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疾病 防疫專區

輔大醫院兒童急診主任王聖儒:「這一仗一定要好好地打!」防疫細節多如牛毛,每件事都要做好才能守住戰線

自從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於1月21日宣布台灣出現第一個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後,全國上下處處可見積極的防疫作為!輔大醫院兒童急診主任王聖儒,由於身兼代理成人急診科主任一職,又是兒童感染科醫師,在此刻,除了臨床看診工作外,可說是將絕大部分的時間投入規劃執行醫院的防疫工作!


面對來勢洶洶又奸詐狡猾的新冠病毒,全國上下無不嚴陣以待,特別是各級醫療院所,更是全力防堵院內感染,務求守住防疫的最重要戰線。身為醫院第一線的守門人,急診室所擔負的責任可說是重中之重,當前在看診工作之外,王聖儒醫師的腦袋所想的事情,很難不與「防疫」有關!

 

不再有上下班之分

本來當急診醫師的優勢,就是上班下班分際清楚,然而,身兼代理成人急診科主任一職,只要跟醫院防疫有關的工作,就沒有上下班之分。他說,前幾天下班跟太太約吃飯,只吃了十幾分鐘,在接到一通電話後,就沒能再好好繼續用餐了。

原來是兒童門診收了一個4、5歲罹患肺炎的孩子,由於家人有日本旅遊史,但無症狀,主治醫師不免高度懷疑孩子是否感染新冠病毒,但究竟該不該收進負壓隔離病房治療,或是一般病房就好,困擾著臨床醫師,當時院內負責感控的同仁已下班,於是聯絡王聖儒醫師討論。「面對不符合通報條件,又有高度懷疑時,該怎麼做才好,其實很困擾臨床醫師」,若拘泥於疾管署的通報條件,卻讓患者成了漏網之魚,後續影響之大無法預期,為求謹慎,於是他聯絡了1922,確認此個案應如何處理較為妥當。還好最後只是虛驚一場,卻也看出在此階段,務必禦敵從嚴,才能守住戰線。 

化身快速反應部隊

王聖儒醫師表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布的新冠肺炎旅遊疫情建議等級,是提供國人出國旅行的參考資訊,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布的新冠肺炎流行地區分級,則是提供醫護人員通報法定傳染病的依據,兩者的分級順序呈現相反之勢。也就是說,旅遊警示的第三級是最嚴重的,而醫護通報的則是第一級流行地區為最嚴重等級,再加上醫院內部依病人風險等級(紅橙綠)有不同因應措施,為了讓第一線人員快速掌握患者的旅遊史予以正確處置,必須將三者互相對照以制定因應措施,「配合警示國家、通報定義一直在改,處置流程必須隨之更動,有時一天要改三版,確認後,要馬上發給同仁執行」,防疫如作戰,他用「快速反應部隊」形容急診醫護人員在防疫中所扮演的角色。


王聖儒醫師說:「配合警示國家、通報定義一直在改,處置流程必須隨之更動,有時一天要改三版」。〈王聖儒醫師提供〉

對於第一線醫療人員而言,清楚區分就診病人是否要送負壓隔離病房治療或一般治療即可,是至關重要的工作,面對疑似個案,「從問診、檢查,到送至負壓病房,每一個步驟都必須非常小心處置,以避免後續造成院內感染」,即使至採訪當日,輔大醫院尚未收治確診案例,但這所有的流程與動線都要預先規劃好,正如《孫子兵法》有云:「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由於一直堅守臨床工作,因此,在規劃處置流程與動線時,更能掌握實際狀況,也會親自勘查動線確認是否流暢?是否真能做到將一般患者與確診個案分流,阻絕可交互接觸的風險。 

防疫事無分大小,建置組合屋,將採檢設備、移動式X光機與必要醫療物資都要妥善安排

其實防疫工作所涵蓋的項目多如牛毛,例如:規劃醫院自有的檢驗實驗室、增購各式的防疫醫材、內外檢傷分類站的流程與人力配置、萬一有感染的產婦來院生產將如何因應、對於不清楚風險性的病人必須要規劃出急救緩衝區等等,事情看似有大小之分,卻都同等重要!他強調,「很多事情即使還沒發生,也要事先設想到,並預作安排」,他說,「這次院部長官因為有之前的抗煞經驗,非常有警覺性,去年底就察覺疫情有蔓延的可能,12月時已積極在全台購買口罩、防護衣,儲備防護物資,讓我們的口罩有3個月的庫存量。很多物資一定要事先準備,否則當大家都搶著要時,就算與廠商有私交也買不到」。而這些物資正是讓一線醫護人員勇敢上防疫戰場的「戰袍」!

