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婆媳讚不戰】拒絕被殘忍的媽媽:我的孩子是通靈少女

信仰自己有一種救贖的力量時,當發現孩子不再生病,可以活得像一般孩子的時候,她選擇不再凡事遷就婆家,當個愛自己的女人。

    這個故事方方面面都很奇怪,也很平常:主角是一個個子小小、有張娃娃臉的媽媽,她的女兒20初頭,長得和媽媽很像,眼睛都小小的、卻很有光芒,鼻子很挺,臉部線條很立體漂亮,2人感情很好,常常一起出門,像一對閨蜜般總是話題聊不完,她們總是充滿笑容。

 

20年前.這對母女卻笑不太出來

    娃娃臉媽媽說,20初頭時她結婚了,此後卻像是做了10年惡夢般的日子。「當時我父親很反對,」她說,那時的她才剛專科畢業,是名業務助理,從青少年時她就喜歡看羅曼史,加上個子小,當遇到高大英挺的對方時,她完全被愛衝昏了頭!不顧家人反對,她執意嫁給了心愛的人,隨後也入住了先生家中。

    2年後,她懷孕了。「那時,我爸認為,對方家庭很保守,又是獨子兼長子,我嫁去會很痛苦。」父親的觀察,是對的。第1年住在丈夫家,夫家有婆婆有公公有小姑有大姑,她在1周內變成了家中洗衣煮飯張羅日常生活的重要角色,這壓力當然不小,讓她一直想要獨立搬出來住。但她說,只要她提到要「搬出去住」當時從事業務工作的丈夫就會告訴她,他賺的錢,有1/3要付家中房貸,另外1/3要拿出來做家用,如果他們想要自組小家庭,她的工作不能辭,而且也要把她的薪水全部拿出來存在共用戶頭中。

 

若不答應這些不合理.彷彿下秒會失去丈夫

    這些她從不覺得「不合理」,她說,她怕不答應這些條件,「我就會失去我前夫,一開始我很怕!」就這樣,1年過去了,第2年的年初,才過完年她就發現自己懷孕了。早餐、晚餐、洗衣、家務⋯⋯懷孕期間她依然按照這樣的步驟,沒有任何一個家人因為她懷孕了而有所變化,直到她生下了女兒。

    她說,女兒一出生,那家人全變了,「不過不是你想的,是他們變得更惡劣了。」女兒一出生,就是個特別的孩子,很容易高燒、嘔吐⋯⋯各種的不舒服,「那時候我的女兒天天哭,哭到她爸受不了⋯⋯」她說她永遠記得有一天,那時女兒才4個月時,丈夫受不了女兒的哭勁竟狠狠出手打了孩子。「我心好痛!」可是從那天開始,她發現自己變得堅強了!她才看清楚自己過的是什麼生活。

 

孩子疑似生病.婆家冷嘲熱諷

    24小時,她以照顧女兒為主,自然,那些生活日常便銜接不上,但是,沒有人對又要照顧女兒又要上班的她伸出援手,婆婆一大早便抱怨,啊,娶媳婦了還要自己做早餐喔!真壞運。小姑會不客氣地在下班時候打電話給她,要她至少帶便當回家,而丈夫呢?比外人還像外人,連女兒都不曾好好抱過。

    那時,生活宛若一種魔幻般,她假設自己聽不到看不到那些生活裡對她不理不睬不支持的各種人,一心一意,她眼裡只有那個脆弱,常常生病的孩子。奇怪的是,所有的醫生都告訴她,她的孩子沒病,有病的是她,「你不要再幻想你的孩子有病!」這句話她不知聽了幾遍,在家裡所有的人也都不相信她,但她依然相信,那個在深夜裡會嚎啕大哭、突然發燒、吃東西會吐得一塌糊塗、常常像是被什麼嚇到的孩子,怎麼可能沒有病?

 

人生被一連串緣份串在一起

    有一天她帶孩子去廟裡求平安水,孩子喝下平安水後第一次在夜裡熟睡,她覺得神奇,再繼續往下追究,抱著孩子開始求神問卜,幸而,這條路上果真遇到仙人指路,她才搞清楚原來自己的孩子,原來有靈異體質,「原來她天天都被另一個空間的『人』嚇到⋯⋯」這麼不尋常的事,被她遇到了,從孩子1歲到5歲,她才知道,走了那麼長的一條路,如果不是相信自己,她的孩子永遠無法得救。

    這是個奇異的故事,那些關於神佛、另一個世界和空間的事,她說了很多,但不容易了解,但重點在,她說,有一天是個分隔嶺,「我從我的孩子身上,看到我自己。」

 

對自己好就足已.不需要硬當好媳婦

    「從前啊,我丈夫只要說一句,你難道不能犧牲一下嗎?你不能去買一下便當嗎?大家都等你,你動作快一點⋯⋯老實說我都會心裡一揪,覺得這些事我不做,我就是壞人。」但當所有人都對她照顧孩子的狀況冷眼旁觀時,看似煎熬的日子裡,卻有一帖解藥等待她去解救自己。

    「我終於看清楚,我的堅持沒有錯,只是我選擇了錯的方法,就好像⋯⋯我從來就不是壞人,我也不需硬要當一個好媳婦,我只要當一個對自己好、相信自己的人。」說什麼她都不肯再回過頭去當從前的那個自己,那個時時刻刻和別人站在同一陣線上,指責著自己的自己。

婆媳讚不戰/曾郡秋

一名媽媽,京秋文化有限公司負責人及台灣好色計劃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