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兩性情感

職場媽媽是育兒界的一股泥石流,怎麼就從來沒有「職場爸爸」這個詞呢?

前一秒鐘剛下定決心一定要全身心地陪伴孩子點點滴滴成長,絕不能錯過他的任何一點變化;後一秒可能只是因為老闆一通電話,人生便發生了轉折──小孩嘛,就應該讓他自己摸爬滾打長大,爸媽反正早晚要放手的……



職場媽媽總是忘東忘西的啊

有一次,我去廣州出差,和一個當地的朋友吃飯,她高興地告訴我:「我終於給我兒子在幼兒園報上名了。」

我說:「幼兒園報名有什麼難的?」

她說:「當然難了,去年就該報了,我忘了。今年差點又忘了,好險啊!」

聽得我也捏了把汗。孩子報名這麼大的事,你能忘得乾乾淨淨?

不過其實也可以理解,職場媽媽,每天千頭萬緒,無數個迫在眉睫壓在頭頂,給孩子報名上幼兒園這種沒什麼生命危險的事,確實有可能忘。

於是一個幼兒園適齡兒童只好繼續在幼幼班賴著不走,不免令人唏噓,幼幼班老師每天徒增擔憂,「你媽今天不會忘了接你吧?」

你會想:「這麼大條沒腦子的媽,連給孩子報名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就算在職場上也不會有什麼大出息吧?」

唉,那你可猜錯了,她在一家公司當副總裁……

這件事驗證了一個道理:
所有媽媽都有可能成為優秀的職場女性,但職場女性中有一半能成為什麼事都顧到的優秀媽媽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當時就說:「我要為你寫詩,標題都想好了,就叫〈不要對職場女性帶娃期望太高,她們還記得自己有個娃已經很好了〉。」

這話說了沒幾天,她又告訴我,「被老師點名了好幾天,依然忘了繳學費。總算在截止日前的最後一天,被N個人提醒,辦完了這件大事。」

唉,弄娃那點事,真的比搞個估值幾億的企業難太多了!



下班回家累癱,忘了幫孩子準備「小植物」

這個我也有過體會,尤其是當我面臨十幾個四十呎高櫃在目的港被查出問題,要我立刻補交資料否則面臨幾千萬元罰款的時刻,老師突然通知「請每位家長準備一盆小型植物,明天讓孩子帶來」……

我第一反應就是:去你的小植物吧,勞資這邊眼看就快把貿易逆差弄成順差了,眼看就要破壞兩國友好關係了,眼看就快面臨幾百人被裁員失業的風險了,你這個節骨眼跟我提什麼小植物!

於是接下來披荊斬棘乘風破浪逐一攻破,最後總算力挽狂瀾保住一條小命順利解決了問題,半夜十一點回到家癱倒在床上,第二天一睜眼繼續擔憂今天會不會又出什麼岔子……

非常順理成章地,其他小朋友第二天都帶了一盆仙人掌去,只有我兒子,拉著一張仙人掌一樣的臭臉,成了班裡扯後腿的人。

我總不能跟老師解釋:「對不起老師,為了國際局勢人類和平物價穩定和誠信友善,我們的小植物不帶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但對兒子來說:「你不給我準備小植物,啊啊啊啊啊,神經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這種時候我確實有點小失落,和兒子一樣。

我怎麼竟然把帶小植物這麼大的事給忘了?就像那位忘了報名和繳費的媽一樣,小失落總是難免的。不過這次忘了沒關係,反正我們下次還會忘的……

我只好勸那位朋友:「不能對職場女性要求太高,我們每天都間歇性失憶。」
如果一定要選擇忘記一件事的話,我們一定是忘了給孩子繳學費,而不會忘了幾點開會。(延伸閱讀:媽媽累到崩潰,但凡還有力氣哭,就是累得還不夠透!一個家庭,只有媽媽開心了,全家才會開心



職場婦女則是育兒界的一股泥石流

中年老母是職場裡的一股清流,而職場婦女則是育兒界的一股泥石流。

前一秒鐘剛下定決心一定要全身心地陪伴孩子點點滴滴成長,絕不能錯過他的任何一點變化;後一秒可能只是因為老闆一通電話,人生便發生了轉折──小孩嘛,就應該讓他自己摸爬滾打長大,爸媽反正早晚要放手的……

