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兩性情感

媽媽累到崩潰,但凡還有力氣哭,就是累得還不夠透!一個家庭,只有媽媽開心了,全家才會開心

每一天,都有無數個母親,在不斷地做著自我救贖,一邊累到崩潰一邊哭,一邊告訴自己,還有力氣哭,就是累得還不夠透。一個家庭,只有媽媽開心了,全家才會開心,但哪個媽媽不是一邊情緒崩潰,一邊哈哈哈哈。



真的,但凡你還有力氣哭,你就是累得還不夠透。

一個朋友傳來一大段吐槽訊息:

今天從隧道出來右轉被交警攔住,說我右轉到一半才開始打方向燈,扣一分罰一百。後座上還坐著趕著去上輔導班的孩子,我也沒力氣爭辯。那一刻,我忽然想──如果我抱著方向盤嚎啕大哭,來個絕望主婦版的路面崩潰怎麼樣哪?

你知道又要工作又要帶娃,每天只能邊吃飯邊開電話會議有多抓狂嗎?
你知道一週七天要趕N個輔導班來回跑有多辛苦嗎?
你知道我雖然有個老公可他永遠週一出差週五回來幫不上任何忙嗎?
你知道我連開車都在教小孩子做算術題還要偽裝成遊戲嗎?
你知道我為了幼升小徹夜失眠經常睜著眼睛到天亮嗎?
你知道我輔導孩子作業撕了孩子最喜歡的玩具晚上孩子睡了我心疼得直哭嗎?
嗚嗚嗚嗚我都這麼慘了你還攔我說我沒打方向燈?打燈?我想打人好嗎??
然而,老阿姨我連抬頭多看一眼帥警察的力氣都沒有,坐在車上默默等著罰單開下來,面無表情地開走了。

真的,但凡你還有力氣哭,你就是累得還不夠透。(延伸閱讀:產後媽媽好崩潰!寶寶夜奶又哭鬧,8個月從未睡滿5小時,上班育兒累到頭和身體都痛,先生卻認為是不想工作找理由

收到這段內心獨白的時候我正在忙,沒及時搭理她。十分鐘後,我仔細看完這部短篇小說「一個戲精的遭遇」,然後回覆她:「你今天這麼慘啊,哈哈哈哈哈!」

過了半分鐘,她回:「我女兒被老師稱讚啦,還上台領獎啦,哈哈哈哈哈!」嗯?絕望的主婦呢?倒楣女司機的吶喊呢?悲催老母的嘶吼呢?瀕臨崩潰的中年婦女呢?怎麼這麼快就忘了?

嗯,她確實已經忘了早上那段慘痛的人生,內心戲在一瞬間爆發宣洩之後,靈魂深處果然就只剩下了love & peace。然後只要碰上一點芝麻綠豆大的小驚喜,世界便太美好了。

女人嘛,就是這樣,尤其是當媽的女人,有時候她們表現出的哀傷是演給自己看的,外人看來以為她似乎被觸碰到了心底的某個軟處,實際上人家的心依然堅硬得如同金剛鑽。但這金剛鑽又很沒骨氣,稍微哄一哄就輕飄飄了。

中年老母每一次慘兮兮,凡是能說出來的,都是用來讓其他老母開心開心的。想讓她們真的崩潰,簡直太難了,因為她們的情緒起伏規律太野了。



前一秒「人生沒意思」,後一秒「再活五百年」,崩潰與重生之間,有時候只隔了一杯奶茶的距離。

大部分時候,碰上感到委屈的事,自說自話叨叨幾句也就過去了,也不會真的需要誰來安撫寬慰,前一秒「人生沒意思」,後一秒「再活五百年」,崩潰與重生之間,有時候只隔了一杯奶茶的距離。

誰不是一邊情緒崩潰,一邊哈哈哈哈。

做女人啊,最大的本領是在瞬間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把自己拉到high位,以迎接下一個人生低谷。

每一天,這個地球上都有無數個老母,在不斷做著自我救贖。一秒鐘內能分裂出N個自我,在一輪又一輪的拉鋸中,雲淡風輕地抵達了分裂的終點。

在我們家,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一件事就是:「一個家庭,只有媽媽開心了,全家才會開心。

然而,即使我開心的時候,也不是完全安全的。比如:

「今天考了幾分?」
「一百分。」
老母眉開眼笑,湊上去又親又抱。
「幾個一百?」
「二十五個。」

這麼多一百的?這個世界真是殘酷啊,怎麼每個孩子都是神童。平時一個個都說不學習、不輔導,一到考試都一百分?唉,我們這樣老實的,真的不學習不輔導的,得個一百分也只不過是在被碾壓的邊緣掙扎。

不開心了。情緒從巔峰摔到谷底,只用了十五秒。這時候能拯救我的只有別的老母打來電話。

「氣死我了,我家兔崽子才考了九十分!」
「哎呀,九十分不錯啦,小孩子嘛,粗心總是難免的。下次仔細點就沒問題啦!沒事沒事!」

情緒從谷底飄回到聖母峰,只用了三秒。
掛掉電話,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說,每一個媽媽都是自我調節情緒的高手

每一個老母都是自我調節情緒的高手。誰需要什麼心理醫生啊,誰要進行什麼心理與健康教育啊,我們自己就是心理健康主任。

娃小時候,有一次我跟我老公為了他亂丟襪子的事情吵架,扯到了壞習慣如何影響世界和平,談到了人生觀、價值觀和育兒觀的分歧,最後上升到了性格不合無法共同生活的高度,感覺到了需要離婚的階段,內心已經開始分割財產了。

這時寶寶從屋裡走了過來,我馬上像失智一樣衝過去親親抱抱舉高高,操著一口弱智口音跟娃說:「寶寶想爸爸媽媽啦,想和爸爸媽媽一起玩什麼呀?」

瀕臨離婚的兩口子突然又組建起了家庭。

晚上陪娃做作業陪到心室顫動,一出房間看到坐在沙發上那坨如山的父愛,心裡飄起了凜冽的北風。為什麼我要生孩子?為什麼我要有老公?

心一橫,抓起包奪門而出!

出門十秒後聽到對面人家老母正在訓娃,「你怎麼又給我闖禍!老師又來找我投訴了!」我想起了兒子乖巧天真不惹事,回憶起父子倆在一起不給我添亂時的美好時光……左轉一百公尺衝進便利店買了一堆娃喜歡吃的零食,回家了。

一邊讓兒子吃著剛買的薯片,一邊在心裡罵了自己一萬遍,「神經病啊,不要面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