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醫檢師1歲兒開刀卻無法陪伴,「孩子最需要我的時候缺席,讓我覺得我沒辦法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

每天要面對超多化驗檢體,不少醫檢師表示,這次新冠肺炎是他們從業以來最大的工作量!

    5月初,國內疫情爆發社區感染,且急劇升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台灣不再是世界的平行宇宙,對各行各業來說考驗接踵而至。而醫護人員在尚未爆發前,就早已是令人敬佩的第一線人員,而現在疫情爆發,醫檢師們為了揪出病毒、傳播鏈,化驗突然爆量的檢體,各個都加班、三餐不正常。

    台中榮總發生讓人鼻酸的消息,一位醫檢師媽媽因為堅守崗位,處理、化驗病毒檢體,連寶貝幼子動手術都無法陪伴,只能偷偷的躲在廁所看著孩子術後手上包著紗布、掛著點滴的照片哭泣。

 

兒子1歲進手術術,卻無法陪伴在旁

    因為我的工作,沒有辦法陪伴我的孩子,特別是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他進手術室後,讓我覺得我沒辦法做好一個母親的角色。」台中榮總醫檢師李佳蓉哽咽訴說自己的心情。

    年僅1歲10個月大的兒子,因先天性板機指得進行手術,但李醫檢師因為疫情爆發得和夥伴輪班才能消化掉大量的檢體,無法在手術室陪伴兒子,身為一位媽媽她的心境可想而知會有多自責,但她也只能忍淚堅守崗位。而孩子手術結束後,她擔心自己身上很髒有許多病菌,即便已經做好萬全的消毒工作,仍選擇保持距離看看孩子們,她坦言,在母親這個角色上,自己對小孩有很大的愧疚、歉疚感。

 

媽媽擦感眼淚繼續工作,工作量幾乎是平常的10倍,4人一組不停機作業

    「其實那一天,我很想陪兒子去,可是我沒有辦法,爸爸有傳兒子的照片給我時,我自己一個人躲在廁所裡面哭。醫檢師是屬於守門員的角色,包括醫師、護理師把這些檢體送到我們檢驗室來,我們就是做最後一道把關的動作,所以需要非常大量的專注力在工作上。哭完之後,我一樣把眼淚擦乾,繼續回到我的工作崗位。」

    一般人也許不知道疫情爆發後,醫檢師的工作量究竟變多大,平時要處理量檢體量40到50支左右,疫情爆發後,現在每天要處理的件數高達4、500,幾乎是平常作業的10倍!

    即便如此,醫檢師仍說自己很開心擔任這份職業,也很喜歡工作的團隊,深知在疫情爆發後,會害怕是人的正常心理反應,但團隊中的每一個人,都堅守崗位沒有人臨陣脫逃,這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心是聚在一起的。團結、互相支持的精神,讓李醫檢師很為他們病毒室的團隊感到驕傲。謝謝這些醫檢師為這社會做的努力與犧牲。


(延伸閱讀:護理師自願照顧新冠患者,6歲雙胞胎兒子畫下想念送媽媽,她淚崩:我會更勇敢
(延伸閱讀:消毒化學兵25天沒回家、錯過妻子生產、孩子收涎,「國家國民需要我們,必定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