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兩性情感

隊友總在年夜飯缺席的人妻.堅強已成DNA

在婚姻生活中,有的人妻,慶幸自己有神隊友相助;有的人妻,則是經常嫌棄豬隊友,然而,也有一群人妻既誇不了,也嫌不得,明明有隊友,卻又跟沒有差不多,因為人根本不在身邊,而且愈是重要時刻,缺席率愈高。少了隊友相伴的人妻,只能默默強忍辛酸,讓自己學會堅強度日,畢竟這是軍眷的日常。


又到了全家圍爐吃團圓飯的時刻,總有人因為工作關係而不得不在年夜飯缺席!有人只是偶爾缺席,有人根本是年年缺席。若要問哪個行業位居缺席率之首?如果軍人說第二,應該沒人敢說第一吧!愈是大家放鬆心情的年節假日,軍人愈要繃緊神經堅守崗位。然後,軍人的家人也只能習慣吃著沒有全家團圓的年夜飯!

或許有人會說,當軍人是自己選擇的!只是很多人會選擇念軍校,有著家境不好的無奈,而一旦踏上從軍之路,就開始沒得選擇了,一切以服從命令為天職。這固然是當事人自己的人生,卻也深深影響了另一半的人生!

在黑鷹將士殉職的追思會上,當總長夫人對著總統蔡英文哭喊「他不要我了」,當下,聞者傷心,聽者落淚。蔡英文總統希望沈夫人要堅強,其實堅強早已是軍人之妻共有的DNA!不論是原本就堅強的女性,還是依賴成性的柔弱女子,只要決定選擇軍人為結婚對象,甚至還只是女朋友時,都必須義無反顧地披上一襲堅強的盔甲,在軍人保家衛國的時時刻刻,獨自面對生活中所有的一切。

「他不要我了」,簡單5個字,不只道盡了沈夫人對夫婿驟逝的難捨心情,也默默觸動無數軍人之妻的內心──很多時候,用一顆「少女心」糾結在「老公不要我」的情緒中:

「知道懷孕了,高興打電話給老公報喜訊,他只說一句:要開會,就把電話掛斷了」。

「懷孕時,半夜發高燒,只能自己去醫院掛急診、辦住院手續,住院一個星期,老公只來陪過一個下午,最後還是自己辦出院回家」。

「10次產檢,老公一次也沒陪到,更不要說聽過胎兒的心跳聲」。

「我在台灣生孩子,軍醫老公在澎湖接生別人的孩子」。

「明明只是去產檢,卻被留下來待產,可是老公還在東引」。

「要生孩子時,老公剛好要下基地,拜託男性朋友送我去醫院待產,因為不知怎麼填我的個人資料,朋友還被護理師白了好幾眼」。

「孩子都生出來了,老公還在趕回來的路上……」。

軍人職務的特殊性,讓軍人之妻必須遭逢不同於一般女性的際遇,上述經驗談既是個案,相信也是許多人的共同經驗。其實,軍人老公不只總在年夜飯缺席,在懷孕生產這段特別需要先生陪伴的時期,也缺席了,還有好多好多的重要時刻,都不得不缺席了,明知道他不是故意缺席,心裡卻又覺得委屈煎熬,只能獨自飲泣,畢竟他再怎麼把自己放在心上,但順位永遠排在國家之後……可是,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就在隊友一次次的缺席中,人妻堅強獨立的經驗值不斷被強化,甚至自然而然地嵌進了DNA中。




過去,眷村的生活型態,可讓一群隊友「神隱」的人妻們比鄰而居,大家一起相濡以沫,互相扶持;如今,眷村式微,絕大多數的軍眷置身在社會的各個角落,當隊友不在身邊時,人妻必須靠著自身強大的心理素質,與孩子過著「偽單親」的生活──人妻經常被誤會喪偶或離婚,人子則被同學當成沒爸的小孩。(這樣的生活,往往要過到軍人退役時才停止。不過,習慣隊友不在身邊的日子,又得花時間適應有隊友相伴的生活。)

然而,慶幸的是,隨著女性獨立自主的意識與能力不斷提升,讓隊友缺席的日子不盡然都是委屈無助又哀怨,即使當下覺得苦不堪言,但在事後卻能輕鬆笑談那一段又一段有些許悲傷的經歷。事實上,嫁作軍人婦的生活,雖不如期待中的浪漫,也沒有想像的苦,如果本身就會過日子,倒是能過上一段即使結了婚,依然可以放飛自我的自在時光。

對於隊友總是缺席年夜飯與各個重要時刻的人妻,請好好讓自己過著更充實愉悅的生活,尚未生養孩子的,不妨把握最後的「偽單身」時光;必須獨自走過孕期、帶小孩的,勢必要承受更多的辛苦與心酸,也許常在夜闌人靜暗自流淚,請在抹乾眼淚後,嘉許自己用堅強成為隊友的最佳後盾,因為有妳的堅強,隊友才能心無旁鶩地守護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