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母親群像】懷孕七月跑半馬,網友說她「沒資格當媽媽」。媽媽跑者雷理莎:我眼裡有孩子,也有遠方那條終點線。 

雷理莎這個日法混血、在高雄長大的漂亮女生,國中時被喻為天才運動員,後來因為無法負荷比賽壓力,她一逃七年。這其中她曾經當過模特兒、上過男性雜誌封面,在重返田徑之路上,她懷孕了!如今雷理沙是運動員,更是一個媽媽。這個媽媽跑者,眼裡有自己的孩子,也有遠方那條終點線。  

   
    「我會先把訪問大綱傳給你,以便到時進行訪談。」我們對雷理莎說。

    「沒關係,你不必傳給我,我喜歡聽到問題後臨場想答案,這樣比較真實。」雷理莎禮貌又不失堅定回答。

   我們以為這個日法混血、在高雄長大的漂亮女生,和其他兩個同樣漂亮的姊妹(雷艾美、雷達達)都頗有知名度,又上過男性雜誌封面,肯定言行舉止都會像個女明星,希望所有事前打點都要周到,不能太離題吧。可是她意外地親和而務實,而且很有想法。如果你喊她是女藝人,她會說:「我姊姊才是。」那她呢?她是運動員,也是媽媽。唯有這兩個身分,才能讓她真心感到快樂、踏實。

     國中時被喻為天才運動員,曾經在2005年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中拿下女組1500公尺三連霸成績,4分30秒50的紀錄至今沒人能打破。在高三那年,這個亮眼的田徑明星,因為無法負荷比賽的壓力而離開田徑界,一走就是七年。

放棄跑步七年,在重返跑道之路上意外懷孕

    在這七年裡,雷理莎曾經墮落過,她抽菸喝酒、身材走樣,甚至刻意拒絕接觸任何跟跑步相關的事物。跑步是心魔,讓她痛苦卻也有執迷。幸好她掙扎之餘不忘仔細檢視內心,繞了一圈,發現最終仍然熱愛跑步,於是決定找回自己,在最擅長的軌道上發光。重返運動員身分之路需要點時間,但對資質尚在的她來說,目標跟北極星一樣一直都在,只要加緊訓練便不難恢復水平。

     到目前為止,都是一個運動員跟自己拉扯又妥協的勵志故事,直到2015年,重返田徑約兩年後的路上她遇到一個驚喜,她意外懷孕了。

    「知道的那刻起,內心有喜有憂,當媽媽是我一直以來就想做的事,可是這樣一來,至少未來有兩年沒辦法運動。我好不容易回來了,比賽怎麼辦?夢想怎麼辦?」雷理莎說。

     難道她只能在「運動員」跟「媽媽」兩個身分取其一嗎?她之前已經放棄過七年,這回絕不輕易遁逃。之後她蒐集大量資料,還前後諮詢了四位醫生,終於找到可以陪她兼顧兩者的人選。我開玩笑跟她說:「你找醫生的條件,根本是要能說出你想聽的話吧?」她笑著回答:「我想找到能真正把我看成運動員、能和我同個方向前進的醫生。我還是繼續運動,但訓練是低量的。那段時間只是維持基礎代謝,並沒有想提昇成績。」

     懷孕七個月時她參加了台北馬拉松半馬,跑到十一公里時因為胎位壓迫到脊椎感到不適,她也欣然放棄,對此她說:「是我兒子不讓我跑的,他才是老大。」

懷孕運動遭受抨擊,緊盯前輩腳步往前衝

    歐美早有不少孕婦大腹便便之際仍熱中運動,而雷理莎儘管做好萬全準備,卻為此付出代價。當公眾人物不易,當公眾孕婦承受的壓力更是龐大,網路上誰都可以來指點你的育兒方式,不少網友把她罵得難聽,說她「沒資格當媽媽」。「其實我很想說,懷孕不是坐牢,沒必要對孕婦訂下一堆規矩。如果你心情不好,胎兒在你體內也會感受到負面壓抑。不管你想吃一點巧克力、喝一杯咖啡,只要適量就好。」

    孕期運動沒有影響她的身體,但生完無法恢復產前體能卻讓她低落許久。「除了看到小孩讓我高興,多數時候都是很憂鬱的。看看我現在身體狀況,連夢想的邊都碰不上,生活重心全在小孩身上,失去了自己。」她內心感到迷失,久痛的尾椎治不好,一跑就喘就累,核心全部砍掉重練。她和許多產後設法重返職場的女性一樣,感到力不從心。

    在台灣體育圈,「運動員懷孕」的職涯規劃沒有太多前人經驗分享,雷理莎便把眼光緊盯另一位同樣產後復出的資深長跑前輩傅淑萍(她剛在1月19日的台北渣打馬拉松奪下台灣后冠)。「只要一個目標就夠了,就讓我有找到希望的感覺。如果她可以,就代表我也可以。」雷理莎說,假使你真想做什麼事,就設法找到條件跟你類似的人。

     她們都是媽媽跑者,她們眼裡有自己的孩子,也有遠方那條終點線。

地獄訓練開始:想要孩子好,我自己就要過得發光發熱

    有了強大意志,也有全家人支持,過去多跑半程馬拉松(21.097公里)的雷理莎,為自己設定了三小時內完成全馬(42.195公里)的目標。擔任體適能教練的先生Brian陪她鍛鍊飢耐力,也有專業長跑教練幫她設計訓練菜單。她開始東征西討,參加國內外賽事。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大陸比賽,也是第一次跟兒子分開幾天,我在機場候機室看到兒童遊樂場,一心只想著他。可是後來我真心覺得,如果我想要兒子好,我自己就要過得好。」雷理莎說,這樣的領悟,和她日裔媽媽有很大關係。雷理莎的父親是貿易商,常常在外出差,母親是全職主婦,一手帶大三個女兒。「媽媽跟我說,她很開心自己對人生的抉擇,但希望我不要走跟她一樣的路。她看到我因為跑步而發光發熱,知道我真心喜歡這件事,她不希望我拼跑步之餘還為小孩操心,這不是小孩想要的、媽媽的樣子。同樣的,我兒子長大了,等他當了爸爸,我也希望他做自己喜歡的事,以身作則。」

