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德州媽媽沒有崩潰:「難道我就不能做個有瑕疵的普通媽媽?」坦然面對生活中的「撐不住」,「別把母職和小孩都高標化了!」

你先崩潰,我OK!《德州媽媽沒有崩潰》厭世梗圖,讓所有的媽媽笑著笑著就哭了,哭著哭著又活起來了。看著她在谷底掙扎、苦中作樂,成為許多媽媽在育兒修羅場中的救贖。

 


    育兒生活的痛苦指數,是一種比較級。看到別人跟著自己一樣水深火熱,那種彷彿身處在孤島上孤單寂寞冷,彷彿就能釋懷了一點。媽媽們又能重整自己,在育兒的修羅場上繼續搏鬥。

    前陣子,許多媽媽都被爆紅的臉書粉絲團《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療癒、拯救了!經典名畫中的女人,一張厭世的臉,配上大大黃色的字體:「去、找、你、爸」;抑或裸體女人癱在床上,一隻手有氣無力地抬起:「扶我起來,我還能餵」;「婆婆的兒子更難教」則搭配著畫面中的女人捏著男人的耳朵,還有老公吻著抱孩太太的髮絲問:「老婆你頭多久沒洗?」,太太說:「我連覺都沒睡洗個屁」……. 那些梗圖,令所有的媽媽莞爾一笑,卻又字字血淚,道盡了母親那些悶在心裡口難開的日常。

從文藝青年變厭世母親

    跟許多女人一樣,德州媽媽Mumu在還沒有生孩子之前,也是一個有大把時間可以揮霍的女人。她念的是中文系,後來又去唸畫畫、學設計,一切都是這麼地風花雪月、歲月靜好。「以前是文藝青年阿,天天泡書店、看文藝電影,但是當母親之後,沒有繼續當文藝青年的權力了,我連一本書都沒辦法看完、有靈感的時候也無法創作,小孩送上床之後,大腦已經累得無法運轉,就只能滑手機了。」

    育兒需要出口,還有一個「自己的房間」。家裡放食物的小小儲藏是,就是Mumu的的防空洞。在她快要失控、或是想要靜一靜的時候,就會躲進去。站在吸塵器跟拖把之間,看著各種零食點心飲料酒精,在那裡,她已經巧克力和著淚吞了好幾次(而且還是自製海鹽巧克力)。幸運的話,她可以躲十分鐘。但是十分鐘之後,為了房子的完整性和孩子的生命安全,她自己就會摸摸鼻子開門出來。

    那個儲存室防空洞,和寫《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粉專,都是Mumu為自己找到的「房間」。

    「我在母職和自我間取得平衡的方式,就是用顧小孩零碎的時間,寫點小東西當成一種思緒的整理。所以粉專的文章大部分都是我坐在馬桶上或是陪小孩睡覺時打出來的。」那些因為當媽媽而失去的自我,在她發洩的當下,也被一點一點地拼湊回來。

媽媽不是超人,做個有瑕疵的媽媽

    而為什麼Mumu的圖文這麼地吸引人,大概就是因為她的字句裡,有種媽媽渴望的坦然吧!她從來沒有要求自己要活得像一個超級媽媽。

    「在讀書的時候,我生物常常不及格,但事實上我不但喜歡各種生物、我也很喜歡生物老師、書我也讀了啊,我就是資質有限、能力不足。我從小就對自己的平庸有著清醒的認知,它並不影響我成為有自信的人,相反地,是這份自覺讓我有強壯的心理素質。你罵我爛?我知道啊,爛在哪我清清楚楚啊,你哪裡罵對哪裡罵錯,我也心知肚明。」

    她自有一套不虧待自己的生存之道:「難道我就不能坦然的做個有瑕疵的普通人嗎?如果可以,那坦然的做個有瑕疵的媽媽為什麼會遭受那麼多閒言閒語?」

對「撐不住」,坦然面對

    在照片裡,她的孩子坐在雜亂的衣物堆中、撕衛生紙、把水灑地到處都是。那不是一幅溫良恭儉的家庭景象,但是,就是這種瑕疵,讓生活顯得格外真實

    「有些人說我願意把育兒的黑暗給大家看很勇敢,但對我來說這根本不是需要鼓起勇氣的事,如果不能呈現有些媽媽很狼狽、有些小孩很難教,那其實就是在把 母職和小孩都高標化 ,讓辛苦的母職更辛苦、讓天真的小孩早點不天真,這不是不有點殘忍嗎?」照片裡的她,顧小孩累到打瞌睡了,但是她坦然地放在臉書上,無所謂得意或自卑,因為:「我覺得顧小孩會打瞌睡,跟上課會打瞌睡是一樣自然的事。我只是對於生活常常讓我撐不住這件事,坦然面對。

