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產百科 生產相關

生產忍痛觀念要升級!做好疼痛管理.產婦也能優雅生產,不再唉唉叫

時代不斷在進步,很多觀念已有所改變!過往的「忍痛是美德」,早已被「免於疼痛是一種基本人權」所取代。因此,生產時,自然產選擇「減痛分娩」的產婦愈來愈多,剖腹產後使用「病患自控式止痛」的產婦也不少,就是想在最需要以好心情迎接小生命的時候,拒絕讓疼痛主宰了所有情緒。


     相信每個人都有歷經疼痛的時候,不管是大病小病,只要讓人感到疼痛,平常鬥志再怎麼昂揚的人,也會萌生一切了無生趣的厭世感,甚至痛到精神陷入恍惚中,出現自己就要「往生」的恐慌。然而,一旦解除疼痛,整個人好像又重新活過來一樣,展現充沛的活力。中山醫院副院長暨生殖醫學中心負責人李世明醫師指出,世界衛生組織(WHO)早在1990年,宣布「免於疼痛是一種基本人權」,人們有免於受疼痛之苦的權利。

 

忍痛觀念已被翻轉不必忍

     WHO建議醫療人員在臨床醫療上,除了過去將體溫、脈搏、呼吸、血壓等四個視為生命徵象的指標,須常規性的監測外,更應把疼痛視為第五個生命徵象,並納入常規性的評估及給予適當的處理。畢竟疼痛的感覺實在太折磨人了,不只令人難以忍受,有時還能把人折騰到完全沒有求生欲。

     病與痛相依相生,然而,生產過程不是病,卻又必須歷經一段疼痛的過程,不論是自然產或剖腹產,都有無可避免要承受的疼痛!過往,老一輩的觀念無不是「生孩子就是這樣啊,忍耐一下就好了」,將生產時的疼痛視為必然,如今,卻已在「疼痛不必忍受」的觀念中翻轉。

     李世明醫師指出,「疼痛是主觀的,每個人對疼痛的忍受度有所不同,產程進行時,如果感受到子宮收縮引起疼痛的感覺,可透過方法改變感覺,又不影響子宮收縮的進行,這就是減痛分娩的運用價值」。

     他補充,減痛分娩的存在已有相當時日,不過,早期卻未受到產婦的青睞,主要是被不正確的傳言所影響,如:會影響產程的進行、打在龍骨上對身體不好,日後容易有腰痠背痛的問題等,「但實證醫學證實,打減痛分娩並不會引起腰痠背痛;至於對產程的進行若有影響時,可透過使用催生藥物改善」,加上止痛藥物的不斷精進,「如今,生第一胎的產婦有9成以上,會主動詢問是否有提供減痛分娩的服務」。

 


痛不欲「生」影響生下一胎的意願

     行醫40年的李世明醫師,回憶剛在產房服務的情景,那是個「多產」的年代,待產室就像個大通鋪,一床挨著一床,床與床之間僅用簾子隔開,「只要有3位產婦待產,每隔3分鐘,就有一人發出受不了痛而發出呻吟聲,就這麼一位換一位,根本沒有中斷的時候,人一多,聲音更是此起彼落,相當熱鬧」。他笑說,當時的產房非常忙碌,隨時都有人待產、生小孩,他們累到只要有空檔就能睡一下,完全不受這些聲音干擾。

     當然,痛感十足的產婦,不只唉唉叫,他說,有的產婦痛到失控地對著老公「連環開罵」,不然就是把老公的手抓到烏青一片,對老公來說,也是一種「折磨」,可是這些都比不上產婦要承受疼痛所帶來的緊張恐懼,對身心造成莫大的傷害,甚至產生創傷,不願再生第二胎;也可能在歷經與疼痛的搏鬥後,耗盡體力,因筋疲力竭而在最後的用力「功虧一簣」,最後必須靠器械的輔助,才能順利迎接小生命,有時,更是不得不送進手術房「吃全餐」。

