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母親群像】得乳癌後才發現那是心病。看似幸福,卻不對勁,她成為了人間金智英

從一個時尚雜誌的高階主管,搬到了宜蘭,成為地方媳婦。那些無法說明白的憋屈,讓她生了病,從身體到心靈都是。還好,她終於找到了善待自己的方式。

    「你不覺得,這樣會更悶嗎?因為你遇到的都不是壞人,你只能生悶氣吧。」

    和郡秋越聊,我越想到那部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

    金智英,她什麼都有,看似幸福,可是,在那個狀態下她模模糊糊地感覺到自己似乎是不對勁了!「那個不對勁,就是妳好像被婚姻丟包了——妳在家的現場,但妳知道自己無法融入。」她說。

誰一開始,就有信心能成為好媽媽呢?

    曾郡秋,京秋文化有限公司的負責人,是個創業者,作家,也同時是個小男孩的媽媽。

    8年前,她居住在台北,為一時尚雜誌集團的高階主管,「那時我和先生工作都忙,我兒子就先住在先生家,由婆婆照顧。」2012年她決定辭掉工作從台北搬至宜蘭,在辭掉工作前的那幾個月,她說她開始看了很多跟教養有關的書,然後常常在辦公室落淚,她覺得好媽媽好像應該要有一種樣子,可是她對自己是否能成為那樣子的媽媽一點信心都沒有。

    「那些教養書上的媽媽,有的很會料理、有的也是為了小孩辭掉了工作、她們好像都很懂得怎麼和小孩相處……當我辭掉工作那一刻,我只知道自己在這份工作中並不快樂,覺得不能把兒子都交給婆婆,但我對自己是否能成為一個好媽媽,一點信心都沒有。」

    她說,在工作上她知道自己有很多事情很能掌握,但在生活上,她就是大白目,非常迷糊,落東落西,常常在找東找西,甚至有在提款機前按了數字人走了錢沒領的經驗……

    「我不會打理家務,常常想說啊我今天要變得會整理一點,但下一秒鐘我因為找東西把剛才整理好的東西弄得亂七八糟。」大學時期,有一天她騎著摩拖車出外,回到家時才發現放在摩拖車上的大包包不見了!「連我自己都覺得太不可思議,因為那包包非常大……那麼大的一個包掉出車外,多數人都會有感覺吧!但我卻完全沒感覺。」

    辭職後的她,非常害怕自己有很多事情做不好,比方兒子很小的時候,她鼓起勇氣用推車帶孩子出去玩,「沒有人知道我心裡非常緊張,包括我自己。直到我常常夢見我不小心把小孩落在便利商店,我才發現自己壓力很大……」


醫師宣布得零期乳癌!從身體的密室裡,發現自己的心事

    很多人聽到她要搬到宜蘭,甚至還要和婆婆住時,都會勸她再想一想,但她說,她認為婆婆的個性很好,相對坊間聽到的各類婆媳傳聞來說,她跟婆婆之間並沒有那樣的狀況:「比如有的媳婦會抱怨,不但要上班回家還要做家事,還要煮飯,還有婆婆會逼你生孫子,這個那個⋯⋯說真的這些事我婆婆都打理好了,她也從來不會逼我再生第二個。」

    2016年8月中秋節前,郡秋說她摸到自己胸部有一個非常小卻硬、且不規則的塊狀物,「我當時想,X的,不會中了吧!」經過一番檢查後,逞強的她自己一個人前往診療室聽取檢查報告。

    當醫生宣布她得到零期乳癌時,隨即問她:「妳還好嗎?」她還笑笑回醫生:這有什麼了不起,零期又不是沒得治?「可是我一出了診療室,我就坐在一樓大廳大哭!」

    那時候,她突然覺得很委屈,「那時候我先生打電話給我,我反而更難過,完全不想和他說話。」走出醫院大門,她在對面停車場上又大哭,「我就讓自己哭出聲音來,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矛盾,是我要他不要陪我來,但我又覺得沒人陪的我,原來心裡超委屈。」

