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名人部落客

《失孤》最感人真實結局,尋子24年終於找回,但親生兒子卻選擇了養父母!郭剛堂:命運給的痛,由他一人承受

以拐賣孩童為主題的電影《失孤》,上映曾引發討論,其內容講述了主角雷澤寬(劉德華扮演)的2歲幼子走失,雷澤寬開始了長達15年的尋子路。

      以拐賣孩童為主題的電影《失孤》,上映曾引發討論,其內容講述了主角雷澤寬(劉德華扮演)的2歲幼子走失,雷澤寬開始了長達15年的尋子路。而主角原型的郭剛堂,自1997年9月21日兒子郭振丟失後,他一個月內體重從89公斤瘦到66公斤,兩個月白了頭髮。24年間,他騎摩托車找遍了全國除新疆、西藏外的所有省份,報廢了10輛摩托車,騎行約50萬公里。在今年7月,終於與失散20多年的兒子郭振團聚,《失孤》導演彭三源表示,「我覺得不會有比這更好的結局了。」

2021,終於找回失散24年的兒子

      2021年7月13日,公安部宣布「失孤」原型拐賣案件偵破。該案是中國公安部部署的「團圓」行動項目之一,當局稱自「團圓」行動啟動以來,已找回失蹤被拐兒童2609名,其中時間跨度最長的61年,且偵破拐賣兒童積案91起,抓獲拐賣犯罪嫌疑人236名。郭剛堂在7月14日和離散24年的兒子郭振相認團聚,已經頭髮花白的郭剛堂緊緊抱住比自己高出半顆頭的郭振,一手抹去眼淚。在認親儀式上,郭振被嚎啕大哭的生母抱著,顯得有些無措,只好不停安慰母親,「别哭,别哭。」(推薦文章:阿富汗寶寶卡鐵絲網、與父母走丟「救救我的孩子,我只希望他活下去!」戰爭之下,這是所有母親最絕望的吶喊! 2021/08/19

      在認親前些天,郭剛堂買了600公斤的糖果分送給鄰居。郭剛堂夫妻倆還特別去了一趟市場,準備為兒子挑選一個裝入1萬人民幣的大紅包,彌補這些年沒有發出去的壓歲錢。

郭剛堂:只有在路上,才對得起兒子

      居住在山東聊城的27歲郭剛堂夫婦,2歲半的兒子郭振在家門口玩耍時被陌生女子抱走後,郭剛堂與妻子當場下跪求鄰里幫找孩子,他曾發動親友進行過拉網式搜索,但無濟於事,於是他騎上插著印著兒子照片和寫上「兒子,你在哪裡?爸爸找你回家」的旗子的摩托車,一個破舊的黑色挎包裡塞滿尋人啟事,還有兩件換洗衣服。再有就是一掛妻子做的印著烙畫的葫蘆,那是他一路的盤纏,便開始天涯尋親。

      郭剛堂遇到各種窘困、艱難,他曾遇到交通事故且摔斷過肋骨,也碰過攔路搶劫,還遭遇過泥石流。這一路,郭剛堂目睹了100多起車禍,許多人當場死亡,其中騎摩托車的6起,車主都死掉了,郭剛堂認為,「老天沒讓我死在路上,已經算對我不薄。」

      在兒子走失前,郭剛堂並非窮困之家,但為了找兒子,不到一個月就傾家蕩產。尋子路上的開銷靠沿途出售家鄉的手工葫蘆維生。若沒錢了,就回家打短工,打完工再上路,在最窘困的時候,手裡只有一毛五分錢。

      為了省錢,他住過墓地、找寺廟、道觀借宿;怕跟飯館老闆、街頭混混、橋洞裡占地盤的流浪漢起衝突誤事兒,所有挑釁、嘲笑、刁難他都不去理會;明明笑不出來,他也要硬擠出一張笑臉,求路上的人行個方便。

      有一次,他騎到大別山遇上大風大雨。山裡的大風讓雨點加速,石子砸在他的頭盔上,發出爆炸一樣的聲音,一股強風把郭剛堂和破摩托車一齊拍在山路上,郭剛堂連人帶車卡在水泥樁上。所幸路一側有一排一尺多寬的水泥樁,不然掉下去就是懸崖。看著一側的懸崖,郭剛堂覺得跳下去把一切了結也挺好,但在這時,歪斜的摩托車後座上的旗子還在風雨裡飄著,發出「啪啪」的聲響。他幻聽了,那聲響像是郭振在說:「爸爸別難過,我一直陪著你呢。」

