩子睡到一半會突然爆哭,情緒不穩定到甚至會傷害自己,「他才2、3歲耶,他就會拿膠帶把車子捆起來,要車子罰站,懲罰它,」彷彿在重演自己曾受過的遭遇。

      為了孩子,詩婕找遍民意代表、社會局與教育局,只希望加害者與園所可以受到法律懲處。但當時訴諸法律的結果是,《幼兒教育及照顧法》僅規範「負責人」和「其他服務人員」不得對幼兒體罰與不當管教,「教保服務人員」卻不在此規範之中,所以無法解聘老師;該老師甚至可以繼續轉任不同園所,接觸小孩。即使她提起訴訟,當時教育局卻告訴她「刑法優於行政法、一事不二罰」的原則,使得漫長的開庭過程中,她只能眼睜睜看老師照舊上班,彷彿那些不當對待,從未發生。

      身邊所有的人都勸她放棄、不要再掙扎了,「但我的孩子受傷了,我怎麼能夠沒事地說算了?」她說。她靠自己研究法規、政策,從一個原本連《幼照法》都沒聽過的家庭主婦,變成可以背出法規內容、搬出不同條例甚至是分析政策修法動向的專業人士。

      像孤鳥般獨自飛行了三百多個日子,才迎來刑事判決的結果:施虐的教保員被判刑。就法律層面來看,加害者的確受到正義的制裁,但她與孩子的創傷卻得面臨遙遙無期的復原之路,「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的國家竟然沒辦法保護小孩子?」這問題在她的心底反覆出現一遍又一遍。

 

創立「靠北惡質幼兒園」 揭開黑幕

      為了不讓別的孩子受到一樣的傷害,2018年2月,她創立了「靠北惡質幼兒園」臉書專頁。剛開始,她會整理、蒐集違規幼兒園的資訊,發布在臉書上提醒家長小心,「以前家長是完全看不到裁罰紀錄的,只有教育局自己內部知道,這樣家長根本不知道就讀的園所是否安全。」政府還沒做到的,詩婕先自己做。

      到後來,詩婕也開始向家長介紹常見的違規類型與內容,如超收學生、師生比不符,並指導家長如何辨別違規、如何蒐證與申訴。

      她更親自採訪多位幼教老師及家長,整理出多份幼兒園常見的違規手法,從園所外觀、招生話術、師資是否合格到教室空間是否安全進行淺顯易懂的說明,每每發文,總是能吸引上百位網友分享、評論。

      然而,不少人認為詩婕這樣的舉動「擋人財路」,會毫不留情地在臉書上抨擊她,或是傳送恐嚇訊息給她;但這些激烈的措辭,都沒有嚇阻到她。「為什麼我要怕?我分享的都是公開資料,我不是無中生有,我也不是做錯事犯法的人,我為什麼要怕?」詩婕說,怕了就是退讓,而小孩會因為自己的退讓身處更危險的環境中,因此她不會怕,也不能怕。(推薦文章:幼兒園不提供餵藥、要求感冒在家,媽媽無後援求救!網挺園方:別害到其他無後援家長) 

      她面對的不只來自業者的質疑,更多時候,她要處理的是家長的傷痛與淚水。只要一登入臉書,總是收到許多家長或幼教老師求助的訊息,點入其中,往往能看見幼兒被不當對待或照顧的情景。她曾因聽到其他家長的遭遇而在電話裡哭泣不已,看到孩子被關在密室中上課更會氣憤難耐,「尤其有些孩子被施虐,看到那些傷口,你怎麼睡得著?」詩婕語氣顫抖。

期待有不需要自己的一天

      「這是一份沒有成就感的工作,想放棄、休息的念頭是時時刻刻,」詩婕說。之所以能堅持這份宛如與黑暗同行般的工作,不是因為正義感,而是因為經歷過,知道那太痛了,「沒辦法放下啊,」她說。

      幸好的是,近幾年因兒虐新聞事件頻傳,讓社會對幼兒安全的意識與關注漸漸提高,民眾關心的也不只是體罰問題,也看重幼兒所處的環境;去年8月,教育部在全國教保資訊網,新增了「幼兒園裁罰紀錄查詢功能」,讓家長在挑選幼兒園時,又多了一個判斷標準,詩婕也終於不用再一筆筆的整理違規幼兒園。

      她也說,這幾年的確有感受到風氣慢慢轉變,比起讓孩子學英文、才藝,現在有愈來愈多家長更重視孩子的托育安全,所以家長監督的力道有慢慢變強。再加上,近幾年,隨著少子化問題愈發受到重視,托育政策與法規也持續在進步與完善。「我反而很期待,未來會有不需要我的一天,」到那時,或許詩婕才能真正休息。

      回頭再看「靠北惡質幼兒園」這幾年的貼文,發現詩婕寫的幾乎都是別人的故事、為別人發聲。想再多問一些細節,詩婕倒收斂起提及違規園所時的氣憤,反倒率性的說:「當時是很辛苦,但我的故事不重要了,」那是經歷過幾百個與創傷共處的日夜,對她來說有些歷程,自己知道就好。

(延伸閱讀:製幼兒園違規地圖 「惡質幼兒園的秘密」一年舉報破百間幼兒園

💁‍♀本文由【親子天下】授權
  文/ 靠北惡質幼兒園專訪:我只是平凡的媽媽,沒辦法看到小孩受傷
  更多文章請見 親子天下,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看更多親子天下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