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 母親群像】當我在公司的時候,孩子好嗎?福福好執行長洪佳吟:創業路上,你不能覺得自己虧欠誰

身為執行長以及媽媽兩種身分,洪佳吟每天煮三餐、接小孩下課,但需要老公、家人幫忙的時候,她也心安理得。 想要兼顧家庭與媽媽角色,你不能成天揹負著罪惡感。如此你才能找到媽媽與自我間的平衡。

身為無後援的媽媽,要怎麼做好時間管理、自我管理,並找到生活平衡的方法呢?快來聽文創CEO-洪佳吟怎麼說!
精彩的節目內容,請點擊收聽👇

福福好執行長洪佳吟說話的語速非常快,就像珠子一顆一顆落在盤子上的節奏。一個媽媽若要兼顧事業和家庭,那麼她的日常應該是沒有一丁點時間可以浪費的吧。而當我們和福福好執行長洪佳吟聊天時,她飛快的語速和頭腦反應,都讓我們也更證明了這個理論。

     文創品牌「Foufou福福好」的招牌兔子Foufou Bunny,有著調皮的表情。時而閉起嘴巴好似乖巧可愛;時而咧嘴大笑、露出尖牙,看起來慧黠而叛逆。這是洪佳吟妹妹洪佳祺的作品。也有著姊妹兩人的神韻。

    姊妹兩人,一個行銷、一個創作,成為最佳拍檔。但洪佳吟說,其實創業這件事,一開始並沒有在自己的人生計劃表上。她的志業就是家庭主婦。然而在畢業後到電視台擔任企劃工作時,經手的大案子,都風風火火起來,同事們紛紛捧著案子拜託洪佳吟幫忙,讓她心裡不禁想著:「這是因為我很棒,還是因為公司很棒?」再加上妹妹當時畫了這個Foufou Bunny原創角色、台灣創意市集正興起,因此洪佳吟興起了跟妹妹一起創業的念頭。

    「如果我的能力能夠用來幫助我的家人呢?同樣做行銷工作,我是否可以跟家人有更好的連結?」

    於是,她們從街頭擺攤起家,到現在擁有原創品牌Foufou Bunny,同時也經營角色商品專賣平台—mine mine。前年辦了《伊藤潤二 恐怖體驗展》,今年還辦了最紅的《鬼滅之刃 全集中路跑》……

    15年後,洪佳吟不只是照顧一個家庭的家庭主婦,而是照顧著3、40個家庭的執行長了。

 接受自己就是愛工作!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平衡

    創業初期,他們沒有錢,沒有資源,有的只是想法和才華,還有各自想要證明自己的決心。

    「一開始只是覺得說我們就是要做一件事,我想要證明我可以行銷,妹妹想要證明她可以畫畫,創業開啟了很多我們以前沒有想像過的可能。就像我們的品牌精神:行動這件事,在追求夢想的價值。」

    創業,讓她的人生就像開啟了快轉鍵。

    她的講話速度快、擴張版圖的速度快,這樣的高轉速容易離心,她需要在生活與事業中找到平衡。

   「創業的頭十年,我剛結婚、還沒生小孩,經歷生活的第一次平衡被破壞。那時我們的公司正處在快速擴展期,組織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老闆還是要進公司,親力親為做決定 ,很難真的放手。」

    有段時間,洪佳吟試著把上下班時間切開,但她發現自己下了班之後,對公事還是放不下。「於是我就開心地接受:我就是這麼喜歡工作!接受了我24小時就是在工作狀態。」

接受了自己本來的樣子,她也就沒這麼糾結了。

    而生了小孩之後,生活因此更緊繃,洪佳吟經歷了第二次抓平衡的階段。

    「跟先生之間能不能彼此支持很重要!如果能夠帶著女兒去工作,我都會盡量帶去,讓孩子知道,媽媽平常都在忙些什麼?」

 

