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1-3歲 幼兒生活教養

當孩子問:「幹嘛把我生下來?」其實心裡包裹著父母給的傷痛,只要一個擁抱眼淚就掉下來

蹲坐在第一排的男生,抬起頭看著我,用害怕被聽到且平淡的口氣說:「幹嘛把我生下來?」我一把把他抓過來抱進懷裡,這麼告訴他:「來,寶貝, 我跟你說,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你是最棒的,我們也都可以是最優秀的。」他用緊緊的擁抱和兩行眼淚回應我。

畢業之後除了在日本擔任助教,也陸續接到台灣的演講分享邀請,熱愛分享的我總是毫不猶豫地接下,就算是得台灣日本兩邊飛。

每場演講對我來說都是種考驗,因為說真的,我從不認為我能教會他們什麼,準備簡報和講稿的同時,我都在想, 我能不能從他們身上學到什麼?

其中,對象是國小學弟妹們,是讓我覺得最困難的演講之一,讓我擠破頭、想破腦,不知道我該以什麼話題語言來分享。因為邀請者正是我的國小班導師,這天我就這樣開口問了:

「天啊老師,跟這種小孩講生道死的他們哪聽得懂啊!」
「不會啦,你就講你的小屁孩成長史就可以了∼」
「小屁孩成長史?好吧我挑戰一下∼」

很快的到了演講這天,我分享自己記憶裡的小學時光和現在我知道的實況,年輕父母、單親媽媽、沒有父母的超級隔代教養,眼前父母的爭吵、身後外婆的淚水、身旁手足的獨立⋯⋯最後我和他們說起我怎麼把父母給丟了,又撿回來的故事。

在台上的演講過程,我問了孩子們,如果給你問爸爸媽媽一個問題,你會想說什麼?意外地,我聽到一個憤怒的回答,一個個子不高、有著微微鳳眼的小男生,蹲坐在第一排,抬起頭看著我,用害怕被聽到且平淡的口氣說:

幹 嘛 把 我 生 下 來?

從一個小學生的口裡說出這種話,其實讓我有些震撼,震撼到我覺得自己已經無法掌控他接下來的情緒。當下我只能接住他的表情和情緒,暫時跳到下一個主題。

演講結束後,我問了現場的老師,為什麼這麼小的孩子會答出這種負面的回答?老師視線漂向遠方,稍微沈思了一會兒說:

「其實這個地方算是鄉下,這些年多了很多新住民,也就是所謂的外籍配偶,外籍媽媽生下小孩子之後就跑回國了,有些孩子可能根本連媽媽長什麼樣子都沒有看過;有些則是目睹自己父母吸毒雙雙被抓走⋯⋯種種社會的現實狀況,才會讓這些孩子否定自己的出身與價值。」(推薦文章:「媽媽到天上當天使了。」4本幼教老師暖心推薦的生命教育繪本,溫柔的讓孩子認識「死亡」

聽著老師的解釋,我回想起自己以前也常常在內心對爸媽吶喊:那你生我幹嘛?

孩子們正一排排整隊,準備回到自己的班級教室。那個讓我記下臉龐的孩子經過我身旁,一雙眼睛好像說錯話般,眼神沮喪地看著我。

「掰掰。」他低下頭,對我揮了揮手,似乎是因為剛剛的回應憂心著。

我一把把他抓過來抱進懷裡,這麼告訴他:「來,寶貝, 我跟你說,我們每個人都不一樣,你是最棒的,我們也都可以是最優秀的。」

他用緊緊的擁抱和兩行眼淚回應我。

過去因為家庭背景和親子關係與多數人不同,我常對自己的存在感到迷惑,我曾經搞不清楚我來自哪裡,不知道世界賦予自己生命的珍貴。不可否認,一個家庭一種成長背景,原生家庭很多時候會讓新生失去希望,會被出身所綑綁,影響他們成長的每個方向。

孩子們,我們可以不去理會,但是我們不要去怨恨過去的任何一切,因為怨恨會使我們的未來過得非常痛苦──就像那時和你們一樣年紀的我。

孩子們讓我看見一條新生命應該帶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