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印尼女看護來台未婚產女,台灣郎摔昏將器捐。留下2殘1孤給她,心力交瘁到暈倒

劉義昌和安蒂(印尼看護)男未婚女未嫁,朝夕相處產生感情。原本想依靠良人,最後卻只留下中風癱瘓的婆婆、智能不足的姐姐和僅有1個半月的女兒給她。身在陌生的異國,安蒂不知如何是好,心力交瘁到暈倒。

身處陌生異國的安蒂,面對人生困境,心力交瘁到暈倒

       25歲的印尼看護工安蒂,受僱於新竹縣北埔鄉劉義昌家中,照顧她中風癱瘓的母親,和智能不足的姐姐。男未婚女未嫁,結果與劉男擦出愛的火花,1個半月前未婚生下女兒。



       10月30日下午2點多,劉義昌在自家浴室跌倒,頭部受到重創,陷入深度昏迷。轉診台北榮總迄今不見好轉,劉義昌的堂哥劉義政及其出嫁的姐姐,共同簽下器捐同意書,決定遺愛人間。

      身在陌生異國的安蒂,面對僅有1個半月的女兒、中風癱瘓的婆婆和智能不足的姐姐,心力交瘁到暈倒。所幸有北埔派出所員警同仁協助送醫,他的困難處境才被發現。縣府社會處表示,72歲劉母及51歲劉姐都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相關老年年金和身障生活補助,不過2人加在一起,1個月不到9000元。

      清查後發現,劉母不具中低收入老人身分,未來經評估後,可安置在身障住宿式的照顧機構。不然就要先轉介到衛生局長照中心進行評估,再安排是否自費入住老人養護機構。至於劉姐,社會處南區身障個管員會家訪,評估後續所需要的協助。

不管意外跟明天哪個先來,你終究會找到歸屬

      因為安蒂與劉義昌未婚,必須要先隨安蒂回印尼,安蒂才能以改簽的名義重新來台。他們考量到了劉母和劉姐沒人照顧,以致耽擱了婚期。1個半月前女兒出生,同樣是這個原因困擾著他們未報戶口,沒想到劉義昌卻發生了意外。

      至於猶如「幽靈人口」的小女嬰,民政處表示,其一,她和安蒂法律上母女關係無庸置疑。不管她在台是否有戶口,明年8月安蒂的工作許可證到期,屆時要離台,移民署可以幫忙申辦小女嬰的護照,讓她跟隨媽媽回印尼。

      其二,如果劉家或安蒂想幫女嬰取得台灣國籍,完成報戶口程序。需先確認安蒂在印尼是否單身,如果已婚,女嬰的父親會是安蒂法律上的丈夫,縱使確實是劉男所出,也不能報戶口,除非興訴。

      最後,如果安蒂單身,小女嬰就是非婚生子女,要完成民法上的認領以報戶口,須由生父做出認領意思表示才行。

      然而劉男正在跟生命拔河,至親又都因殘疾,無法幫女嬰打破僵局。新竹地方法院家事法庭表示,依民法,只要劉男家族親友無意見,劉男發生意外之前,有撫養女嬰的事實,那麼戶政事務所是可以按其撫養事實,完成認領登記。

      家屬最好是盡速向醫院求救,在摘除器官的過程中,採檢劉男檢體,以供日後做親子鑑定。確認2人的父女關係,戶政單位可以根據鑑定結果,受理劉男認領女嬰,以及申報戶口程序。

孩子永遠都是媽媽內心最柔軟的一塊

 

      女兒爸爸人生將盡,安蒂一個人在台灣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孩子永遠都是媽媽內心最柔軟的一塊,她無論如何都希望能跟女兒在一起,留在台灣照顧劉母和劉姐,否則就是一起回印尼。癱瘓的劉母雖無法言語,但手抱著來不及認領的孫女,滿眼愛憐,偶爾還會露出逗弄的表情,讓人五味雜陳,孩子願你用笑容給這個家帶來溫暖和希望。
(延伸閱讀:老公罹癌去世,只能打黑工維生,最堅強的外籍媽媽:為了餵飽孩子,就算被黑道恐嚇也不能收攤
(延伸閱讀:當孩子問:「幹嘛把我生下來?」其實心裡包裹著父母給的傷痛,只要一個擁抱眼淚就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