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駐站專家

看著新生兒從出生到走路,日語還停在五十音的程度,極盛到極微,都是一瞬間而已!

「什麼,已經這麼久了?」正跟小嫩嫩(也就是見習中的我們)分享的副院長突然停頓,會議室的空氣依然是醫療級的乾淨,副院長的眼神卻陷入一片渾沌:「怎麼,二十幾年一下子就過去了,真的已經這麼久了嗎?」

一晃已經二十年過去,還回憶著吃著微波食品、幫新生兒打預防針

      「什麼,已經這麼久了?」正跟小嫩嫩(也就是見習中的我們)分享的副院長突然停頓,會議室的空氣依然是醫療級的乾淨,副院長的眼神卻陷入一片渾沌:「怎麼,二十幾年一下子就過去了,真的已經這麼久了嗎?」

      那是一個自願暑假外放的見習時光,好好有假不放的我們,與平日工作已爆忙仍接待我們的前輩醫師,兩邊都是自願。不像平時上課總有人懶散,前輩醫師與我們都動機強烈。(推薦文章:新手爸媽時間管理祕笈,從調整心態出發,忙亂中理出安穩作息!

      跟著前輩醫師跑來跑去,充分體會到能力愈強責任愈大是怎麼一回事。而隨時被丟一個問題就倒的我們太丟臉,總是抱頭鼠竄。那麼多年後當我無心丟出問題後看到學弟妹周身籠罩著不安的沉默時,我都懂得,也知道總有一天他們會懂得。

      於是,那天擠出時間的午後閒聊,副院長與我們分享一間醫院如何拔地而起的誕生,有高有低地說著這二十多年間發生了多少事。

      突然間,副院長頓了一下,眼神茫然彷彿抓不到東西,叨念著:「怎麼,二十幾年一下子就過去了,真的已經這麼久了嗎?」

      這個畫面,隨著我執業愈來愈久,或是每當忙得又五分鐘吃完一個微波食品時,愈常出現在我腦中。

      從幫新生的小嬰兒檢查打預防針,才一陣子發現他會走路了,又一陣子小朋友直奔我的百寶抽屜拿玩具。

      看把拔馬麻們從新手的元氣滿滿、期待及一點點的緊張,到放任小朋友滿場飛的豁達(小朋友為何能有這麼多電真的非醫學能解釋),或許眉頭間有那麼一點點的疲憊,時間在臉上留下責任的刻痕。

      都是一眨眼的事情。(推薦文章:拍下女兒四季「神社參拜」成長照,每對父母都懂:一眨眼,孩子就長大了

      很勇健的阿伯每次很精神的打招呼,卻一點一點感覺他哪裡漸漸鬆了,眼神不能聚焦。終於有一天,是家屬陪他進來的,已經叫不出我的姓了。

      也是幾年的時間。

      我的桌上有一本貓桌日曆,很多小朋友都喜歡看今天是什麼貓。每年六月的時候,我都邊撕邊誇張地說:「啊啊啊今年又過一半了,我的第二外語還是只停留在五十音的程度呀呀呀!」

      護理師總是露出彥醫師又發作了的表情。

      然而到了十二月時我們真的感嘆,今年真的只有五十音了。

      每日我打開候診名單,從十天大到七十歲都有。我看著每個人身體的疾病,有時也會摸到大家內心的煩憂。從剛出爐很新很新的,到暮色蒼茫的。

      從極盛到極微,都是一瞬而已。

歷任國泰醫院小兒科總醫師、主治醫師。現為台灣兒童過敏氣喘及免疫學會會員、台灣新生兒科醫學會會員。臉書粉絲頁「彥醫師的下班筆記」分享下班生活及閱讀筆記。

💁‍♂本文由【彥醫師的下班筆記】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acebook:彥醫師的下班筆記

原文出處:https://udn.com/news/story/7272/4788563

看更多兒科醫師-彥醫師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