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親子生活> 家庭吃喝玩樂> 《墨雨雲間》姜若瑤不是壞,母親季淑然一句「為你好」,只是糖衣包裝下的毒,受傷的永遠都是孩子!

《墨雨雲間》姜若瑤不是壞,母親季淑然一句「為你好」,只是糖衣包裝下的毒,受傷的永遠都是孩子!

《墨雨雲間》雖然是一部古裝愛情劇,但是姜若瑤經歷了母親的毒性壓力,從一朵溫室花朵,蛻變成剛硬堅強的枝條,值得一看!

文章目錄

在《墨雨雲間》裡,最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每個人都有絕對的框架,除了薛芳菲跟肅國公有勇氣破框而出以外,其餘所有人都在框架內活著,而這些框架也影響了他們的選擇與判斷,因而造成了許多的悲劇。

或許有些人會認為這僅是時代的悲歌,但可能有些悲歌傳唱至今依舊流行,就像是姜若瑤跟母親季淑然彼此複製著傷痛一般。

母親給女兒高壓的愛,是窒息的

墨雨雲間

季淑然與父親的關係比起親情,更多的利益導向。在欠缺正常的父女關係之下,她顯然就花了相對多的關懷在與妹妹麗妃以及女兒之間的相處中,只可惜,不了解該如何接受愛的人,也很難給出健全的愛,季淑然給女兒的愛是高壓的,也就是現在大家常說的「直升機管教」。

而直升機父母一詞,最早出現在1969年出版的《Between Parent and Teenager》書中,裡面描寫到青少年抱怨他們的父母「像直升機一樣」盤旋在自己頭上。

季淑然之於姜若瑤就是如此,但在未有所覺的時候,姜若瑤也並不感覺自己就像操線木偶,若瑤享受著被安排好的一切,當時對她來說,或許也是幸福的。 然而,心理問題總是以極端的方式呈現出來後,才會被大家察覺到。

因此,當姜梨(薛芳菲)出現在姜家時,所有的平衡都崩蹋了,對姜若瑤來說她是真的怨恨了,不是幼稚、不是惡毒,而是很真誠地憤怒:原本美好的世界,因為你變成這樣!

過度保護的藉口,「都是為你好」

墨雨雲間

但,若瑤只是被季淑然用各種「都是為你好」過度保護著,並不是邪惡到無可救藥,因此她醒悟過來之後,她的憤怒就轉移了。當姜梨問出:「姜若瑤,你好好的想清楚,真正的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若瑤兩行清淚的回應:「根本沒人在乎,真正的姜若瑤,是什麼樣的。」

在《情感暴力》一書中提到,施暴者通常會用道德制高點作為施暴的掩飾,合理化自己的施暴行為。通常,施暴者也可能以「犧牲者」、「付出者」自居,進行所謂「善意的操控」。

「母親,從小到大,你做的那些事情有沒有想過我是否想要,八歲那年,父親要帶我去遊玩,你說女孩子家不宜過早拋頭露面;十歲那年,你逼我練琴,手指流血結痂也不放過;十二歲那年,我生病,你逼我喝藥,不喝,就讓孫媽媽灌我;就連和姜梨訂親的人改成是我,也不曾問我是否想要。」

當女兒哭著、跪著說出這些痛苦的時候,季淑然卻只淡淡一句:「那你還不是愛得死去活來的?」意思其實就是:我總是對的、你什麼都不懂、我都是為你好。某方面來說,季淑然沒有覺得女兒是獨立的個體。

因此,當若瑤堅定地看著季淑然眼睛說出:「是!雖然是你強逼的選擇,但我喜歡他,我不怨你,可我已經付出了足夠的代價。所以從今往後,我要依照自己的心意做事。」

世代複製的毒性壓力

墨雨雲間

姜若瑤這個角色,絕對是在《墨雨雲間》中最讓我喜歡的部分,從任性天真的溫室花朵,成長到有骨有韌勁的枝條,整個成長曲線以及幅度都相當符合人性,也讓人有共鳴。

於是,當若瑤被下藥昏迷醒來之後,得知自己又入了母親季淑然的局中時,就更能理解她的崩潰了:「她有愛過我嗎?她有一點點愧疚嗎?」

這是姜若瑤對季淑然說過的一句話,但同時也是季淑然想要對自己父親說的,以腦神經科學來說,在父母情緒傷害下長大的孩子,大腦也會因此而改變。若這個孩子在成長過程中不斷接受到這種「毒性壓力」,長大後可能會不自覺地將同樣的傷害「循環」傳給下一代。

糖衣包裝下的毒,受傷往往是孩子

墨雨雲間

所以 ,這種單方面的「為你好」的想法,因此代代相傳下來了,事實上,在「為你好」的糖衣包裝下,受傷的永遠都是他們想要幫助的人。因為這樣的愛,反而更讓人沒有安全感,心中總是疑惑:你對我的愛是否都是有條件的?我要夠乖、夠好、夠優秀才值得被愛?

而這樣世代複製的毒性壓力,其實也是筆者身邊朋友正在經歷的,童年、原生家庭帶來的傷痛總是需要需多時間癒合,往往承認自己有受到傷害,是第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幸好若瑤覺醒了,光是這一點就足夠值得掌聲了。

《墨雨雲間》雖然是一部古裝愛情劇,男女主角都很棒,但其實筆者私心反而都被配角吸引走,許多情感其實真的都相當當代,長公主的瘋、沈玉容的受害者角色成癮、姜若瑤經歷的毒性壓力……真的都相當值得一看啊!

文轉載自 小資媽媽今天也很厭世的追劇

積會員Q幣,天天換好禮👇

 延伸閱讀

《背著善宰跑》浪漫大結局!看完無不被邊佑錫圈粉,還沒看的人一次追滿超幸福

《玫瑰的故事》劉亦菲詮釋現代女性愛情觀與婚姻觀,選擇自己所愛,也初次當母親,堅持追求想要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