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疾病 防疫專區

專訪臨床照護第一線的心情故事 三軍總醫院護理師簡尹庭:在負壓隔離病房照顧病人,不怕工作辛苦和危險,只是難過不能好好抱兒子

身為醫學中心的三軍總醫院,原本就設有負壓隔離病房收治肺結核患者,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更是責無旁貸地擔起重任,收治了相當數量的案例。相較大家莫不對疑似或確診案例懷抱恐懼心情,平時就在隔離病房從事臨床照護服務的護理師則顯得老神在在,只是這段時間的堅守工作崗位,卻讓他們必須忍住思念,與親人保持距離。


在三軍總醫院負壓隔離病房服務已有11年的簡尹庭護理師表示,平日工作就是照顧肺結核或肺炎重症等具有高度傳染性疾病的病人,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院方將原先的患者移至其他區域,專門收治疑似與確診案例,病房分為兩區,一區收輕症,一區則為收重症的加護病房區,而她就在加護區服務。
 

依規定穿戴防護裝備.平常心面對

身在負壓隔離病房,戴N95口罩、穿隔離衣進行臨床照護工作,本來就是日常,「院內每個月都有進行防護訓練的稽核」。不過,面對傳染力相當高的新冠肺炎,為保護病人與自己,更是提高防護層級,進入病室前,必須依照規定,從頭到腳穿戴全套防護裝備,因為穿脫的每個環節都很重要,一個疏忽就會有感染的風險,所以同仁都會互相確認是否完整照著規定做。

通常從穿上防護裝備到確認完成工作後脫下,大約歷經1.5個小時,「這一段時間不能如廁,因此,每次著裝前,彼此都會提醒要先上廁所」。

對專職在負壓隔離病房的護理師來說,相當熟悉穿戴全套防護裝備的流程,不過,卻讓自其他單位調來支援的同仁感到壓力,即使事前已接受過訓練,還是不免害怕因疏失而造成感染的風險,「我們會幫忙盯,努力做好每一個環節,可是看到部分支援同仁的緊張,仍有所不忍,畢竟不是人人都能用平常心面對,我們決定靠原班人馬努力撐著,儘量不麻煩其他單位派人支援」。然而,讓簡尹庭護理師感動的是,面對感染風險,依舊有熱情的同仁打聽,要怎樣才能調來負壓隔離病房。

用專業照護病人.以關懷安撫心情

簡尹庭護理師說起疫情蔓延的這些日子,「患者一批一批地進來,幾乎沒有停過」,原本隔離檢疫的,知道自己確診時,先是擔心著是否也感染了家人;看到家人來探視,雖然開心,又只能隔窗凝望,那種「明明近在咫尺,卻又遠在天涯」的無奈不免湧上心頭,更多時候,親情的關懷必須靠視訊傳遞,總是讓身處隔離病房的患者有一種彷彿被世界孤立的感覺。這時,更需要近身照顧的臨床醫護人員不斷給予關懷,讓患者的心情得以平靜。

簡尹庭護理師說,活動力好的病人,一切可以自己來,甚至還希望能有椅子可坐,而不是一直躺在床上;若是重症患者,不只進行醫療處置,所有生活大小事也都必須靠護理師協助,「包括每兩個小時幫忙翻身一次、灌食、擦澡、處理大小便等等,再加安撫情緒,有時照顧一個病人進去一次大約就要花上一個多小時,一天又好幾次,加上不只一個病人要照顧」,究竟有多麼辛苦,已經不言可喻了。

「最讓我們有成就感的時候,無非是看到病人狀況日趨穩定,可順利出院。由於要確定採檢3次為陰性才能出院,在這段等待結果的時間,往往也是病人心情最為忐忑的時候,很明顯能感覺到他們的煩躁,尤其是兩次採檢陰性,第三次卻是陽性的時候,病人莫不感到萬分沮喪,我們就會鼓勵他們要有信心,一定會有好結果的,不斷加油打氣,直到順利出院」。

自疫情爆發至今,35病房已先後收治一批又一批的患者,在醫護團隊的悉心照顧下,也讓一位位患者康復出院。

 

負重前行的一線醫護人員

「你的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此刻,用來形容負壓隔離病房的一線護理人員所付出的努力,最是深刻貼切!

