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瓊心醫師 心疼沒能長大的孩子.雞婆不讓故事就此結束

再怎麼用心照護一出生就進入新生兒加護病房的孩子,終究有些孩子仍舊無法遠離天堂,而成為醫護團隊心中的痛!但許瓊心醫師認為故事不該就此結束,為了不讓憾事再發生,她發揮了雞婆精神,不只對孩子的父母,有時也跨界到產科。只要是為了小生命好,她義無反顧!



在許瓊心醫師嚴格的要求下,馬偕的早產兒醫療團隊展現出高規格的照護品質,的確使許多孩子順利地從NICU離開回到家,如常人般地長大,並回來參加「親親寶貝回娘家」,讓醫療團隊為當時所付出的心血感到自豪與成就;當然也有部分「沒能長大」孩子,成為大家心中的痛。

 

雖然孩子走了.但故事仍有機會未完待續

但在許瓊心醫師的眼裡,「父母可以好好跟寶寶說再見。但故事沒有結束,不應讓事情就此完結」。許瓊心醫師認為,年輕夫妻再次懷胎的機會大,可以雞婆一點,多做一些事,避免憾事再度發生。

她說,有些人一再發生早產的原因,是子宮頸閉鎖不全所造成,有位媽媽的第一胎在28週早產,孩子沒能活下來;第二胎於26週出生,轉送馬偕,也沒能救活;經她提醒媽媽,再懷孕一定要先把子宮頸「縫」起來〈子宮頸環紮術〉,第三胎雖然有縫,不過,在24週時又開了,且急救不成;她跟媽媽說,「若再懷孕就來馬偕請醫師縫並安胎,就這樣,第四胎終於撐到32週出生,體重1,900公克」。

其實這位兒科醫師的「雞婆」有時也跨到產科,許瓊心醫師說,若是高危險妊娠有會診過,她就會關注護理紀錄、病程紀錄,必要時會與產科醫師溝通,為了顧慮到母體與胎兒的安全,讓寶寶早點生出來以降低不幸的風險。雖然這樣做,特別是困難個案,難免會與令該產婦的主治醫師意見不一致,但是久了,總會找出對病人最有利的方法。而她也自嘲「愈來愈懂罵人的藝術」,例如:用「有改進的空間」取代指責為何沒有這樣做。甚至有以「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會這樣做事嗎?」反問對方,而這樣的話其實已算是相當嚴厲的責備了,而且在說這些話的同時,她也會感到心痛。


 


新生兒科責任重大.搶救狀況最危險的早產兒

許瓊心醫師一路走來的努力,已是許多後進學習的典範,特別是新生兒科醫師,最重要的責任就是將這群在生命的最初,卻處在最危險狀況的小寶寶,從鬼門關前拉回,需要付出的心力,不是只有醫療專業,更要有關懷的熱情,她說,「同樣是兒科醫師,但以照顧出生不滿一個月寶寶為主的新生兒科醫師,必須統整全部的器官,就像全方位內科的醫師。而早產兒更是新生兒科醫師的主力戰場」。

許瓊心醫師語重心長地說,「要選這科當次專的兒科醫師,要做好吃苦的準備!因為常有無預警的任務,如:Fellow常要半夜到醫院搭救護車去外院接面臨生死交關的寶寶,一定要能歡喜做甘願受」。照護過程中,因應寶寶的生命徵象瞬息萬變,甚至瀕臨生死交關,因此,所做的醫療處置有許多細節,也必須隨時微調,如:給氧的濃度與壓力,要配合寶寶的心跳、血壓與呼吸狀況,不能想要一次到位,更不要想拖到隔天。也總要隨身攜帶計算機方便計算藥物使用的劑量,「雖然很多數字有教科書可以參考,但不能依賴記憶,而是要在現場看寶寶的狀況」,有的時候,該做的都做了,但血氧值就是上不來,不知為何寶寶的臉一直黑……這正是對新生兒科醫師的考驗!必須找出問題予以解決,將寶寶自危險中拉回安全的狀況。

究竟許瓊心醫師怎麼評估後輩是否適任新生兒科醫師一職呢?她說,「專業之外,用心照顧病人很重要,例如願意自己餵奶,來找出孩子無法順利回家的原因。畢竟新生兒科醫師不只是將早產兒養到可以出院,出院後就能正常的長大!「不過,很高興看到原本個性鬆散不OK的學生,變得積極奮發,而且會對我說:『還好在馬偕新生兒加護病房嚴謹的訓練,讓我不容易出錯』」。