    經過了一番西醫治療後,她認為自己該給中醫調養身體,「我沒想到這個中醫是一把鑰匙,他打開了我的心房。」他說,當她拿著零期癌症的報告給那位中醫師看,中醫師只問她:「妳這幾年有什麼事悶在心裡?我沒有藥可以醫妳,乳癌就是心病,妳的藥在妳自己身上。」

    「那可能是第一把鑰匙,但我依然沒有看透。」沒想到隔年,上天再安排了一間密室給她,「同樣都是左胸,我被檢查出非典型肺炎。那時候我看著那張肺被浸潤的照片,想一想是不是真的,心裡有關?還沒過去。」

幸福,是這樣嗎?她永遠無法成為另一個婆婆,反成被禁錮的人間金智英

    那,金智英在哪?

    電影裡的金智英分裂了,祖先鬼魂找上了金智英,她才開始明白自己早被無形的傳統價值觀一圈圈圍了起來,都快滅頂了,哪時才是重生的契機?

    「簡單來說,我一樣也是被傳統價值觀一圈圈圍起來了⋯⋯」從生病到痊癒,郡秋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2019年,她說先生跟她提離婚,「一開始我超錯愕,因為我們並沒有不好,也沒有經濟問題⋯⋯」但這個提議,讓她想得更深入,她覺得自己的心真的有關。

    有一次她和婆婆深聊,才知道婆婆過往對公公的用心,「她說丈夫出門時她會把丈夫要穿的衣服都準備好,還會端一杯茶給丈夫喝⋯⋯」婆婆是這樣的女性,「但我呢?我花很多時間在事業經營上,我對家事無能,如果說我有哪一點像傳統婦女,那大概就是我還蠻愛煮飯的,但要我煮三餐我也是會翻臉的。」

    在這樣一個被傳統觀念建立起來的家裡生活,對一個完全不傳統的她來說,當然這裡面會有很多挑戰,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郡秋說,有些事她只能留給她自己,「有些事真的很私人,攤開來說對大家都很不公平,我只能說,我發覺自己的不快樂和壓力,是源自於傳統觀念對於女性的期待,我幹嘛啊我,我就算重新投胎也不可能變得像我婆婆一樣啊,那就做我自己。」

滿足於熱愛的事,開始善待自己

    找到答案後,她開始真誠面對和滿足自己, 2017年她找到了一個和她一樣喜歡文史、志同道合的事業夥伴,但直到2019年她才開始完全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做了京秋文化第一套產品——台灣好色,就是復刻台灣戒嚴年代出版的台語情色廣播劇,這套產品的情色場景好聽又好笑之外,它是一套保存古台語非常重要的文資材。」

18禁的<台灣好色>,是一套非常酷的產品,禁忌年代的情色想像其實比現在都大膽!

    除此之外,關注台灣飲食文化歷史的她,也在去年辦了一場「好色辦桌」,「辦桌文化很重要,它是唯一能把台灣菜的人情、自由、和講究民俗完整呈現的一個脈絡。」

對飲食文化有深入研究的郡秋,在松山奉天宮,辦出了一場食色兼具的好色辦桌。

    最重要的是,媽媽這個角色,「我愛我兒子,那就永遠不要懷疑自己是個最適合他的媽媽,如果無法接受被貼標籤,那就不要接受。」

    現在的郡秋,知道全世界沒有善待她的不是別人,而是她自己,「你要我說搬到羅東這幾年的事,我覺得我己經可以遠遠的看著它們,然後覺得這一切是多麼幸運的,因為沒有當時,哪來的此刻。」

 【母親群像】三寶媽一人帶孩子獨闖10多國旅遊!郭銘蘭 : 關於旅行這件事,大人準備好了,就相信孩子 !
【母親群像】懷孕七月跑半馬,網友說她「沒資格當媽媽」。媽媽跑者雷理莎:我眼裡有孩子,也有遠方那條終點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