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產百科 生產相關

【母親群像】「再不剖就來不及了!到時要救媽媽還是救小孩?」 子癇前症媽媽,心有餘悸的產前產後21天

儘管該做的檢查都做了,艾波還是因為子癲前症而提前生下了孩子。高危險姙娠的警訊,媽媽們必須細心留意與勇敢面對。

在產檯上生下小孩後,媽媽最期待的,就是第一眼看到出生的孩子,把它放在胸脯上,享受第一次的親密時光了!但是對於高危險姙娠早產的媽媽艾波來說,這卻是一個不簡單的心願。

在艾波的IG上,有一張她拿著紅色康乃馨的照片,那是她度過孩子出生之後第九天,也是她第一個母親節。然而照片中的她,卻紅著眼眶,因為高危險姙娠,孩子在33周的時候就出生了,生出來小小一個,才1690公克。而又因為疫情,她只能在門外個著空氣對孩子喊話,而無法見上一面。

母親節這天一早,她在月中擠完奶,孩子的爸拿出卡片與康乃馨簡單的幾句話,但字字句句都觸動產婦的敏感淚腺。


哪個媽媽會料得到,自己是高危險姙娠呢?

其實,這個寶貝Mumu,是艾波的第二胎。「第一胎因為胎盤萎縮,一場大出血流掉了小孩,那陣子跟自己過不去,後來懷孕了,也等十周比較穩定之後,才敢跟家人說。」

懷孕時,該做的產檢她都做了:唐氏症、頸部透明帶、子癲前症檢查、早產風險評估……通通都是低風險,彼時她沉浸在懷孕的喜悅中,即使有種種線索,艾波都還是樂觀地認為,孩子會在肚子裡順利長大,不覺得自己會早產。

「其實20幾周照高層次時,醫師就有說,我的臍帶到動脈阻力偏大。但因為動脈有兩條,一條比較塞,一條正常,所以每次詢問醫師,醫師都說沒關係。而測姙娠糖尿的時候,第一次我也沒有通過,但我也告訴自己,只要好好控制糖分,就可以保持在安全範圍。」

但是在懷孕32周左右,她夜晚睡眠愈來愈不舒服,再過一周,血壓竟然飆到了160多。

「醫生提醒我,孩子有可能會提早生出來。但我心想:是我聽錯了媽?寶寶還這麼小,不到1700克!」

於是,她開始一邊吃東西追體重,一邊吃著降血壓藥。心裡祈禱著,孩子可以健康撐到足月。

有一天洗澡出來,她頭暈到幾乎倒地:「我的血壓一直降下不來,大約在170-180左右,趕忙去掛急診,當時我的血壓到了190。驗尿竟然出現尿蛋白!

原來,是因為懷孕賀爾蒙變化非常快,腎臟受到攻擊。醫生告訴她:現在立刻要生!

「子癇前症」為孕婦死因前三名!高齡、高血壓、肥胖都可能是高危險群

毫無心理準備!以為急診卻進手術房

這時值班醫師診斷為「嚴重子癲前症」表示必須立刻剖腹且必須立即轉診到長庚, 艾波當下聽到醫師如此宣布,嚇到全身不斷顫抖。我不是只是來急診室降血壓嗎?怎麼就要生了?!寶寶還這麼小,生出來健康嗎?

連待產包都沒有帶的她,就在這一頭霧水之中,被醫師開了轉診單,要他們以最快速度抵達長庚。
到了醫院,她的血壓已經直上200,被警衛人員指引直接安排進入待產室。一番例行問診後,護士給了她一個床位ㄧ個便盆,要她即刻起絕對臥床,吃喝拉撒都不能下床。

她充滿疑惑地躺在病床上,聽著主治醫生前來解釋治療方向,同時間,大概有三、五個醫護人員開始在她手上打上點滴、肺泡針,肚子綁上監控胎心及宮縮頻率、手臂綁上血壓機每十分鐘量一次……

醫師說她已經在癲癇得邊緣了,一旦發生癲癇,孕婦和寶寶都會缺氧!

降血壓藥,吃了一顆又一顆,再打上抗癲癇的藥(硫化鎂),在這麼多用藥之下,艾波開始產生副作用,全身發熱、昏昏沉沉,眼睛幾乎快要睜不開,睡一覺起來,她的血壓稍微回穩到160左右,護士終於把硫化美劑量調低,同時把握時間把三劑肺泡針打完。
子癇前症為孕婦死因第一名!檢視自己是否存在7大危險因子,第一孕期別忘了接受篩檢!


