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家庭理財

不想當壞媳婦,忍耐揹負婆家房貸!16年後,寧願當逆媳,也要勇敢對公婆的金錢勒索說不

回到當年,她會說「不」,帶著恐懼,帶著不安,帶著勇氣地,大聲說「不」。「我猜,公公可能會趕我出婆家,跟我斷絕關係,讓我難堪。我也許,會成為親友間的逆媳、壞媳婦,不能回婆家、沒有年夜飯、剝奪繼承權,但我不想放棄。」



媳婦是陌生人,要直接說她「不喜歡」什麼,才能好好相處

多年前,我看了一部日本NHK真人紀錄片,主角是日本「泡芙工房」(BEARDPAPA’S)泡芙之父,也是擁有海內外三百五十間分店的企業家──Yuji Hirota的故事。

一開始,Hirota轉過身,面對著鏡頭。他的顴骨很高,頭髮往後梳,露出蒼白的高額頭,雙眼陰鬱、嘴角下垂,像從羅馬尼亞來的鋼琴家。

一開始,我就請媳婦說清楚。」Hirota向記者說,他的吐字清晰,彬彬有禮。

我們住在一起,她必須直接告訴我,她『不喜歡』什麼。

「不喜歡什麼?」記者問,「直接說出來嗎?」

「是的,媳婦是陌生人。她跟我住在一起,她『不喜歡』什麼,而不是『喜歡』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他把雙手揹在背後。我很驚訝地發現,這名企業家,穿著全套淨白的休閒服,布鞋也是全白的。

把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說清楚,我們才能好好相處。

他笑了,笑容中蘊含著一種對人性的洞察與理解。

聽完這番話,我印象深刻。這是一個懂得「界線」的老人,給出的警世金言──界線露出來,讓人看清楚──我當年就沒做到這點,吃了很多苦。(延伸閱讀:婆媳來過招,家庭變戰場?無論妳是想找同溫層或是想解決紛爭,這裡全都有解!



不想當壞媳婦,忍著揹負婆家房貸,因為不甘願,充滿各種怨懟

十六年前,我不舒服,我不喜歡,我也不願意還「別人的債」;但我隱藏起來,不敢說出來。

我怕當上壞人,我怕被看作是「壞媳婦」;我害怕公公「討厭我」,「攻擊我」,我害怕自己失去形象,失去安全感,我更害怕自己「失去老人家歡心」,讓自己失去未來的繼承權;我不敢承擔,也不想承擔,於是扭曲著、偽裝著,從不抱怨,從不談論,只是垮著臉。

我越想著:「不行,這債我付得起,我付得起,我沒事,我會沒事,我跟大家還是很好。」我越這樣想,我的內心深處,開始憤怒

怎麼會沒事?錢每個月要付,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忍。我的內心深處,醞釀各種怨懟:「還會再來嗎?其他人還會再出事嗎?再跟我借?」我的情緒開始發酵,怨懟開始沸騰,一大堆問題,開始浮現:我不愛回婆家,不吃年夜飯;我不接婆婆電話,挑剔先生買的東西......我壓抑著不滿,關係變得惡劣;但我不得不「假裝」,因為「假裝」讓我感覺安全。我是一個媳婦,我需要安全。但過了那麼多年,審視當年的選擇,如果時光能倒流,到了今日,我想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我想做出改變。(延伸閱讀:大A與藍白拖的婚姻告白:關卡都是錢!只有你有才華?我就必須帶小孩、撿你的牙線棒!

