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焦點人物

受害孩子父親:隋棠到學校上課,通報老師才知道!想教孩子自我保護,先成為孩子信任的人

一位受害孩子的爸爸,告訴隋棠,關於自已孩子的經歷,「爸爸不知道,老師不知道,是隋棠到學校上課後,通報給老師才知道……」孩子委屈忍辱了許久,最後終於願意勇敢奮力拉自己一把時,傾訴的卻是隋棠這位大姊姊,而不是老師或父母,提醒我們自己,想教孩子自我保護,先成為孩子信任的人。



小心照顧孩子的父親,也不知道孩子被傷害

隋棠6月15日在臉書揭露一名小女孩「長年來無數次被叔姪兩人帶去工寮侵犯」,並強調「為保護當事人,資料經過適當修改以避免被辨識」,希望能有更多人去關注兒童性侵害議題,才會有更多的力量去保護每個孩子。(延伸閱讀:隋棠救了一名被叔姪侵犯女孩!一份祕密問卷留下求救訊息…教孩子遇險3個SOP)不料,隨後屏東縣政府教育處竟發聲明稿指責隋棠:「女孩是『強制性猥褻且並非數次』,未經專業查證即公開發文,對孩子是另一種傷害。」(延伸閱讀:「辨別自己經歷的到底是性猥褻還是性侵害,從來不是兒童的責任。」隋棠:我們能做的是凝聚更多力量保護孩子!



對此,隋棠除17日發了千字文澄清外,並於20日坦誠寫道:「震撼教育後在家放空了兩天。」她提及,直到看到一則父親的公開留言,才讓她在「雞皮疙瘩中感到動力好像回來了」。

這則留言,是來自一名某次上課遇到的受害孩子父親,他說:「我是某位小朋友的爸爸,一直以為自己很小心地照顧自己的小孩,一直到某天,接到學校老師的通知,才知道自己的小孩也經歷過……爸爸不知道,老師不知道,是隋棠到學校上課後,通報給老師才知道……

這名父親強調,「當我們自以為了解自己的孩子時,孩子可能還在被欺負!孩子的天真,反而越容易受到親近的人的侵害,無論是大人對小孩,還是小孩對小孩。」隋棠在文中也補充,最後「是勇敢的孩子奮力拉了自己一把」。

當孩子受到性侵犯或傷害,卻不告訴老師、父母,起因在於信任感,如何和孩子建立起信任關係,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想教孩子自我保護,先成為孩子信任的人!

媽媽寶寶專欄作家、臉書專頁〈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作者周雅淳表示,教會孩子保護自己的第一件事,並不是要孩子去學會什麼,而是我們要成為一個「孩子認為值得信任的大人」。

這樣說好像太讓人摸不著頭緒,爸媽可能會覺得「我跟孩子關係很好,他什麼都會告訴我!」或者「我有告訴小孩,什麼事都要告訴大人啊!為什麼他還是不說?」

周雅淳想說兩個自己小時候的故事,當時小小的她,是怎樣進行說與不說的決策,以及不信任感是如何在日積月累下形成。

面對性騷擾,常對家人產生不信任

她在國小中年級第一次遭到陌生人性騷擾,在擁擠的公車上,爸爸、媽媽、弟弟在遙遠的另一邊,坐在她旁邊的叔叔以雙手環胸的掩飾對她襲胸。事後,她沒有告訴媽媽,因為當天出門時,她不慎穿了已經過短的上衣露出肚子,媽媽整天都一直設法把衣服往下拉,一邊拉,一邊罵她「女孩子家這麼不注意、難看、不端莊」。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以為「叔叔很噁心,但我是自找的」。

高年級時,她第一次遭到熟人性騷擾。同年齡的親戚半夜闖入房間摸她的外生殖器,她思考許久,終於鼓起勇氣告訴媽媽,不是為了讓對方受到懲罰,而是希望不要再有受害者。媽媽聽完後面色凝重地告訴她,她不是家族中第一個受害者,還說:「不要再跟別人說了,不然對方的媽媽會傷心。」(這是為了家族和諧,長大後的她可以了解原因。)

大人愛孩子,但也可能無意中給予傷害

周雅淳在演講時常舉這兩個例子。她會跟大人說,我們當然知道世界是複雜的,因此有很多種判斷取捨的標準,但我們通常無法跟孩子說清楚,並且因為孩子弱小難以反抗,甚至常會不自覺地選擇了讓他們委屈的方案;對孩子,她會說,大人常常說要信任他們,但他們是怎麼做決定的,卻連自己也很難跟小孩解釋清楚,最愛的大人有時會傷害小孩,雖然他們不是故意的,但小孩就是受到傷害。

在理智層次,大人小孩其實都能懂,但在情感層次,孩子卻很難不受傷。信任的建立不是靠保證,而是日常生活中的涓滴累積。例如,一邊告訴孩子「你被亂摸、性侵、霸凌的話,一定要告訴大人」,卻每天責備他的學校成績不夠好,對孩子來說,「被欺負」和「成績」都是生活中的大事,他要怎樣安心地相信大人會認為「成績沒有被欺負重要,所以我一定不會罵你」的保證,以及大人真的可以堅定捍衛孩子嗎?有時候,這種堅定是必須付出非常多代價的。

16歲那年暑假,移民巴西的表哥回台學中文,他跟嚴格管教的爸爸關係很差,台灣的長輩們都一直勸他「爸爸只是態度不好」,有一天他跟周雅淳這樣說,讓她記了一輩子。他說:「你想想,如果有一個人,每天開口不是罵你就是叫你做事,你怎麼可能喜歡這個人?」

要做一個讓孩子信任的大人,可能要以「從想起自己還是孩子時,是怎樣開始不信任大人的」做為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