    為了達成大阪馬拉松的目標,她甚至考慮離開家人三個月接受高原訓練,但在教練黃崇華評估下,雷理莎選擇待在台灣訓練。她天天清晨四、五點起床,從土城騎車到五股,忍著身上經年累月的傷與不適,吞下各種菜單。

先顧好自己不是自私,是以身作則

    曾經覺得兒子哭著抱她,就會留下來陪他;也曾經覺得自己吃不好無所謂,兒子餵飽最重要。但漸漸的,雷理莎在育嬰之路摸索出自己的哲學:「我們都是個體,要先顧好自己,才有能力顧好身邊的人。」就像在飛機發生意外時,你得先為自己戴好氧氣罩,才能幫身邊的嬰幼兒戴上。
    「我花很大時間調適心情,訓練時盡量不要想著兒子。」雷理莎把時間切割得精準──白天全力做訓練,等接到小孩後,則全力陪小孩。「我沒辦法24小時顧著他,但和他在一起的時間一定把手機放著,專心陪他玩戰鬥陀螺。」雷理莎笑說這點她受法國爸爸影響很深。她幼時有一半時間爸爸都不在家,但只要一回家,就一定帶三個姊妹出門到處走走、看看。陪伴孩子的時間重在品質,這些孩子都會感受得到。
    而不論於公於私,先生Brian在她追夢之路之路上都是重要支柱,陪她訓練、分擔帶小孩的時間。去年年底,雷理莎在臉書粉絲頁上寫下一篇po文,提到一年前她和Brian已經決定在和平情況下離婚。「中間溝通很久,我認真思考後自己要什麼後,覺得不能再繼續,於是決定分開。他還是我非常關心的人,我們都希望彼此好,只是婚姻沒法繼續。」儘管夫妻分開,仍然在事業與家庭上互相支持。
    「他不會覺得是『在幫我帶小孩』,因為那也是他的小孩,而他也全力支持我做運動員,繼續幫我訓練。」雷理莎說:「Brian是很好的人,我們理念一致,就是不讓小孩承受我們走錯的路。」她始終如一的真實、堅定、有個性,守護著運動員與母親的角色。

所謂好媽媽並不是在形式上你做了什麼,而是你願不願意為了他,破壞某些規定、撕掉一些標籤,

    去年12月1日,雷理莎成功在大阪馬拉松跑出2小時54分55秒的好成績,拿到女子分組(20-29歲)第三名,賽後得到日方寄來一張獎狀。薄薄一張紙,像是輕描淡寫總結了她人生在這之前波折,從明星選手、離開、重返跑道,從年輕媽媽又到單親媽媽,中間有太多太多傷痛與覺悟。

     曾經跑到胃痛難耐,跑到渾身傷痕斑斑,跑到仰天大問:「我這樣跑下去還有什麼意義!」或許現在她找到跑步新的意義──過去是為自己跑,現在還加入了跑道旁對她伸著的小手。

     單親媽媽有沒有新的壓力?我問她。「我很早就把標籤丟掉了,我是『Eddie媽媽』、『運動員』或『離過婚的女人』,這些都不重要。我知道我自己是誰,Brian也一起跟我照顧小孩,孩子還是有爸媽,不是單親。」雷理莎很酷地說。

     「媽媽太容易因為小朋友而迷失自己,所謂好媽媽並不是在形式上你做了什麼,而是你願不願意為了他,破壞某些規定、撕掉一些標籤,這也是你該為小孩做的事。那些給你輿論壓力的人,是真正在幫你顧孩子的人嗎?其實到頭來,連你都不能為孩子負責,只有他能為自己負責。如果你希望他往他的方向走,你就要做給他看。」

    Eddie才三歲半,但他已經看到了。雷理莎笑說有次她載著兒子出門,看到路邊有個巨型Nike看板,上面有位黑人女性跑者,兒子說:「媽媽,那是你耶!」還有幾次他來看比賽,也會跟她說:「媽媽你跑好快!」雷理莎面對這些童言童語,心裡有說不出的感動,兒子看不到膚色差異,只看到跑者認真的姿態;兒子不像中學時對她比賽名次錙銖必較的師長,只看到她奔跑時散發的光彩。

為自己勇敢,你可以不只是媽媽而已

    「當媽媽一定會徬徨,但我希望你知道你只是多了一個角色,而不是只變成那個角色。孩子是你一部分,不是你全部。如果能為自己勇敢,小孩就是前進最好的動力,而你可以不只是媽媽而已。」

     雷理莎的媽媽經,很不「媽媽經」,她接著聊到希望今年全馬能跑進2小時50分,後年全國運動會能奪牌,最後仍不忘放眼巴黎奧運……「我真的很喜歡當運動員,那是我血液裡的因子。」她說。

    她沒說出口的是,她也真的很喜歡當媽媽,當媽媽不容易,但還是很美好, 因為這句話早就成為她左手臂內側的刺青了──It’s not always going to be easy, but life is beautiful.

 

Profile

雷理莎

Lisa Ries

日法血統,高雄長大。

運動員、模特兒。

 

🔖 母親群像Her Stories → https://mombaby.feversocial.com/p/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