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能量補給站

全職媽媽沒有下班時間:「嬰兒沒得商量,他要就是要,媽媽再累都要給!」

全職媽媽與上班老公,誰比較辛苦?可能爭吵許久也不會有定論。老公也許工作很累,下了班總想放空、滑手機、偷懶一下無可厚非,然而,如果這些心情變成了逃避育兒事務的藉口,甚至化為一把鋒利口語利劍:「妳不就帶孩子而已,但我每天都要看老闆臉色,妳有我累嗎?」怎能令媽媽不爆氣。


全職媽媽的辛苦,除了孩子無止盡的需求,還有日常中逐漸流失的自我價值

如果,你能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周遭的全職媽媽們,並非不想或不能去工作,她在職場的表現可能比別人更出色,全是因為愛與放不下,以及孩子的需要或沒有後援,才決定分擔另一半的責任,肩負起這個角色。

當她懷念起職場上那個自信的自己,對比現在的生活,除了孩子的成長和笑容稍可慰藉,心中那種失去了什麼的惆悵感,其實比身體的勞苦更心累。

身為諮商心理師的高郁倢,也是一名全職媽媽,她分享了一段在寶寶4個多月時,曾經失落好一陣子而跟先生衝突的經驗:「因為那時帶小孩很累,又常常在要求先生多參與家庭生活時被對方以『下班想要放鬆』拒絕而不開心」,她隱忍很久,最後忍不住對先生爆發,表達自己很傷心好像對先生來說家庭生活變成很累的事情,感覺關係中真的有些東西在流失,也感覺自己不再像當初那樣有價值。

沒想到先生反彈很大,表示看完後感到很傷心,覺得自己上班這麼辛苦,下班雖然累也儘量分擔家務,並常常在上班時候傳訊息關心她們母子倆,但她卻顧著小孩根本不理他,還要指責他做得不夠。

「他認為我只想到自己想要相處,沒有考慮到他工作很累有時候只想要放空。」

媽媽不需要很浮誇的回饋,只是希望可以被理解

因為先生無法理解她的心情,並一直強調自己工作很累,逼得兩人分別把雙方的作息攤開來比較、檢視:

老公一日作息

 6:30出門開車到公司
 8:00上班
 午休只有40分鐘,整天都沒辦法休息。
 下班常塞車,回到家7、8點。
總結:扣掉吃飯、洗澡時間,只有1~2小時能做自己的事情,當然只想放鬆,而他已經犧牲掉自己的放鬆時間做一些家務了,為何老婆還是覺得不夠?

老婆一日作息

至於全職媽媽的一日作息,居然瑣碎到無法列點,她詳細地向老公說明:

「跟兒子一起從晚上12點斷斷續續躺到中午12點!因為嬰兒吃母乳比較難飽飽地睡過夜,常常會一直睡睡醒醒,我就要餵他,他睡著了我也不一定就能馬上睡著,中間還要起來換一兩次尿布,然後中午了,我就蒸便當趁他還沒醒來的時候吃,如果他醒了就把他放安撫椅邊吃、邊看電視、邊逗他,吃飽洗好碗差不多他又餓了,又要躺著餵他,餵完他可能會再小睡一下,也可能不會,如果他睡著了我就小小做一下自己的事情,或是打掃家裡、曬衣服,但他大概30分鐘也會起床,起床就得陪他玩一玩,累了又吃,吃了又會睡著,我又做一點自己的事(或有時我餵一餵就跟著睡著了),大概這個loop兩三次以後,就晚餐時間了。雖然因為有媽媽幫忙不用張羅吃的,但吃完以後就要幫寶寶洗澡,把小孩交給媽媽或先生抱一抱玩一玩,我就去洗澡,洗完差不多就準備要上床睡覺了。」

