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子宮移植、代理孕母,深入探究不孕母親的敘事與渴望,是傳宗接代或是「渴望成為母親的自我期許」

子宮移植、代理孕母這類議題涵蓋了法律、道德、醫療的層面,每個人的意見也都深受成長經驗,遇到的各種人事物所影響,很難周全。

    不孕症議題,隨著台劇《未來媽媽》的熱播,讓許多人看到女性在求子路上得掙扎與矛盾。致力於女權與宣導正確衛教知識的烏烏醫師,他在自己的臉書粉絲專頁中提到,接受媒體訪問關於「生育經驗」到底對一個女人的意義在哪時,表達了很多自己希望傳遞給大家思考問題的面向。(推薦文章:《未來媽媽》收視率走高!郭書瑤、劉品言、張甯金句不斷, 「寶寶不是揮手跟媽媽說哈囉,而是說再見⋯⋯」

 

「生育經驗」是親子連結重要的方式嗎?

    醫師首先認為,懷孕對母體的影響包括,撐大的肚皮、骨盆底肌、劇烈的賀爾蒙起伏,還有最後上了產檯的疼痛、出血,可能只有百分之十是美好的胎動與充滿愛的孕婦照,如果還要再加上移植手術、抗排斥藥,這樣在醫療上的風險評估上其實並不划算!

    但,真的如此嗎?當醫師再次思考後,認為或許對很多人來說「生育經驗」是建立親子連結的重要方式,以他最近剛生產的同志媽媽們來說,她們兩個是自己利用兩次滴精材成功懷孕,也就是所謂的「A卵A生」,B因為子宮內膜癌在A懷孕過程中也動了子宮切除手術,因此無法有生育經驗是她的遺憾,不過孩子無論如何都是從她的心中出來的

    不過醫師有補充說明,即使今天A沒有子宮內膜疾病,受限於台灣人工生殖法,他們仍無法A卵B生,即使這個方式在醫療上可行、道德倫理上並無爭議。

 

「生育經驗」到底值不值得,應該還是得讓本人說了算

    醫療該做的應該是風險評估與清楚的諮商,並不是幫女性評估值不值得。因為每次講到相關議題都會有人提醒他,可以鼓勵這些不孕女性、同志收養啊!但其實醫師有自己的故事。

    烏烏醫師表示,自己並非爸媽養育長大,雖然家裡的長輩也和他有二等的血緣關係,自己和他的感情很好也可說相依為命,但記得小時每當靠近五月時,她總會很謹慎地問「心裡會怪怪的嗎?生活上有沒有不滿」,每當和她吵架和朋友抱怨時,也總會有人無心的說「不是媽媽還是不同齁!」

    長大現在快四十歲的烏烏醫師,當然能有自信的說,不論如何,彼此都是無可替代重要的存在,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醫師。但她承受的一定遠遠比大家想像的多。

    因此烏烏醫師認為,收養是一個很個人的決定,當然也是一個當媽媽的選項,但還要考量到一個人的成長背景、資本和個性,作為一個醫師怎麼去鼓勵呢?人本來就可以只愛自己的孩子,沒有對錯。

正是今日,社會才更該比過去仔細檢視不孕婦女

    在深入探究不孕母親的敘事與渴望,到底真如大家所想像:「是為了服從傳宗接代的父權體制」、抑或者是為了「渴望成為母親的自我期許」──或者可能更接近真實的詢問是:這二者之間,身為女性在生育議題中,要如何權衡得出答案。

    「做母親」(becoming mother)實難。當女人的生育兩難議題,終於有機會成為大眾議題浮上檯面,或許我們也該更謹慎看待,讓做或不做母親,怎麼做母親,最終都成為平等的選項。



(延伸閱讀:減少麻醉副作用與提升卵子品質.無麻醉取卵已成國際新趨勢
(延伸閱讀:代理孕母在台灣有希望了!《人工生殖法》一讀通過,可給酬金,三大醫學問題搶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