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醫師爸爸育兒經】三軍總醫院婦產部研究醫師王晨宇:即使時間有限,也要與孩子建立親密關係

身為婦產科醫師,與其他科醫師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機會可以親自接生自己的孩子!對於三軍總醫院婦產部研究醫師(fellow)王晨宇來說,迎接兩胎,兩種不同心情,從親自接生二兒子的過程中,充分感受到由專業醫師與為人父等兩種角色所交織的微妙心情。

與時下一般人相比,王晨宇醫師算是「早婚一族」,27歲就迎來生命中第一個孩子。



沒錢沒時間.太太獨自撐

那年,他才自醫學院畢業,正在岡山空軍官校服役第一年,太太則在台北讀研究所。一天早上接到太太傳來疑似破水的訊息,因被留院觀察,他於晚上8、9點趕到醫院,不久即陪著進產房,當時所能做的,就跟一般爸爸一樣。

回想初為人父的心情,雖然充滿喜悅,卻也流露出更多對太太的不捨之情,因當時既沒錢也沒時間,孕期沒能陪太太,產後也只能讓太太住10天產後護理之家坐月子,之後,爸爸開車北上接媳婦孫子回台南繼續坐月子,他仍清楚記得太太如何忍受4小時車程折騰的情景。月子期間又逢岳父過世、太太得乳腺炎,很多時候都是個性堅強的太太一人獨撐。 


未如願生女.親手接生兒

去年,太太懷上第二胎,他笑說,想生女兒的太太還特地到林口竹林山觀音寺「換花」,結果王晨宇醫師以超音波一掃,男性生殖器明顯映入眼簾,自己看了都覺得好笑。

太太懷老二,王晨宇醫師擔任總醫師一職,同時準備專科考試,工作正忙,根本無暇照顧太太,太太每天依舊自己開車從內湖到北投上班,產檢則是下班後在外面的診所進行。(拍照時,她說,老公雖然是婦產科醫師,但她都是從《媽媽寶寶》吸取孕產知識,該說本雜誌比老公更能陪伴孕婦嗎?)

由於太太有血壓高的問題,20幾週開始服藥,他忙歸忙,還是要顧一下,偶爾會幫太太做超音波,了解胎兒狀況。不過,看的是自己的孩子,真的碰到有狀況時,還是與看診有不一樣的心情,「通常看到臍帶繞頸,我們會安慰孕婦『沒有關係』,並提醒要注意胎動,但是看到兒子臍帶繞頸繞了兩圈,免不了會擔心,猶豫要不要跟太太說呢?還是自己知道就好……」

隨著預產期接近,雖已卸下總醫師一職,身為fellow的他依舊忙於工作,一個月要值10天班;挺著大肚子的太太也堅守工作崗位。終於孩子要出生了,太太到院當天,剛好輪王晨宇醫師值班,他評估了狀況讓太太留院催生。待產時,幾乎是全程陪在旁邊;生產時,已經取得專科醫師執照的他,當然是親自接生,興奮之情不言可喻,但當下最引他注意的是,「寶寶的鼻子很挺,跟超音波看到得很像」。比起6年前,只是單純的陪產爸爸;如今,更兼具可獨當一面的專業醫師的身分。 


工作正忙碌.殺
高鐵探兒

時隔六年,再當爸爸,心境大不同!王晨宇醫師說,年輕時,明知道有責任,可是「玩」一下孩子,就想「還」給幫忙帶孩子的媽媽。因醫師生涯中最忙碌的時候就是住院醫師養成訓練,正好與大兒子的成長過程重疊,加上太太也忙於工作與學業,不得不將大兒子放在台南請爺爺奶奶照顧。如何培養感情呢?他說,平常會透過視訊聯絡,只要有假期,一定殺高鐵回台南看兒子,「一個月的高鐵費用可達4、5萬,自己有時值班無法回去,但太太每週一定會去看兒子」。

大兒子雖然沒有時時跟父母在一起,卻仍與父母相當親暱,可看出每週殺高鐵是值得的付出。王晨宇醫師說,「大兒子聽到媽媽說,遺憾沒有生女兒陪自己逛街,就對媽媽說:『生男生沒有不好,以後你逛街,我可以幫忙提東西啊』」。

有回王晨宇醫師躺著休息,大兒子趁機躺在他的肚皮上睡覺並說:「想跟小時候一樣」,原來他還記得爸爸曾把他放在肚皮上玩的情景。拍照當天,攝影師請王晨宇醫師先趴在地上,只見爸爸才就定位,大兒子已經一個跨步趴在爸爸身上,或許這已是父子間不需言語交流的默契了!

育兒升級版.再忙也要陪

至於二兒子,太太請了育嬰假自行照顧,因此,只要下班回家都能看見二兒子,不再只是幫著換尿布,也「升級」會換手接替照顧,讓太太休息。王晨宇醫師說,他不是念故事給孩子聽,而是直接聊天,問他「今天開不開心啊?」還會幫他按摩。據外婆說,二兒子從小只要一聽到爸爸的聲音都會很有反應,即使躺在床上,也會朝著音源扭動身體。

他說,六個月大的二兒子很愛笑,一逗就會笑。即使拍攝當天,身體有些微恙,但只要爸爸抱著逗他,依舊露出可愛的笑容,可以想見王晨宇醫師在醫院工作再怎麼累,回到家還是會盡力扮演爸爸的角色。

至於人夫角色,王晨宇醫師說,假日會下廚煮湯、煎牛排給老婆吃,「做燜煮料理的時候,放鬆地坐在客廳聞著徐徐自鍋中飄散出來的香味,是一種享受,可以紓解緊張的醫療工作壓力」。他坦言,自己不是很勤勞的老公,只是偶爾會幫忙洗碗,或是看到連自己也受不了的狀況時,就會動手做,還有每天上班前,順手把太太在半夜洗的衣服晾好再出門。


有心就有力.親暱父子情

跟大多數人的父子關係一樣,明知父親有顆愛護子女的心,彼此卻又難有親暱的肢體互動,「爸爸很有威嚴,不會跟子女摟摟抱抱,加上總鋪師的工作很忙,尤其假日更忙,根本沒時間跟孩子互動,我們心裡想什麼,也不會跟他說」。

如今,身為兩個兒子的父親,王晨宇醫師希望自己與兒子能夠有不同於上一代的父子關係,「像朋友關係吧,彼此黏一點,可以自然地抱抱親親」。因為有心經營親暱父子情,即使彼此經常要等上一星期才能見上一面,偶爾更久,但依舊建立起親暱互動的父子情,「我們會不時地互相親來親去,兒子還會咬我的臉」。

在父親的期待下成為醫師的他,此刻,對兒子的期望則是「希望平安健康長大,找到興趣持續學習,甚至終身學習」。或許父母為工作忙碌奔波的背影在腦海中仍鮮明,他期許自己「可在工作與家庭中求得平衡」,才能把握時間與妻兒相處,不求成為「新好男人」,但求在工作之餘,默默地盡己所能對家庭付出。


更多醫師爸爸的育兒經:

【醫師爸爸育兒經】陳俊仁親子診所院長暨台北榮總兒童感染科兼任主治醫師陳俊仁:只想女兒健健康康長大

【醫師爸爸育兒經】馬偕醫院外科部住院醫師謝易霖:女兒要富養,兒子要窮養?NO!要用「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