她總結自己的一天就是:睡、吃、睡、玩、吃、玩、睡,聽起來就是一個字:爽。

高心理師無奈表示:「雖然我真的覺得自己很辛苦,但怎麼說好像就是沒有比先生辛苦,但是在感受上我真的覺得我的生活也並沒有聽起來的那麼愉快舒心,只是我也說不清楚我辛苦的究竟是什麼。

高心理師認為全職媽媽在關係中很容易陷入一種很不平衡的位置:「明明感受上是辛苦,卻要被說『過很爽』,漸漸就會感覺自己越來越沒價值。即使『全職媽媽很辛苦』是一件被說爛了的事,但真的在關係中出演時就是很難被看到。職場上的辛苦顯而易見地得到掌聲,對照自己對家庭付出幾乎全部的時間卻還被覺得是在享受。

她強調,其實也並非想要什麼浮誇的回饋,像是老公每天回家都帶回來一束玫瑰花之類的,「只是希望自己的犧牲可以得到至少相應的慰勞」

讓先生在相處中看見「永遠沒有自己時間」的辛苦!

高心理師表示在那次衝突的尾聲,她希望改善夫妻的關係,以及表達內心的需求,她從自己的諮商專業中找尋靈感,建議先生每晚睡前兩人都說出當天發生的三件事,並向對方表達感謝!沒想到先生立刻就說:「不要,今天很累耶!」

這個回應讓她的玻璃心立刻碎了,她好不容易想到可以增溫感情的方法,又被「很累」拒絕了,她崩潰指責先生「又來了」,他也很不滿地說:「為何又一定要照你說的做!」

在兩人僵持不下時,睡在中間的兒子因為他們不斷提高的音量哭了起來,高心理師只能趕快塞奶到兒子嘴裡安撫,邊哭邊餵又跟先生對著眼,最後實在很不甘願,便不餵了轉過身去哭。沒得吃的兒子也跟著哭了起來,一聲一聲地增強,她心疼得沒辦法只好轉過去抱抱他繼續餵,一邊流著眼淚說:

你看到我們之間的差異了嗎?嬰兒沒得商量,他要就是要,二十四小時任何時刻只要他要我就是要給,但是你只要下班回家就可以說因為你工作很累你不要做什麼,你不做的就是我要做,然後你還要覺得你是我們之間比較辛苦的那一個。

高心理師表示:「我在這些話說完的同時,突然意識到,在全職媽媽的生活中那種說不清楚但是又確實大量存在的消耗,就是在任何情緒狀態、任何情境中都必須放下自己的需求優先去回應小孩的需要。無論那個回應的動作有多不費力,都讓我把自己更放輕了一點,就好像在每一天持續剝削一片片自己去滋養孩子長大,漸漸地便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像過去那樣有份量。但是這些,落在別人眼中,要說辛苦,又太輕微了。

最後看到這幕的先生好像突然也意識到這種身不由己,就是全職媽媽的日常。

她說:「先生沒說什麼,只是伸出手來把我跟兒子摟著。當下我知道自己的辛苦被看見了,於是這瞬間,好像就沒那麼辛苦了。

高心理師表示,在嬰兒出生的前幾個月對於夫妻關係是很大的挑戰,各自都有各自要負擔的辛苦,但全職媽媽的辛苦難以言說會導致媽媽從外界回饋看到自己的狀態與自己的實際感受並不一致,產生內外失衡的感覺,一定要撥出時間照顧自己的感覺並與先生溝通和解,有時在緊繃的關係中其實雙方只是需要一句感謝。

當兒子睡著以後,她親了親兒子和老公的額頭,「在一旁睡著的兒子抓著我的衣角、老公的左手輕碰著我的手肘打呼,突然感覺自己珍貴地、穩穩地在愛裡存在著。

她突然和老公也和自己和解,輕輕一聲喟嘆:「謝謝,我們都辛苦了。


(推薦文章:李李仁原本不婚主義卻甘願做家庭煮夫,陶晶瑩做的唯一一件事:放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