讓孩子看到媽媽努力的背影

    對她來說,能投入熱愛的工作並為此奮戰、實踐自我, 並且成為一個自己與孩子都喜歡並感到驕傲的人, 讓孩子看著媽媽追求自我的姿態長大, 是她當媽媽的志願與夢想。 因為,她就是這樣看著媽媽的背影長大。

    「我的媽媽從不起床為小朋友做早餐、 也不準備愛心便當、 更不對成績單批評指教, 她在70年代以自己喜歡的事創業, 開過家具店、簡餐店, 賣過手作商品與課程老師, 我的媽媽用努力工作的背影, 以行動教導我成長中該學會的一切。」

    當然,不是每一次帶孩子上班的畫面都是這麼美好。洪佳吟笑說,有一回帶著女兒去《伊藤潤二 恐怖體驗展》的商店旁去吃冰淇淋,交代同事先幫忙看著,自己先去忙別的事情。忘了體驗展裡都是尖叫聲。隔天問女兒還要不要去?女兒就說:「是那個黑黑的地方嗎?那我不要。」想起來就很愧疚。

    不過,這樣的成長環境也造就了女兒很自在的性格。前陣子Foufou Bunny跟野鵝快跑一起舉辦周年音樂會。在會場忙了一整天,洪佳吟都沒有看到女兒,倒是聽到在場的很多朋友說:「我看到你女兒在那裏出現!」

    她笑說:「那就好,健在就好,大家都盯著我小孩,我就放下了。媽媽有時還是要適時地放手啊!」

 

家人互相幫助,媽媽無須背負罪惡感

    身兼公司執行長和媽媽,洪佳吟可說是時間管理大師了。她不但自己煮三餐,還能四點半、五點下班,接小孩下課、煮飯……她享受著每天早上第一個到公司,整理一天要做的事情、整理自己的時光。

    「當然,孩子睡覺後,我就要重新開機了!我很喜歡講故事給她聽,那是一段很親密的親子互動時間。但故事講完了,我們就會把燈關掉,讓她自己睡,接下來我又會再工作一兩個小時。」

    「身為所謂的媽媽CEO,你常常會很有罪惡感。在公司,你對小孩感到罪惡;在家裡,你又對公司同事感到抱歉。這是心裡一種無形的壓力,也是你很常需要面對的取捨。我該把時間放在誰的身上?那沒有把時間放在另一方的身上,他們現在還好嗎?」

    有時候,洪佳吟看到全職母親能把全部的時間放在孩子身上,有些羨慕。但她又不想喪失自我實現的可能性。

    我在當媽媽這條路上所學習到的就是:「你不能覺得自己虧欠誰。」

    在這一路上,我們受到很多的幫助:爸媽、朋友……媽媽們常處在覺得自己虧欠別人的狀態。「但你要接受他們幫助你,是出於對你的愛,而不是希望你有所回報。你能不能坦然接受幫助,可能就構成了你能夠在兼顧家庭事業這條路上走多久的原因。」

 


創業這條路,跟家人一起穩穩走

    現在,洪佳吟偶爾把孩子交給先生、家人,坦然地接受她跟生活周圍的這些神隊友,都是互相幫助,而不是彼此虧欠。這樣的心理調適,讓她把創業這條路走得更穩更長。

    「家庭、自我狀態,都要時時刻刻找到平衡點,這很像慢跑。創業像是一場是沒有盡頭的馬拉松。如果我一直想著:創業多久會得到解脫?什麼時候我可以財富自由?每天想著怎麼還沒達到目標,那會很累、覺得自己怎麼都看不到盡頭。創業第十年,我也曾經焦慮:為什麼我還在這裡。那時,我想起村上春樹的一本書:《關於跑步,我想說的是……》。他說,他希望自己死後的墓誌銘上面寫著:『至少到最後沒有用走的」』創業過程一定會高高低低,你要配速,你可以調整呼吸,但就算很慢,都不要停下來,就算在高點,也不要橫衝直撞亂了腳步。」

    而家人就像她的配速員,讓她在平衡中,一路穩穩地向前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