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醫護感染COVID-19,醫界力挺:比起冷言冷語,我們更需要支持!

醫護人員感染到COVID-19是這幾天的發燒話題,然而在每則報導底下,暖心的留言當然很多,但令人心寒的留言也不少。對此,身為第一線不曾懈怠的其他醫護人員,有話要說。

    昨日,本土案例新增兩位確診者,分別是一位醫師與護理師,新聞鋪天蓋地而來,關於他們的感染途徑、他們確診前的軌跡⋯⋯等,一時之間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理性懂感恩的人,給醫護人員獻上加油打氣,但仍有不理智的人,開始酸醫護人員,甚至出現獵巫心態,讓其他醫護人員看了,紛紛站出來力挺同行,有位護理師為此在網上發表自己身為護理師的心得,高喊:不要獵巫,請給我們支持!

 

只要COVID-19還在的每一天,「辛苦」就是醫護人員不曾鬆懈的日常

    首先她表示,身為醫護特別是照顧急重症的醫護,大家並不畏戰,也不懼戰,他們都知道自己在職場上將要面對的是什麼,也知道該怎麼保護自己,甚至有同事買了整桶的消毒噴霧來醫院放辦公室裡,好多人還自費買了紫外燈回家消毒,為的就是怕把在醫院裡的病菌不小心帶回家、帶回社區。

    但非緊急狀況下的防護衣穿著的日常是什麼樣子?以她自己為例,從去年二、三月就開始必須開始穿著接觸疑似病例,一直穿到十一、二月都還必須穿去照顧外籍或居家檢疫的病人的人,穿一次再快也要十分鐘,而且這是在有同事幫忙的情況下。可是,狀況危急的病人有時候並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以等⋯⋯。

    至於最容易污染的防護衣脫除,更是層層關卡,在負壓隔離脫一層、前室脫一層,出來之後還要再完整消毒一次,所以大家聽過的一句看似是玩笑話「穿脫一次防護隔離衣,內衣褲就要濕一次」其實是真的。(推薦文章:謝謝這些醫護人員、空服員、酒精後援部隊、郵差、藥師!新冠肺炎讓我們看見愛

 

突如其來的高燒,心理壓力倍增,恐懼自己是不是染疫了

    她接著回憶,去年三月底,鮮少生病的她突如其來的發了高燒,在醫院半夜的帳篷外,等待同事幫自己抽血檢查跟篩檢時,那種惶惶不安、焦急擔心至今她仍記憶猶新,當下她趕快聯絡換班、調班的事情,然後把那幾天都接觸過的親朋好友、去過的店家,全部都用訊息聯絡過一次,提醒他們要做好清潔和防護,並允諾他們只要檢驗結果出來就會馬上告訴他們。幸運的是,他們沒有責怪,反而要她好好休養。那時候的她,真的好擔心是不是在照顧病人、幫病人採檢過程中有哪裡沒做好防護才會這樣發高燒,可是她左思右想,都想不出來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經歷過17年前SARS的學姊,說出當時被獵巫的心酸

    當時,在從醫院回家前,一位資深學姊問她:「妳跟家人一起住嗎?」她回答道,因為不確定自己發燒的病因,因此打算自己去舊家住,家人住新家,兩邊分開,再由家人送日常用品來。學姊聽了哽咽的回覆,認為這樣很好,並說出當年SARS她因為沒有跟家人分開住,結果害得鄰居看到他們一家人,都像看到瘟疫一樣閃躲,弟弟也因此被工作的地方解聘,而公司給的理由就是一句「因為你姊姊在醫院工作」。聽完學姊這樣血淋淋的獵巫故事,這位護理師的心裡一直寒起來,眼淚也跟著學姊的話一起在眼眶裡打轉,學姊話裡的不甘、冤屈和心疼、自責她都深深的感受到了!(推薦文章:當年SARS第一線防疫人員隨身攜帶孩子的照片,害怕進去醫院就再也回不來了...如今新冠防疫台灣醫療團隊依然願意站在第一線,這不是奇蹟,這是愛

 

醫護人員不是超級英雄,是跟大家一樣努力工作的人

    自己是醫護人員的一員,一直讓這位護理師感到驕傲,因為她有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為國人擋住外來的病毒,但如果這樣的努力與付出,卻是以冷言冷語和排擠對待,真的會讓人不知為何而戰。尤其當這次不少網友,拿染疫醫護人員的關係出來做文章取笑,或是有人留言「拜託醫護人員跟你們的家人保持距離。」時,那時學姊對她說過的話,像萬箭穿心一樣又再次刺上她的心頭。

    也讓所有醫護人員都納悶起說這些話的人,真得值得大家一次又一次穿脫繁複的防護衣、一次又一次濕了自己的衣物、一次又一次地冒著感染的風險、生命安全的危險替他們擋在最前線嗎?沒有人比第一線人員更害怕感染COVID-19、沒有人比第一線人員更擔心把COVID-19傳染給家人、沒有人會比第一線人員更為自己感染COVID_19自責難過。然而他們還是屹立不搖的站在疫情的第一線,站在疫情的風口浪前。

    最後她也很感謝那些一直支持醫護的暖心留言,但她也向對於那些總是在唱衰台灣的防疫、唱衰台灣的醫護、甚至幸災樂禍的人喊話,請至少不要在背後說出這些傷人的話,就算是堅強如美國隊長,也曾經因為被誤會和冤屈而心灰意冷放棄當超級英雄,區區如凡人的醫護人員,更無法不為此而傷心難過。

    抵禦世界的疫情,守護台灣這方淨土已經很困難,請不要讓大家越來越難,請不要獵巫感染者,比起冷言冷語他們更需要支持!


(延伸閱讀:兩位防疫醫護爸爸讓孩子看見愛:睡在車庫帳篷,拒絕與兒子擁抱後,卻忍不住蹲下哭泣…
(延伸閱讀:「我們用心守護人民,也希望人民可以守護我們!」急診重症醫師田知學說出醫護人員心聲.坦言心中的恐懼,靠兒子如大男人般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