 

沒能爭取教職升等.但臨床經驗有如有教科書

將所有時間都專注於照顧早產兒的執著,讓許瓊心醫師無法抽出時間寫論文,爭取自身的教職升等,她笑說,「比起為寫論文在實驗室面對白老鼠,還不如照顧必須受到更多用心照護的小病人」。從未在臨床與升等之間猶豫過的她,還謝謝馬偕的制度容許她「原地踏步」。以其豐富的臨床經驗,被後輩稱為「行走的教科書」;也因為多年照顧早產兒的臨床經驗,極度不忍讓好不容易救起來的早產兒,被有「早產兒的SARS」之稱的「呼吸道融合病毒」感染而喪命,前後耗費7年的時間,不斷爭取施打呼吸道融合病毒單株抗體的健保給付,終於在2010年如願,讓早產兒就此多一道防護盾牌。

守護早產兒,早已打過一仗又一仗的許瓊心醫師,再來所要努力的是,推動優化的周產期照顧,期望所有的產婦都好好生產,尤其是針對高危險的產婦,能夠提供「頂級的照顧」,最好有個像保母一樣的個管師叮嚀這些媽媽按時產檢,並適時轉診到適合且方便就醫的醫院生產,讓有狀況的寶寶可以獲得更好的專業照護,降低周產期的新生兒死亡率!隨著早產兒照護水準的提升,這些年,順利存活早產兒的體重屢創新低,但與其關注多低體重的早產兒存活,許瓊心醫師更在乎如何「不只讓早產兒存活,更要活得健康有品質」,這才是終其一生念茲在茲的心願!

 

那年,住院醫師的不認真讓許醫師怒摔病歷

現任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一般醫學科主治醫師吳昌騰,早年在馬偕醫院兒科完成住院醫師訓練,曾經受教於許瓊心醫師。說起對老師印象最深的事,吳昌騰醫師依舊歷歷在目,「那是在查房時,許醫師發現住院醫師未將她交代的事情做好,很生氣地對那位住院醫師說:『昨天就跟你說了要做什麼,你都沒做』,邊講邊將病歷摔在地上,繼續說:『你這麼不認真,我不教你了』」。

他說,許醫師生氣是因為學生的不認真將影響到病人的安危,而病人的安危正是許醫師最在乎的事!「許醫師看病人,不問身分,只看病情,她的眼裡沒有VIP」。

吳昌騰醫師說,馬偕的老師照顧病人非常用心,民歌「蘭花草」的歌詞中有一句「一日看三回」,很適合形容當時馬偕兒科好幾位主治醫師一天查房三次的狀況,「不過,許醫師一天就不只三回了,有時根本是一小時一回」,畢竟她所照顧的是一個個提早來報到,正在與生命拔河的孩子,「NICU的孩子病情變化快,必須隨時看顧著,才能掌握病況」。

「很多老師已經很嚴格了,但許醫師更嚴格」,凡是與這些孩子有關的事情,許醫師容不得人打混,吳昌騰醫師說,那時只要許醫師查房,人還沒到病房,就聽到一聲聲「許娘來了,許娘來了」,足以想見大家對許醫師的嚴格要求有「如臨大敵」之勢。

他說,「許醫師是全台灣最早的兩位NICU專責醫師之一,如今退休了,大可去遊山玩水,卻還是將大部分的心力放在病人身上,真的很令人尊敬」。在馬偕五年的住院醫師訓練,讓吳昌騰醫師看到老師不僅用精湛醫術治病,更以細膩的情感關懷病人,深受感動的他,即使人早已離開馬偕多年,卻從未曾忘記老師展現的風範與教誨,特別是視病猶親的態度,更是他行醫路上所奉行的圭臬,並在第一線的急診醫療身體力行。

 

延伸閱讀

許瓊心醫師 用一生守護早產兒.遠離天堂奔向未來

 

文/李藹芬 
採訪諮詢/馬偕兒童醫院兼任主治醫師許瓊心.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一般醫學科主治醫師吳昌騰 
攝影/陳浡濬(德築攝影)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