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瓊心醫師 用一生守護早產兒.遠離天堂奔向未來

早產兒,在生命的最初需要特別的守護,讓原本命懸一線的處境能夠轉危為安,而這段過程中所需要付出的心力,有著外人難以想像的艱辛,但對新生兒科醫師而言,卻甘之如飴,因為他們知道,雖然每一個巴掌仙子的人生從插滿各種維生或監測儀器的管線開始,但只要好好救,孩子依舊擁有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就是這樣一份信念,讓許瓊心醫師將新生兒醫療當做一生志業,逾40年的行醫生涯就只為守護早產兒而努力!



即使沒有懷抱遠大的志向,而是聽媽媽的話考進醫學院就讀,卻在馬偕醫院實習時感受到「醫者」的使命,更在省立基隆醫院將近快一年的住院醫師生涯中,蓄積了當醫師的信心。


實現當兒科醫師的初心

本來沒有要當小兒科醫師的她,因為在實習時覺得「覺得小兒科離死亡很近」,可是在基隆醫院又發現「只要知道問題在哪裡,按部就班去治療,是可以把病人救回來的」,於是她立志要到小兒科行醫。時任馬偕小兒科主任的黃富源醫師是當時的主考官,從她的這番體認看到了許瓊心醫師的能力,更感受到她的堅定信仰與溫和真誠的態度而決定錄取,於是許瓊心醫師成了馬偕有史以來的第一位女醫師!

1978年,馬偕成立最早的新生兒加護病房(NICU),許瓊心醫師被派去克里夫蘭醫院受訓,隔年返台,開始撐起了照護早產兒的重責大任。在她不分晝夜、沒有平日假日之分的全心奉獻下,讓不知有多少狀況很危險的早產兒在鬼門關前被拉了回來,實現她為了「不想孩子離天堂很近」而當兒科醫師的初心,也打造出了馬偕早產兒醫療照護品質的金字招牌!

雖然許瓊心醫師任職馬偕醫院,卻也是深受外院許多醫師信賴的醫師。多年前,曾經聽聞一位某大醫院的婦產科主任希望將親友在該院所生的早產兒,能送到馬偕接受照顧,即使該院也有能力照顧早產兒,但他更相信馬偕。

 


手機永不關機.成為大家的靠山

許瓊心醫師照顧巴掌仙子可說用盡所有心力,先生曾這麼說,「自從太太當了兒科醫師後,家裡就沒有玩這件事了」;與家人的聚餐,總選在馬偕醫院附近的餐廳,為的是可以隨時趕回醫院;而她的手機一定是24小時開機,為了病人安全,只要住院醫師觀測到孩子有變化,隨時可以打電話找她,無須擔心被責罵,不可否認地,有些主治醫師下班後不太願意接住院醫師的電話,造成住院醫師怕挨罵,就算有疑問也不輕易打電話給主治醫師的情況,「可是不能讓狀況變得更嚴重再告知,手機就是拿來找人的啊」。

住院醫師找得到她,不算什麼,連病兒父母有需要,也能時時刻刻聯絡到許瓊心醫師,在照顧早產兒的路上,她就是大家最值得信賴的有力靠山!

 

攸關孩子生命.堅持到底

40年來,在馬偕NICU受到許瓊心醫師及團隊照顧的早產兒不知有多少,對家屬來說,雖然孩子住在加護病房的保溫箱,但有許瓊心醫師用專業治療孩子,還用暖心話語安慰每一位憂心如焚、徬徨無助的父母,即使身在醫院,卻有如他們的心靈避風港。

在新近出版《親愛的醫師媽媽》一書中,許瓊心醫師口述好多早產兒跟生命拔河的故事,為了讓這一群孩子能夠遠離天堂,身形瘦小的她展現了如巨人般的意志,「凡是跟孩子生命安危有關的事,都一定堅持到底」,她對醫療照護品質所做的堅持,讓自己被醫院同仁稱為「娘娘」,只要「娘娘有令」,大家莫敢不從。

這些「令」可能是出自醫療上的需求,但更多時候是出自人性關懷的細膩照護,如:幫孩子顧頭型,要求護理師每隔一段時間要讓孩子換邊睡;新生兒容易有胃食道逆流,規定餵完奶要抱半小時等,雖然團隊覺得這些要求有點「番」,可是都知道這是許瓊心醫師為孩子們好,也就盡全力達到要求。偶爾有人做不好,許瓊心醫師會發脾氣罵人,她說,「不是愛發脾氣,而是來自臨床的壓力,不能錯失可能救活孩子的機會」。可是經過這麼多年的磨合,整個團隊凝聚出了無比的向心力,更有著像家人般的情感!如今,大家也不再用「娘娘」這個稱號了,而是「許阿姨」。

許瓊心醫師未退休前,每天至少在醫院16小時;退休後,雖然掛「兼任」主治醫師,但一天待在醫院的時間仍高達8至10小時,實在是她不捨這一個個讓她牽腸掛肚的巴掌天使啊!

 
延伸閱讀

許瓊心醫師 心疼沒能長大的孩子.雞婆不讓故事就此結束

文/李藹芬 
採訪諮詢/馬偕兒童醫院兼任主治醫師許瓊心
攝影/陳浡濬(德築攝影)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