王聖儒醫師以發燒篩檢站為例,許多醫院暫時以帳篷搭設,「但是考量疫情將是一場長期戰爭,因此,積極規劃搭建組合屋,將採檢設備、移動式X光機與必要醫療物資都能妥善安排於其中,減少患者與醫護人員的各種不便」。他說,流動廁所也在防疫物資之內,若發燒篩檢站的患者想上廁所,醫院又沒有提供流動廁所的話,「整個精心規劃的防疫陣線,可能就因為讓病人進醫院上廁所而成為破口」。

 

疑似病患須在發燒篩檢站候診,比起在院內就診,難免有許多的不便,非常需要大家共體時艱。〈王聖儒醫師提供〉

疫情考驗的是人心,看見的是愛

不過,王聖儒醫師語重心長地說,「防疫,看起來面對的病毒,其實更考驗著人心」!例如:當疑似病患在發燒篩檢站候診,跟以往在院內就診不同,特別是參與採檢、問診的醫護人員,必須花上15~30分鐘將防護裝備完整穿戴,才能接觸病患,難免要等待,有些人不耐久候而抱怨連連,卻也有人體恤醫護人員忍受寒風瑟瑟而捐贈暖爐,那天晚上很冷,一位老師剛自日本返國,帶著發燒的一歲孩子在帳篷內等了2個小時,看到我們穿著防護衣,不能披上禦寒衣物,必須忍著寒意幫孩子檢查,覺得很不忍,當場說要捐一台暖爐,隔天就把暖爐送來」。〈推薦閱讀:當武漢肺炎通報案例進入急診室時,完成12道程序將耗時40 到 60 分鐘.全民配合防疫以防堵社區感染發生

他說,長時間穿著隔離衣,必須忍受「冬冷夏熱」的考驗,為了節省防疫物資,也避免不易穿脫而耗時,醫護人員多忍著8小時不喝水、不如廁,可說有如一場酷刑。王聖儒醫師表示,「碰到疫情時,身為主管,不能只出一張嘴,一定要身先士卒。醫師也是人,大家都會害怕,如果主管願意第一個穿上防護裝備去看疑似感染的病人,年輕的主治醫師自然會安心許多」。另外,由於擔心醫護同仁一開始穿防護裝流程不熟悉,可能漏拿某一項防護設備而讓自己身陷危險。他也指示護理長貼心地將所有裝備一套套完整打包好,方便拿取,而王聖儒醫師自己會也幫著護理長進行打包作業。

為疑似病患進行採檢前,必須花上15~30分鐘將防護裝備完整穿戴,才能接觸病患。〈王聖儒醫師提供〉


令他感動的是,因應未來疫情變化,一旦發燒篩檢站的就診人次增多,將對原先急診人力調度造成影響,而急診本來就有人力不足的狀況,這時勢必要動員全院主治醫師不分科支援急診,本來擔心有人為此反彈,「但好些資深醫師對我說,『雖然好久沒值班了,但現在要共體時艱,班就排下去吧』」!還有配合防疫必須改變插管流程,有醫師主動把流程拍成1分多鐘的影片,方便大家學習與分享,更為有效地達到宣導效果。

每天只睡不到5小時,看到一則line就再也無法入睡!

身為急診醫師,王聖儒醫師跟大家一樣排班,有日班,也有夜班,另外,還有門診和會診;為了防疫工作,有時才下夜班,又要跟感控同仁開會;即使沒排班,也會到醫院做行政工作,腦袋隨時在想,要做哪些事、所要推動的事情該怎麼讓同仁接受並執行……在受訪時,他說,「過去一個禮拜,每天幾乎睡不到5小時,有時凌晨45點醒來,看到1line就睡不著了」臨危受命的他,以感染科醫師的背景,清楚知道「這一仗一定要好好地打」!再怎麼累,都要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