再不剖,就來不及了!

狀況穩定下來之後,我還天真地想,回家安胎到36周,再按原定算命老師看好的日子,來醫院剖腹就好了!沒想到,現實跟我想得不一樣。醫師安排我晚上開刀剖腹,因為若不這麼做,風險就會一直存在。

捨不得孩子未足月生產的艾波,一直不放棄地問醫師:難道不可以安胎嗎?最後醫師沒好氣地說:如果不生,你就回家。」他語重心長:「如果腎臟肝臟心臟受到攻擊衰竭,到時電視上的情節就會上演:你要救媽媽還是救小孩?

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艾波只好簽下手術同意書。在那樣急迫的狀況下,負面情緒油然而生。她無法阻止自己往最壞的狀況想,甚至想得很遠:雖然很不舒服,我還是自己簽下手術同意書。因為我擔心,我會不會過不去這個坎?如果我發生什麼事,老公會不會很自責?所以我希望自己承擔。

在待產室,她的眼淚不停留下來,簽完同意書,她迅速地被推進手術室,連再見都來不及說。 

哭著進行剖腹手術

進入手術室下半身麻醉後,不知道是手術室太冰冷,還是太過緊張,艾波全身不停的顫抖,感受著醫師的手在肚皮裏頭拉扯著,隱約中,她感覺整個手術室的氛圍不太對勁,肚皮的拉扯感也更劇烈了,麻醉師讓艾波全身麻醉。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模模糊糊地,她在睡眠中聽到嬰兒的哭聲。

我記得我很奮力地想要張開眼睛看一眼,但張不開,再試圖用力地抬起頭,但頭好暈、好想吐。當時,我就像醉漢一樣在手術室裡吵鬧,喊著:我的寶寶健康嗎?寶寶還好嗎?我要看一眼!負責寶寶照護的小兒科醫生把Mumu抱到我臉旁邊,但當時我麻醉未退,雙眼也一直對不到焦,內心的各種情緒跟激動,讓我再也壓抑不住淚水,一路哭到傷口縫合完成,推出手術室。


母奶是唯一的連結,母愛力量大

因為疫情,再加上早產,孩子出生後身上插管待在保溫箱,第21天,艾波才有機會看到寶寶。在這中間,艾波根本不知道孩子長怎麼樣了?狀況好不好?只能每天打電話問護士:今天孩子體重多少?黃疸指數如何?每天追蹤她的呼吸狀況。

「那段時間真的很難熬!因為生產後錯過啟動身體哺乳機制的黃金時間,所以剛開始,我的母奶非常少。但即使一天只能硬擠出15CC.,我還是堅持擠奶,送到加護病房外,因為那份母奶是我跟她唯一連結。擠奶時我抱著一個信念:寶寶喝了這母奶,身體會更好。我一邊擠著一邊很瓊瑤式地喊話:你要加油!』」

第一次探望孩子時,艾波永遠忘不了:她輕輕喊著女兒的名字,說:「Mumu,媽媽來看你了!」女兒竟然在這一刻張開了眼睛!她第一次感受到,母女連心。

等21天後,第一次可以跟孩子近距離接觸,護理師事先提醒:「妹妹一直哭你可能進去會聽到她的哭聲很大聲、很生氣。

但當艾波走過去,Mumu便停止了哭泣,安靜地像個天使。彷彿知道:媽媽來了!

現在想來,這真是一段驚險的旅程。艾波在約莫29週開始全身性水腫,32週到33週就診抽血,驗中晚期子癲前症暨胎盤功能,而33周左右便急診入院,再兩天就生產。

子癲前症一旦發生最好的治療方式就是「生產」,且最晚在34週前必須生產。這都是她之前沒有心理準備的!

現在,孩子已經出生三個多月,一天天健康長大了現在回想都還是心有餘悸。彷彿昨天才剛發生不久的事情,無論用哪一種方式生產,女人生小孩真的都是拿命在拼的!還好一切都走過來了,現在能真真實實的把Mumu抱在手上,抱在懷裡才是最踏實的幸福。

她也提醒有高危險姙娠風險的媽咪:懷孕的過程真的要提高敏感度,不能全仰賴過往的檢查結果,身體給的訊號才是最真實的警告。

這個不簡單的生命、不容易的生產過程,讓她變得更勇敢。勇敢面對每一次的警訊和挑戰,變成一個更堅強的母親。
Tiffany子癇前症為母則強!感謝毛加恩呵護照顧,安胎中見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