     由於自然產必須歷經這樣一段疼痛的過程,讓不少怕痛的產婦卻步,寧可剖腹產,也不要自然產,「一度讓剖腹產率提高了不少」,不過,隨著產婦對減痛分娩的使用度日益提高,讓原本擔心無法承受疼痛的產婦,也能有信心面對自然產。

     李世明醫師表示,善用減痛分娩,可降低並不必要的剖腹產率,也讓更多的寶寶從自然產中獲得許多好處,「經過產道的擠壓,有助增進胎兒出生後的呼吸、代謝與免疫等功能,也提供觸覺和本體感的經驗和學習,可為日後的感覺統合扎下良好根基,並降低觸覺防禦性反應過度所引起的情緒發展問題」。

     同時,胎兒進入媽媽的產道後,接觸了正常菌叢(好菌),然後,在口、鼻、上呼吸道與腸道滋生好菌,進而提供保護作用給胎兒。好菌多,可以刺激寶寶正常免疫力的運作;加上寶寶本身也會產生荷爾蒙與免疫力,共同增加了抵抗力。

 

使用了減痛分娩,就真的不會痛了嗎?

     疼痛的感覺很主觀,若依據疼痛量表從1到10分為產痛打分數,可拿到「滿分10分」的殊榮,李世明醫師說,「使用減痛分娩,並無法達到完全無痛的感覺,但能減輕疼痛約七至八成以上,即從10分的疼痛降到1、2分,從『無法忍受的痛』到『一點點的痛』,對產婦來說就有很大的差別。第一胎沒用,第二胎有用的話,更是極為有感」。

     不過,他表示,疼痛效果好不好,也與麻醉科醫師施打的習慣(打在第三、四節或第四、五節)、技巧、使用的針劑配方、管路位置有關,若止痛效果不理想時,可能要重新放置,或產婦適度改變姿勢。

 

不同階段的疼痛管理

     李世明醫師強調,「疼痛可以忍受,但不需要忍耐」,自然產的痛來自子宮收縮所引起,產程與產後都會痛;剖腹產則在產後同時承受子宮收縮與傷口的疼痛,而這些痛都可透過疼痛管理加以控制。

.自然產待產時

     目前的施打時機為「產婦覺得痛就打」,不再受限「子宮頸開3公分以上,感到劇痛」的古早規定。李世明醫師以該院收住院的標準為例,「確認有10分鐘1次的規律陣痛,子宮頸變軟變薄,就會收住院。由於變薄變軟的子宮頸很快就會打開,只要覺得痛,就可請麻醉科醫師施行減痛分娩。

     他表示,疼痛控制也是能超前部署的,「在還沒痛之前,先架好給藥的管路,感到疼痛時,只要加藥即可」,畢竟麻醉科人力有限,有時難免無法因應隨時都有產婦要打減痛分娩的要求,「趁著人力相對充足的時候,先幫產婦放好給藥的導管,就不用擔心產婦覺得痛想打時,卻派不出麻醉人力提供服務,尤其是半夜時分,因此,晚上10點前,已在院待產的產婦若確定要打減痛分娩,多在還沒感覺很痛的時候,先把管路放好」。

     麻醉科醫師會選擇背後第三、四腰椎或第四、五腰椎間施行硬脊膜外注射,注射方法是:先注射局部麻醉藥物,再將一根細導管送入硬脊膜外腔,之後,透過導管連接注射控制器,將局部麻醉劑或其他止痛藥物送進這個位置,即可發揮減痛的效果。他補充,「萬一之後不得不進行剖腹產,可透過導管注射不同的麻醉藥物,施以半身腰椎麻醉。術後並可以經由硬脊膜外留置管做術後止痛」。



