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焦點人物

腦瘤小病童勇敢唱「不怕歌」進開刀房!趙自強:說故事人給的力量,比故事更強大!

如果兒童劇團今年成立第20年,團長趙自強認為,跟一群精彩的人一起為孩子說台灣的故事,是劇場最迷人的地方。

 



故事陪伴孩子成長,一個好的故事,將成為改變孩子一生的力量。

孩子捷運上讓座.學故事主角幫助別人

趙自強團長認為,說故事就像消費,買的不見得是東西,而是人期待物品帶來的愛,以及愛的感動,「故事就是一件禮物,從來不是聽懂了沒有、背起來了沒有,而是在聽和說的過程中,所產生愛與被愛的感動。」

劇場裡的孩子,常常比舞台上發生的事更令人感動,那是因為他們看完戲之後,把每一個故事變成自己的能量,活出更精彩的人生故事。

趙自強團長提及,曾推出一齣名為《六道鎖》的兒童劇,講述一個叫做「阿布陀」的小乞丐,曾幫助一位妝扮成老乞丐的神,後來神引導小乞丐成為驢頭公主的駙馬爺,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故事。有個6歲男童看完這齣戲,跟著媽媽坐捷運回家,主動讓座給一名成年人,車上乘客莞爾:「弟弟,你是老弱婦孺,這個位子本來就是給你坐的,你讓給成年人幹什麼?」

這名男童不急不徐地說:「阿布陀都可以幫助別人,我為什麼不行?」(延伸閱讀:6歲男童零用錢放棄買玩具,排隊買口罩讓警察防疫!孩子從小有被愛經驗,就會以同理心對待別人

趙自強團長強調,「這就是劇場奇妙的地方,你只是說故事,劇場真正完成是觀眾進來那一刻,才算完成,否則只是排練。」戲劇四元素包括:故事、演員、舞台和觀眾,有了觀眾才算圓滿,觀眾回饋也是做劇場最甜美的一部分。



腦瘤小病童動完手術.勇敢唱「不怕歌」

《雲豹森林》有一首歌:「不怕,不怕,不要怕……」SARS疫情蔓延那一年,很多人逝世,台灣活在死亡的恐懼裡,當年如果兒童劇團就創作了這首「不怕歌」。

有一次,團隊到兒童醫院表演,碰到一名患腦瘤的孩子,由於腦瘤壓迫了大腦,因此他的腦部腫大,眼睛、語言能力都受損,大哥哥、大姊姊們看了很難過,為他唱了「不怕歌」,希望他勇敢面對即將到來的手術。過了幾個禮拜,這名腦瘤小病患順利開完刀後,特地告訴為他表演的大哥哥和大姊姊們,今天換他唱「不怕歌」給他們聽,趙自強團長回想起這一段,忍不住落淚。

當你的故事被傳遞的時候,故事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生命,而說故事的人最大的安慰與喜悅,以及讓他們能繼續說下去的力量,就是發覺自己所做的事,在被傳遞的過程中,變得更美好、形成更巨大的力量,那個故事已經從嘴巴和表演裡獨立出來,成為它自己的故事,真的很迷人。



重要的不是故事.而是說故事的人

趙自強團長小時候沒有電視、電影、手機,甚至連圖畫書也很少,由外公外婆帶大的他,就是聽長輩口述故事,「不是照書來念!融合熟知家鄉語言的口述故事,這是屬於我們家的、真正生活裡的故事,也是書本讀不出來的東西。」

他認為,「父母跟孩子說故事,要建立跟孩子之間的感情,先有信賴才會想聽你的故事,就像去服飾店買衣服,以為衣服是最終消費品,但從來不是,買東西是為了達到心中的期待。」說故事的人,比故事本身更重要,因為故事連結人的情感,讓聽故事的人發揮想像力,那才是說故事的精華。

很多爸媽問趙自強團長,如何講故事孩子才會買單?他說,「你喜歡怎麼聽就怎麼講,不要運用那麼多技巧,也別去背那個故事,用腦筋裡記得的元素去組合它就好了,如果你不記得就代表這是故事不好的地方!」他提醒爸媽:「你講的故事進入孩子的腦袋,就不會是爸媽講的那個樣子,孩子也會再組合成他要的樣子。

這是趙自強團長為何想要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他要講劇場裡講台灣的故事給當代的孩子聽,「因為如果你家沒有家裡的故事,沒有屬於家裡的氣氛,沒有那種一講就有人喊『對』的那個東西,家在哪裡?」在劇場裡說故事,面對人與人的互動,能最直接地感受到孩子的笑聲和反應。

他認為,小朋友的訊息來源管道不多,又對大人的話深信不疑,小時候聽到的故事,將對他產生一輩子的影響。



寧可結束.也不願背棄劇場說故事的形式

新冠肺炎疫情對劇場界的衝擊,無疑是「致命」的一擊,「此刻的我,更謙遜也更脆弱,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像以前這麼篤定一切會否極泰來,只能更珍惜任何此刻擁有的一切。實際上,就算以後還能重新開始,也不是以前一模一樣的東西,也會因為這樣做了一些改變,尊重這個改變,這是現在的我,對這個題目的答案。」趙自強團長緩緩道來。

雖然很多劇團都在思索轉型,希望以線上觀看的形式,來扭轉劇場的困境。但,他不這麼想。

趙自強團長說:「要一個本來是人與人的形式,變成人不是與『人』,而是『螢幕』,那就不是原來的那個自己啦,存活的意義是什麼呢?難道只是為了想活著嗎?

他認為,人就應該面對現實,如果真的沒辦法做舞台劇,就用電視、電影或別的方法來說故事,「這樣不是背叛舞台劇,回歸到說故事的本質,重點是想講一個怎樣的故事。」並強調,如果要以線上形式做舞台劇,就必須認這已經不是原來的舞台劇,也不會是現在的電視劇,就得想一個新的定義出來,「那也沒什麼不好,它就是一個新的東西,不要自己騙自己是『舞台劇線上化』。如果連自己都騙,觀眾要如何看待你做的東西?」

我是做舞台劇的人,就必須喜愛自己所做的事情,並且知道它的價值就是現在此時此刻的感動,不應該把它改變。」趙自強堅定地說。



後疫情時代.人類將更孤獨而疏離

「我很擔心疫情過去後的人類,將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因為害怕跟人接觸,人與人之間更孤獨與疏離,也更無法擺脫螢幕,產生更多遺憾的人際關係。」

然而,趙自強認為,只要有人,人還需要情感,世界就會有故事。「我們說故事給孩子們聽,也是要讓他們知道,這世界有危險、傷害、死亡、疾病、邪惡,但總是會迎來happy ending。」即使疫情蔓延,他仍繼續堅持說故事、做兒童劇,給孩子們說不完的故事,並告訴他們不管劇情如何曲折,終究會有快樂的結局,因為生命,永遠充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