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王牌名人> 駐站專家> 家事分工不均,情緒勞動失衡帶來的後果

家事分工不均,情緒勞動失衡帶來的後果

我必須承認,我的心裡還是有~~身為媽媽跟太太,『居然』拋夫棄子去追尋自己的夢想~~那一個幽微的聲音,像鬼魂一樣潛藏在內心深處,牽動著那根罪惡感的神經,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再抱怨。然後我就在要挖他起來做家事,還是明天等他做,還是現在我自己來之間掙扎,感覺每個選擇都不好。挖他起來做家事有點太過分了,顯得我恩將仇報,而且就算挖起來,結局也是吵架,因為很愛睏的時候被叫起來做家事真的很痛苦。
家事分工不均

  在我還沒有擱置留學夢的那段時間,有認真去補了一陣子 GRE。那時候嗨嗨還很小,一歲多而已,完全不可控的半獸人。我十點多補完習打開家門,客廳經常是呈現炸開的畫面。我記得某天晚上回到家,『又』看到客廳炸開,然後臥室裡的一大一小已經熟睡,又沒人做家事了…
 
  我氣不打一處來:「為什麼什麼家事都要留給我?我跟小孩自己一個人在家的話,這些家事我也都不會留給你啊?為什麼你不搞定又是要我回來做家事?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嗎?」不過.. 我心裡也有一個聲音在說:「啊,算了啦,他已經自己顧小孩一個晚上了,而且他已經很支持我的夢想了,那個某某男連自己帶小孩都做不到了,他已經比某某男好多了。」
 
  我必須承認,我的心裡還是有~~身為媽媽跟太太,『居然』拋夫棄子去追尋自己的夢想~~那一個幽微的聲音,像鬼魂一樣潛藏在內心深處,牽動著那根罪惡感的神經,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再抱怨。然後我就在要挖他起來做家事,還是明天等他做,還是現在我自己來之間掙扎,感覺每個選擇都不好。挖他起來做家事有點太過分了,顯得我恩將仇報,而且就算挖起來,結局也是吵架,因為很愛睏的時候被叫起來做家事真的很痛苦。所以這個方法不行,單純就是我發洩情緒自己爽,太壞了一點也沒有建設性。 
 
面對雜亂空間的女子
(面對雜亂空間的女子|圖:Pexels / @cottonbro)

消化情緒與維持親切愉快本身,就是情緒勞動

  那明天等他自己做家事呢?怎麼可能,想也知道明天早上一醒來,豁達的他眼睛裡面可能還是沒有看到地上桌上的這些東西,我忍耐著等待多久,很有可能我就會生悶氣多久,因為需要環境整齊才會心裡舒適的是我,他在這樣的客廳裡生活依然是相當自在。所以這個等他做家事的方法也不行,我會內傷。那就只剩下現在自己把家事做一做,但這個辦法也太讓人不甘心了。於是最後,我收了客廳,還做了before跟after的照片,外加了一些俏皮的貼圖以及幾句揶揄的話,希望這種稍帶挖苦的幽默,可以讓他接收到我希望回家客廳是長這樣,能夠一起把家事分工好,省略吵架的部份。
 
  我想要從這裡來談一個重要的點。那就是,為什麼說Gemma Hartley在《拒絕失衡的「情緒勞動」》這本書裡,將這些經驗,標定為「情緒」勞動的失衡?家事分工就家事分工,幹嘛還加個「情緒」?
 
  其中一個原因是,家庭中的勞動,不只是家事的「身體勞動」本身。「家庭管理」其實是背後更大的一部分,像行政人員一樣安排聯絡、像公關行銷一樣規劃預想、像倉管人員一樣留意進存銷、像專案管理人員一樣排程檢核。你仔細想想就會發現,一個家庭的運作其實有很多這樣的無形勞動,而且它耗費了大量心神。另外一個原因是,家事分工沒做好,「失衡」的本身,就會產生很多你要努力消化的「情緒」。就像我那天晚上回家後的整個內在過程,其實有很多的力氣都是在消化情緒。
 
  有很多情境可能都會帶來情緒,不確定該怎麼辦卻只能自己做決定的時候,會焦慮或是無助。感覺只有自己會在乎沒有人會幫你的時候,會覺得孤單。你做了計畫結果卻不如預期的時候,會有挫敗感,這些都是情緒、都是精神上的壓力。當你決定要為家事分工不均而抗議、要對方多做一點,告訴他他應該去泡奶跟換尿布,卻看到他冷熱水比例加錯、奶粉蓋打開就不蓋回去放在桌上等著受潮、尿布換了就整包好好地放在嬰兒床上,到底………..。
 
  結果他做了家事後你一樣是很不爽,然後他問你:你到底在不爽什麼?不做家事你也不爽!做了家事你也不爽!然後你講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因為他說的也沒錯,但是你真的氣死了。每一件這樣的小事堆疊,你也許不會事事發火,因為你不想給小孩心理創傷老是在看大人吵架,因為你不想破壞關係,但你那條理智線會總是在瞬間斷裂的邊緣,因為你的爆炸從來不是只因為那件「瑣事」,而是一種沒完沒了的「狀態」。
 
  有時也不只是生氣而已,想到一吵起來又是兩個小時講也講不清的爛帳,想到一吵起來你會開始後悔結婚、後悔生小孩,你就累了。你得要消化情緒,若無其事繼續親切地跟孩子說話,讓孩子愉快。你得要消化情緒,盡可能跟另一半好好溝通,讓另一半愉快。你得要消化情緒,因為日子要過下去,要找個方法讓自己愉快。這每一樁,都是情緒。消化情緒與維持親切愉快本身,就是情緒勞動。
 
為家事分工不均而苦惱的女子
(為家事分工不均而苦惱的女子|圖:Pexels / @cottonbro)

那同志伴侶的育兒生活長什麼樣子呢?