      在電影裡,劉德華說:「15年了,只有在路上,我才感覺我是個父親。」這基本是郭剛堂對導演彭三源說的原話。郭剛堂認為「活著就要一直找下去」,自己和妻子也都能從悲痛中得到解脫,他也坦承,這些年皮肉上遭受的痛苦更像是在贖罪。只有在路上,他才覺得對得起兒子。

      2015年3月,「失孤」在國內舉行首映會,那年45歲的郭剛堂和觀眾一起在戲院看電影,近2個小時的電影,勾起了太多回憶,他忍不住中途離開座位找了一個昏暗處哭泣。

      曾有人問他,「你怨恨嗎?」家庭破碎、風雨奔波、雙鬢染霜,24年的親情是一片空白。郭剛堂說「原來的時候會有怨,會有恨。我已經過了24年的苦痛的日子,難道我以後還要過嗎?我的意願就是修復血濃於水的親情。」 

 

 

回家的路,一走18年

      2011年秋,有志願者告知郭剛堂,山東蒙陰有個跟郭振年紀相仿的孩子是被拐去的。當地警方提供信息說,這孩子左腳上有一塊傷疤—左腳上的傷疤是郭振最明顯的特徵。 當地警方公布DNA比對結果的當天,郭剛堂的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兒。原本說12點電話告知,一直到下午4點,電話鈴才響起。全家人屏住呼吸,用力傾聽,對方告知的答案是,不符合。(推薦文章:敘利亞內戰悲歌,爸爸和女兒說:聽到砲聲就要大笑,別害怕這只是場遊戲...

      張文革起身,把呆坐在沙發上的郭剛堂抱進懷裡,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隔了很久,郭剛堂說了一句:「咱明天還是去一趟吧。萬一DNA弄錯了呢?」見到孩子的那一刻,郭剛堂想撲上去解孩子的鞋帶。那孩子一下把他推倒在地上。這次摔倒讓郭剛堂瞬間清醒,他甚至慶幸眼前這個目露仇恨的少年不是他的兒子。臨走之前,他拉著張文革給孩子的養母跪下,說謝謝她沒有把孩子給養死。

      郭剛堂恨買孩子的人,但心裡也承認,這些人養大了很多來路不明的孩子,讓他們有了家、有飯吃。「也許其中有一個就是我家郭振,所以我跪了」。這一跪,似乎是跟騎行歲月的告別。那之後,郭剛堂又去了一次浙江,騎了一萬五六千公里,仍是一場空,那是他最後一次長途騎行。

兒子被找到,但卻想和養父母繼續生活

      時隔24年,郭剛堂見到了兒子郭振,然而《失孤》的故事並没有如期待中完美結局,已經成年的郭振選擇繼續和養父母生活。對於郭振的選擇,郭剛堂也沒有怨言,尊重兒子,「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孩子能好。」、「希望他好好過日子。 只要孩子心裡舒服,盡最大努力,把關係處理好,讓孩子去孝敬撫育他長大的親人。」郭振和養父母之間有24年的情感牽絆,這些年既無法否認,也不能抹去。

      郭剛堂幾乎不會主動給郭振打電話,只是用微信聯繫。而且父子間也形成了一個默契,就是在聊天中會刻意避開中間的那些年,只聊聊工作、目前的生活等等,「我們談以後,不談過去。」郭剛堂不想讓這些記憶碎片扎在郭振的心上,也不想讓孩子背上道德的枷鎖,他說,命運給的痛,由他一人承受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爸媽再生個小寶寶好不好?」劉墉從問孩子的一句話,看出華人「爭家產」原來可能是跟長輩學的
(延伸閱讀:「爸爸把我載到山上,就丟下我跑掉了...」一本繪本,為何勾起他受虐的記憶?一位10年志工的反思:同理心真的沒那麼簡單

💁‍♀本文由【良醫健康網】授權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失孤》最感人真實結局,尋子24年終於找回,但親生兒子卻選擇了養父母!郭剛堂:命運給的痛,由他一人承受
 更多文章請見良醫健康網,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看更多良醫健康網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