這群護理師只要將密不透風的全套防護裝備穿上身,就不能飲食、不能如廁,還要忍受汗如雨下的悶熱感,「戴著N95口罩,臉上滿布壓痕,我們戲稱好像『員外的抬頭紋』。皮膚敏感的同事,臉上更是處處紅斑。為了做好消毒工作,雙手不知一天要噴多少次酒精,洗手時則是用消毒性洗手液,不斷被刺激的雙手總是發紅乾澀」。

簡尹庭護理師表示,很謝謝護理長四處為同仁找一些可減少皮膚與口罩接觸的防護用品,也謝謝熱情的廠商贊助護手霜,「不過,常常一忙就忘記擦了」。她說,「還有院長為了慰勉一線同仁所付出的辛勞,請吃蛋糕、發獎金,讓我們知道所做的努力都有被看見」。

面對疫情蔓延,社會上,有人對於與接觸病患的一線醫護人員抱持歧見,簡尹庭護理師說,兒子的幼兒園老師有特別關心她的狀況,並允諾這段時間會多幫忙照顧兒子,「我有問兒子,有沒有同學的媽媽也是護理師?兒子說『有啊』,我就放心了,呵呵,萬一被同學歧視了,還有人可以作伴」。有人歧視,當然也有人溫情送暖,她說,「不時有商家主動送飲料、食物到醫院,慰勞醫護人員,就可看出並不是每個人都用有色眼鏡看待我們,或許因為不了解負壓隔離病房的運作,才會擔心我們的身上帶有病菌」。 

 

 


為保護家人.毅然拉開接觸距離

任職負壓隔離病房護理師十餘年的經驗,讓她在工作上能用平常心面對疫情所帶來的挑戰,然而,面對家人,她的專業和理智被情感拋到腦後。

簡尹庭護理師說,本來如常上下班,但在回家之前,會先在醫院洗過澡,自己在家吃便當,等去婆家吃飯的先生和6歲的兒子回來,與先生兒子在一起,她會戴著口罩。「婆婆有要我回去吃飯,當時我還沒有明說自身工作狀況,就儘量婉拒,只是後來隨著確診案例數增加,公公關心主動問了醫院的狀況,我才讓公婆了解,感謝公婆的體諒,幫我照顧兒子,讓我能繼續工作」。

為了保護家人,她決定申請宿舍住,減少與家人接觸的機會,以降低感染的風險,「其實收治的病人多了,還是會擔心,尤其自己平時有支氣管敏感的問題,在這個時候,只要有一點點症狀,就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染到了……」。

對家有年幼的孩子的醫護人員而言,此刻的內心非常糾結,用心堅守工作,卻又害怕讓孩子受到感染的風險,「回到家,我必須克制很想抱兒子的念頭,偶爾還是忍不住要抱抱他」,幸好兒子很黏先生,即使這段時間少了媽媽的照顧,兒子並未不習慣,「先生真的很支持我,一手包辦照顧兒子的事,他還跟兒子說,『媽媽是台灣的防疫英雄,很辛苦喔!』……」兒子似懂非懂地對著要去住宿舍的她說,「媽媽,我會很想你喔」,說著說著,她的聲音不禁哽咽了,想必是這段時間為了工作,讓她沒能好好陪兒子和丈夫,連娘家有慢性病的媽媽也不敢去探望,才是她心頭最大的牽掛啊!

她說,好些同仁都偶有擔憂自己安危的時候,每每說起家人,眼眶總是含著淚水,「念著這份對家人的情感,我們會互相提醒工作時更要做好防護,減少造成家人的負擔,也互相打氣,約好一起走過下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