我知道,實話很危險。但實話能讓人自由,而自由值得冒險。

回到當年,我想,現在的我會選擇告訴公公,我們沒有自己的房子、沒有存款、孩子要出生了,我需要為未來打算。我會直接(不傳話),很堅定地,深吸一口氣,說出我的經濟狀況,坦承我的需要(我需要存錢),我會宣布我的做法(從今天開始,我不付你們的房貸了),但同時表達,我有彈性(你們需要什麼?還有什麼我能做的?也許,幫你重新整理債務清單?幫你找更低的貸款利率,也許擔任你的保證人),我關懷你們的需要。

即使當逆媳,也要勇敢對夫家的金錢勒索說「不」

回到當年,我該說「不」,帶著恐懼,帶著不安,帶著勇氣地,大聲說「不」。

我猜,公公應該還是會趕我出去,跟我斷絕關係,讓我難堪。我也許,會成為親友間的「逆媳」, 失去特權──不能回婆家、沒有年夜飯、剝奪繼承權──但我不想放棄。我不想放棄,讓自己變成我想要的那種人。我不要唯唯諾諾、悽悽惶惶,我要勇敢,而且一致。我在想,我會去找更多支持我的人,跟他們待在一起,保持聯繫。

我想,我會更努力的賺錢,兼一份差,結交新的朋友,盡力彌補損失。我想說出真話,得到拓展;我想說出真話,得到連結;我想露出自己的傷口,得到信任。如果回到當年,我不會放棄。

我到現在才懂,勇敢說出自己不喜歡,是值得冒的險。



劃清金錢界線時要注意的兩件事!

當你決定「露線」的時候,要注意兩件事情:

1.不要陷入三角關係;
2.不要忘記問:「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所謂「三角關係」,是指「間接傳話」。比如說,媳婦跟婆婆吵架了;婆婆覺得自己很委屈,卻不直接與媳婦談清楚,反過來打電話給自己女兒,抱怨媳婦,甚至請女兒傳話,讓媳婦道歉。這種「三角傳話」,只會讓關係變得更糟。

如果你要「露線」,請千萬記住,要深吸一口氣,直接與當事人談個清楚。如果是公公融資,要你還錢,你要當面跟公公表明你的「金錢界線」;如果是妹妹揮霍無度,要你還卡債,你要當面跟妹妹說清楚。

不論發生什麼後果,你都能做出行動,適應「反擊」:你的婆婆可能會拒絕幫你照顧小孩,你要找好資源,隨時準備把孩子送過去;你的爸爸可能會跟你斷絕來往,而你本來每個禮拜都要回家吃飯,現在你面臨這種爭執,可能要重新找到生活圈、朋友圈,建立新的生活模式......想好最壞的情況,做出準備,接受衝擊。

我們必須看清現實,負起責任,組織一個可靠的顧問團,規劃「腳本」,反覆練習,然後行動。



不要找閨蜜、同病相憐者商量

記得,只有在對方否認有問題時,或者發生你無法處理的情境,你才必須找別人商量;而這個「別人」,千萬不要是你的「閨蜜」、朋友或有跟你一樣處境的人(同病相憐者);你要找的諮詢者,必須是「走在你前面」、有「好的溝通技巧」、「在這方面處理得很成熟」的人──也許是諮商師,或是其他專家,才能給你幫助。一個與你「同病相憐」的人,只會跟你一起「留在原地」,一起生氣

其次,千萬不要忘記,「露線」的時候,要在最後加上一句:「我還能為你做點什麼」?

因為我們關心他們,我們愛他們,他們是我們的一部分──還記得草坪的比喻嗎?親朋好友,跟我們同一個社區,我們彼此有「籬笆」,但沒有樹起一道「牆」;我們互相關照,看得到對方,關心對方;鄰居的草坪枯萎了,我們雖然不能踏進去,代他澆水,但能在他的門上,貼上一張提醒紙條?也許再加上一張名片,提供一名加裝自動灑水器的廠商電話?我的意思是,當你露出「金錢界線」時,我們仍關心別人,仍能做點什麼,讓他得到幫助。

重要的事情,再說一次:
當你決定「露線」,不要陷入「三角關係」;不要忘記提醒,你在乎他們、你關心他們的需要,你充滿了愛。這件事情一點也不容易,如果一時做不到,不要放棄。有時一個改變,需要時機。做能做的,然後放鬆。

(推薦閱讀:面對孩子的教養,先生不想再讓步,婆婆覺得他結了婚個性就變了,一定是被老婆帶壞的!

(推薦閱讀:何如芸的不自殺宣言,驚悚標背後字句都是委屈,提醒著女人:在婚姻裡不要失去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