沒有了框架的男主外、女主內,沒有了不知不覺地媽媽就該是家事的主責、爸爸就只是幫手,我們可否在他們的經驗裡,看到一些腦力激盪,看到一些新的可能性?

-------------------
衍伸閱讀:圍爸喵爸的親子日常 – 家庭情緒勞動不失衡
-------------------
 
讀著圍爸和喵爸的經驗,我意識到,因為他們是同樣的性別,那些男人應如何、女人應如何的有形無形影響相對很少,所以他們在育兒生活中運作的家事分工邏輯,好像更單純地落到了:誰擅長做什麼?誰喜歡做什麼?誰受不了了?那就誰做。不過,這樣的家事分工邏輯還是有它可能出問題的地方。因為,哪有那麼剛好,你喜歡的你擅長的家事,跟我喜歡的我擅長的家事,嘟嘟好可以互補!加起來不多不少可以一人差不多一半!不管是異性戀家庭還是同志家庭,很有可能一個人家事做得比較多、一個人做的家事比較少才是常態,差別只是在於,這種「一個多、一個少」的情況有多嚴重,以及能不能輪流。如果只是能者多勞,比較有能的那一個真的會很想哭,因為能做、擅長做,不必然代表喜歡做、享受做家事啊!如果只是誰看不下去、誰在意就誰做家事,ㄟ那現在是在不眨眼比賽?還是誰先笑誰先罰一杯嗎?比較容易受不了的那個,真的會心很累。

圍爸在他分享裡問我,情緒勞動失衡對妳們的關係有著什麼樣的影響呢?

  我記得剛把孩子從月子中心帶回家的時候,情緒勞動的失衡就像一輛高速列車一樣駛來,當時的我就這樣被火車輾過,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知道怎麼去標定這些經驗,我只是經常感到非常憤怒、孤獨、困惑、疲倦。我知道有很多異性戀的女性主要照顧者,可能經驗跟我很接近,在這種震驚和強烈的失落感裡,真的很難不在腦海裡偶爾閃過這樣的念頭:「結婚、生子,這個決定是不是做錯了?」

圍爸也問我,在溝通情緒勞動失衡的經驗中,什麼是對妳來說是最困難的?

  我自己的經驗和Gemma Hartley在《拒絕失衡的「情緒勞動」》所描述的,有一部分是吻合的,我也認為情緒勞動的分攤與失衡,是與「性別」緊緊相扣的。在異性戀伴侶之間,很多的擅長不擅長、喜歡不喜歡、受得了受不了,並不只是兩個個體單純的差異而已,更多的是生理上的性別身體經驗、和社會文化上的性別意識型態所創造出來的差異。女生從小被要求的和男生被要求的不一樣,胸部/子宮/陰道長在女生身上而嬰兒又跟這些身體器官緊緊貼合,社會文化洗腦我們男人要陽剛和不拘小節才帥才有吸引力、女人要體貼溫柔才可愛才是好太太好媽媽……。
 
  我們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活在裡面然後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而圍爸他們的經驗裡,是沒有這種「性別」的框架的!他說,他們都是爸爸,他們也都是媽媽,所以他在情況不平衡,家事分工不均,情緒勞動失衡的時候,想的是我可以為對方做什麼,讓對方輕鬆一點?我可以怎麼樣,讓我們變得更平衡?我是不是少做了什麼或是做錯了什麼,所以小孩黏對方不黏我?重點,在於他們一直在努力不要讓「失衡」變成「固定的生活樣式」,而不只是用能力和喜好來區分誰做什麼這一點而已。
 
  也就是圍爸寫到的:「所謂『性別意識形態』,分為『鞏固』及『拆解』異性戀父權體制的兩種性別意識形態。我想,在這兩者間,我們沒有選擇,唯有『拆解』與不斷調整,我們才有辦法存活下去,並維持著這個痛苦並幸福著的家庭生活。」最珍貴的,是他們不停在滾動式「拆解」情緒勞動的失衡。而在我的經驗裡,最困難的是,就算我們想要拆解,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另一半,都會不自覺地,一直去「鞏固」情緒勞動的失衡。
 
  對,你沒看錯,鞏固。異性戀的夫妻,不論是社會文化、外在環境、其他家庭成員、還是夫妻雙方,其實都不知不覺做了非常多的事情,在「鞏固」這種情緒勞動失衡的現象。

 

 

 

一位專長於伴侶治療的心理師,對於陪伴育兒中的伴侶去面對新生兒帶來的水深火熱和親密關係的走鐘,有高度的熱忱。孩子應該是愛的拓展和祝福,不應該是愛情的墳墓。
專長:婚姻/伴侶諮商,情緒議題,性別議題。

👌本文由【High媽】授權,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facebook:High媽。心理師

看更多心理師-High媽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