從小被嚴格要求,長大後放養孩子

    媽媽會成為怎麼樣的媽媽,多半跟原生家庭有關。不是踏著自己媽媽的影子往前進,就是大膽轉身,反其道而行。

    「我生長在一個非常普通的公務員家庭,爸媽對我非常嚴格,出門不能穿短褲和無袖的衣服、要做到幾項家事才能出門、到研究所還被要求,要把晚上每個小時的行程寫出來、以前我出去約會,都還要趕回家倒垃圾。」

    這樣嚴格教育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卻生出了骨子裡的叛逆,歷經幾次抗爭,Mumu去念中文、學畫畫、念設計。也大概是因為童年自由的空氣呼吸的不夠多,成為母親之後,她也會選擇讓小孩多一點自由。

    關於育兒,Mumu說:「就是盡量讓他們探索,不太阻止他們各種嘗試(像是玩具不會規定他們一定要怎麼玩),沒有給他們太多侷限,反正我都在旁邊看著,沒有危險就好,孩子們長大後要守的規矩太多了,我覺得他們現在是唯一可以踰矩、不那麼守規矩的時候了。」

每個小孩都是獨一無二,教養方式也是

    成立粉專之後,有許多支持Mumu的粉絲,當然也會遇到一些教養魔人:「你小孩這麼做只是要引起你的注意,你不理他他就不會做了。」、「你讓小孩自己收就好拾一遍,他下次就不敢搗亂了。」、「你讓他餓一次,他以後就會好好吃飯了。」

    這種認為小孩只有一種、用這一種教法就一定管用的人,Mumu說:你們的人生好順利啊,但是對我來說,所有育兒相關的「研究顯示」都只是參考,小孩是活生生的人,不要期待你的小孩符合所有研究的平均,就算是百萬分之一的機率,對於那個是之一的人,就是百分之百。」對Mumu來說,即使育兒生活並不輕鬆,但是現在的努力就是為了讓孩子們能夠有快樂的童年,快樂的童年,可以治癒一生。

育兒很狼狽,但只要我也能一起笑,就不會是嘲笑

    她沒有想過會成為一個怎樣的媽媽,當時天真的以為沒很難。只是沒想到,當媽媽真的會這麼難。

    家裡的沙發裡有過期一個月的餅乾屑、百葉窗轟轟烈烈壯烈犧牲……Mumu每天都是一個隨時要服侍兩位大胃王奧客的服務生,兩獸吃完早餐,她正要坐下來寫書時,有人會點餅乾、有人會點果泥、有人會點香蕉,伺候完了還要清理。再度坐下,咖啡涼了,拿去微波。聽到微波爐的聲音,兩獸又吵著要吃肉。倒了果汁給女兒,女兒又說:「No!我要ㄋㄟㄋㄟ。」
Mumu仰天長嘯,女兒也笑了,做媽媽怎麼這麼難?Mumu還是乖乖地去倒了牛奶。

    某天起床,她看到孩子正用帶屎的屁股,坐在沙發上。用大吼開啟了這個早晨。她覺得自己吼得合情合理、天地良心
她的生活既不美也不有趣,但對小孩標準寬鬆、對自己也寬鬆,絕不為難自己。只要還能放大每個能揶揄的小細節,盡量娛樂自己,那即便苦中作樂,就還能找到些樂。

    「被看到磕磕絆絆的生活我也不怕被笑,因為只要我也一起笑,這笑就不會是嘲笑。」

    每天,兒子賊粒之前每天都會問她:「Mama, are you happy?」最近則是開始問:「Mama, are you mad?」如果Mumu回答Yes,賊粒則會說「Be happy, ok?」
    看著孩子的笑臉、享受他們的撒嬌,是Mumu每天最快樂的時刻。有了這些不崩潰的小時光,育兒生活也不那麼狼狽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