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名人 焦點人物

奇哥董事長陶世恩:孩子跌倒、犯錯,也是人生中寶貴的經驗

奇哥董事長陶世恩,同時也是4個孩子的父親,家庭生活既熱鬧又幸福,隨著小女兒加入家庭,使他重新體驗到成為父親的感動。

升格為爸爸才知父母難

身為家中長子的陶世恩,13歲時就獨自到海外念書,直到長大後才歸國,後來進入奇哥工作,協助家族事業。

陶世恩的父親──陶爸(陶傳正),常常在電視劇中扮演董事長,現實生活中,正是公司的創辦人,中年才展開演戲生涯,發掘了演戲的興趣,他的母親也一直與先生在公司打拚,曾經陪伴著丈夫度過經營的困境。由於他小小年紀就到國外生活,再加上父母親忙碌於家族事業,對於童年生活的印象比較模糊,很少有一家人共處的回憶。

說起與父母的親子關係,他沉默片刻,若有所思地說:「其實,出國時我和父母的關係並沒有非常親近。」反而是長大之後,和父母有了許多工作、家庭的共同話題,重新認識了自己的父母,也拉近親子之間的關係。

當他成為父親,站上了與父母同樣的位置、角色,便深深體會到父母當時所面對的艱辛與難處,以及有了孩子之後,對於孩子的愛有多麼強烈。他很有感觸地說,「其實,忙碌於事業的父母,對於孩子的愛並不會比其他父母少,那種對於孩子的擔心、不捨、驕傲的心情都是一樣的。」

女兒進入生命中.有了重新當爸爸的感動

陶世恩表示,夫妻兩人都很喜歡孩子,也希望孩子能有手足相伴,一開始便計畫要生三個孩子,想讓孩子有個玩伴,而每一胎出生的時間都相隔1年半。

沒想到多年之後,第四胎意外來報到。對於一般人而言,即使是養育一個孩子,就得耗費許多體力、時間,想到擁有四個孩子所伴隨而來的壓力,曾讓夫妻兩人感到很掙扎,心想:「四個孩子會不會超出我們的負荷?」

然而,想到這是上天給予他們的禮物,兩人便愈發期待地迎接寶寶的到來。他談到,家裡的孩子已經陸陸續續上了小學,正因為第四胎來得比較晚,距離太太上次懷孕已經過了4年,當陶世恩第一眼看到小女兒,百感交集,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當下真是太激動了,覺得怎麼會有那麼漂亮的女兒!」再次迎接寶貝女兒,讓他有了重新當爸爸的感覺,印象特別深刻。

女兒在枕頭下藏小卡.父女展開甜蜜小對話

身為一家公司的董事長,難免有時因為公務比較晚回家,這時,女兒會寫卡片放在他的枕頭下,例如:「爸爸什麼時候要回來?我永遠會在這邊留個位子給你喔,愛你!」看到女兒的貼心之舉,使他深受感動,他一邊說著,眼神流露出對女兒滿滿的關懷。

有時候,他也會透過這些小紙條跟女兒展開對話,回饋女兒的心意,例如,有次女兒寫完卡片,放在他的枕頭下,他便在卡片上畫女兒喜歡的公主角色、或是一些小插畫,偷偷地藏在女兒的枕頭下,看到女兒拿到卡片,綻放笑容的模樣,他也跟著開心起來。雖然女兒贈送的卡片都是一些小小的碎紙片,但他格外珍惜著,在他的眼裡,那些小紙片就如寶物一般珍貴。

「當沒辦法全心全意參與孩子的生活時,內心不免會有些不捨。」雖然與孩子相處的時間有限,有時沒辦法給予一個人很多陪伴時間,但他為此會多花一些心思,讓孩子感受到關懷,例如,個別跟每個孩子做一件事情,或者帶孩子去餐廳吃一頓飯,進行小小的約會,忙碌的陶世恩,格外珍惜著與孩子單獨相處的時間。

四寶個性天差地遠.為家庭帶來挑戰及樂趣

陶世恩分享,在自己還沒有孩子之前,認為只要閱讀育兒書籍,就了解怎麼樣當爸爸,但實際上升格為爸爸之後,發現照顧孩子是相當花費心思的事情,

例如,和兒子、女兒的相處、玩樂的方式便大相逕庭,他提到,家中的兒子比較活潑好動,女兒們則是心思比較細膩,因此與女兒相處時,更要顧及到女兒的情緒感受,再加上四個孩子的氣質、個性都不同,根據孩子們的差異,隨之調整不同的教養方式,便成為生活中一大挑戰。

他認為,家裡只有一個孩子時,或許會對孩子有某些特別的期許,但隨著家庭成員增加,他認為很有趣的是,每個小孩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而孩子們的差異為 生活增添許多挑戰,同時也為家庭生活帶來許多樂趣。

怕孩子受傷.到讓孩子從錯誤中學習

他笑說,「我是緊張型的爸爸、比較謹慎,一開始都不敢放手讓孩子嘗試,很怕他們受傷。」呵護兒女的心境表露無遺。然而,隨著有了第二胎、第三胎,與孩子們互動的經驗增加之後,他也漸漸學習放寬心,他認為,即使孩子跌倒、犯錯,也會成為他們人生中很寶貴的經驗。

他笑說,或許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心態轉變,使他察覺到家中老三反而比較獨立,會自己打理許多事情,即使沒有父母在身旁,也可以從生活中找到許多樂趣,按照自己的步調把事情做好。「我覺得這是所有的父母都會遇到的難題,當有了孩子之後,會希望給予他很多關懷、呵護,但有時候給予過多的關懷,卻又導致他沒有辦法獨立。」

成為父親之後,他得以透過孩子的視角,讓他得以用更敏銳、更細膩的心情,看待周遭的世界。「看著孩子們,就會領悟到他們一開始都是從學會仰頭、慢慢地爬行,到開始走路、走過摔倒、再爬起來的歷程,那些瞬間都好珍貴,會體驗到孩子們平安成長到大,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他微微一笑說,眼神儘是散發著人父的柔情與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