有什麼辦法,老闆五分鐘內就要看到的報告,明天一大早就要上傳的 PPT,新來的實習生出包需要擦屁股,不靠譜甲方找的麻煩得立刻擺平……

為了把職場女性的存在感刷得漂漂亮亮,少給娃讀一本繪本怎麼了?沒空盯著娃刷牙怎麼了?給娃買錯了衣服的尺碼怎麼了?忘了娃的教室在哪兒怎麼了?填表的時候想不起娃的大名怎麼了?……

這不都是好多爸爸經常做的事兒嘛。區別只是在於:

爸爸們忘了都很正常──男人忙事業嘛。
媽媽們忘了就不太正常了──你怎麼當媽的??



為了工作,很多職場媽媽時不時當個「後媽」

當你明白了這一點,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好多男人在有了孩子之後事業突飛猛進,努力拚搏,更有鬥志,因為他們要努力賺錢養家,多待在公司才有理由不用帶娃。
就這個話題我還特意找了個中年老父代言人聊了一下。

你看,爸爸認同帶孩子比工作更累,但我們女人就可以囂張地說:「我帶孩子和工作能兩手抓!」(儘管有時抓得粉碎……)

所以當有些男人說著「我們工作養家太不容易」的時候,在女人看來就好像是在說「我還要努力用肺呼吸,真的太難了」一樣。

職場媽媽誰不是用肺呼吸的?哪個用腮?

然而作為育兒界的泥石流,職場媽媽在「工作和帶娃不能兩全」這件事上確實做出了表率。娃喊她吃飯,她無動於衷;娃叫她喝水,她充耳不聞;娃叫她出去玩,她百般推辭……她愛工作,也愛加班,更愛出差,因為那樣就可以名正言順不帶孩子,實現價值成就理想。

娃作業不會做,「問你爸去」;娃說肚子疼,「找你爸去」;娃想買本書,「讓你爸買」……當你發現某個媽媽出現這樣心不在焉的症狀,不要以為她憂鬱了,她可能只是心裡在盤算「完了完了,今天的企劃書少了一段華麗收尾,主管肯定不滿意……」

為了工作,很多職場媽媽時不時當個「後媽」,還覺得自己挺偉大。

有一次我問兒子:「你最喜歡什麼類型的玩具?」

兒子說:「樂高。」

「喜歡什麼樣的樂高?」

「帶齒輪的,帶電的,會發光的……」

我詳細地問了十分鐘,抱著兒子的腦袋親了一下,「好!知道啦!」然後,第二天我就直接衝到店裡,按照兒子說的,買了一套那個系列最貴的樂高!送給了客戶家的娃。

是的,一個職場媽媽要放你鴿子的時候,從來不會跟你提前打招呼……

有一次,我表妹的小孩跟人打架,表妹氣呼呼地問:「誰欺負你了?看我不弄死那個小兔崽子!」

「軒軒。」

「誰?你說誰?就是他爸爸是汽車公司總監的那個?」

一轉身給軒軒爸爸發了個訊息,「王總,我家小兔崽子我已經揍過了,請您見諒……順便聊一下上次我提過的……我們公司的配件……要不我給您發點資料?」



問題是從來沒有「職場爸爸」這個詞

「職場媽媽」這個詞像個笑話。本來倒是沒什麼可笑的,問題就出在從來沒有「職場爸爸」這個詞,於是就顯得職場媽媽們特別滑稽,兩頭顧,兩頭顧不過來。

儘管如此,大多數職場媽媽還是力所能及地、親力親為地包攬了大部分養育孩子的職責,畢竟這是母性天性所致吧。當愈來愈多的獨立女性在職場上乘風破浪,在職場和家庭之間,在清流與泥石流之間無縫銜接、切換自如的時候,選擇職場還是選擇全職帶娃──這根本不存在直接矛盾。

泥石流歸根到底,也比雲好。

昨天又有個讀者跟我說:「我老公讓我辭職,他說,如果不辭職,就再生一個(逼我辭職)。」她問我怎麼看。

我告訴她:「法律規定了『誰主張,誰舉證』。所以你就跟你老公說:『如果生孩子必須放棄職場,那麼──誰要生,誰辭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