.自然產產後

     產後的子宮收縮引起的疼痛,也是夠折騰人的,這時,會透過口服或點滴給予止痛藥物,也可選擇自費施打效期長達7天的長效止痛針(肌肉注射),緩解疼痛帶來的不適感。

.剖腹產產後

     當麻醉藥物逐漸退去,開刀傷口的疼痛也足以撕心裂肺的,再加上子宮收縮引起的痛,雙重夾擊,很難不讓人痛到抓狂,李世明醫師表示,在「術後加速康復(Enhanced Recovery After Surgery, ERAS)」療程中,免於疼痛也是重要的一環。「若能有效控制術後疼痛,產婦可在第二天下床活動,多走動可預防腸道沾黏,腸胃的蠕動也會比較好,讓媽咪加速排,並能拔除尿管,幫助早日復原,也能提早與寶寶有更多的互動,增進親子關係」。

     關於剖腹生產後的術後止痛方式,除了傳統產婦反映疼痛時,由護理人員轉達主治醫師,再遵照醫囑,透過口服、點滴或肌肉注射給予止痛藥物外,產婦也可視個人狀況,自費選擇以下止痛方式:

     1.自控式止痛:事先在止痛藥專用幫浦設定給藥的劑量與頻率,當產婦感到疼痛,只要自行按鈕,藥物即可自動進入人體,藉由持續給予少量藥物,維持血液中的藥物恆定性,更能發揮止痛效果,使用時間約在術後三天內。必要時,再加健保給付的非類固醇止痛藥。給藥途徑有二:

     .靜脈病患自控式止痛:在術後恢復室完成點滴自控式止痛的安裝,並觀察藥物效果。

     .硬脊膜外病患自控式止痛:如果原本自然產打上的減痛分娩,後來改為剖腹產,術後即可利用原有的管路給予止痛藥物。或是在執行脊椎麻醉時,建立管路,做為術後止痛藥給藥的途徑。

     2.半身麻醉時,麻醉科醫師可同時注射自費的術後止痛劑到脊髓腔中,讓產婦在術後24小時內比較沒有疼痛感。

     3.7日長效止痛針:術前予以肌肉注射一針,止痛效果可長達7天。「若止痛效果未如人意時,再補一些輕微的止痛藥物」。

     李世明醫師指出,常用止痛藥有嗎啡類止痛藥與非類固醇性抗發炎止痛藥,「產後止痛較常使用不含嗎啡類的止痛藥,避免影響腸胃蠕動,增加排尿排便的困難」。


 

疼痛控制好.優雅生產還能剪臍帶

     李世明醫師表示,選用減痛分娩可降低待產時的疼痛感,讓產婦對於生孩子不再抱持恐懼的心理,而能用輕鬆愉快的心情面對不知會持續多久的產程,「現在有不少產婦待產時,把自己打扮美美的,用優雅的模樣等待生產,跟過往那種歷經產痛折騰後,臉部呈現扭曲的痛苦表情大不相同」。

     對自然產的產婦來說,不用把精神力氣耗在忍受產痛,「在寶寶出生的時候,還能親手幫寶寶剪斷臍帶,讓這一瞬間更具有紀念意義,當然,後續也能進行產後立即親子肌膚接觸」;至於剖腹產的產婦在做好術後止痛的狀況下,也能以更好的精神狀況,與寶寶有更多的接觸,這對於順利哺乳極有幫助」!

     李世明醫師建議,孕媽咪不妨在產前跟醫護人員討論生產計畫書,不只針對待產時的各項處置做不做,也能就疼痛管理多加討論,以建立共識,讓此次產程進行得更順利,「也能提高生下一胎的意願」!

 

使用減痛分娩有哪些禁忌?

     李世明醫師表示,不適合做減痛分娩的情況包括:無法配合姿勢擺位、凝血功能異常、使用抗凝血藥物、背部曾經施行手術、急性中樞神經系統病變、脊椎側彎等。另外,BMI過胖的產婦,可能增加下針的難度,「事前都會透過麻醉評估,了解產婦狀況,即使不適合打減痛分娩,也能使用其他方式減少疼痛感」。

     他補充,請產婦善盡告知責任,將過去的病史、使用藥物是否有出現過敏等,儘可能詳加告知醫護人員,以評估適合使用哪些止痛藥物,在安全用藥的狀況下發揮止痛效果,讓產婦能在「無痛無憂」的狀態下,揮別生產所帶來的「慘痛」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