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兩性情感

未婚懷孕,用沉痛的代價學會負責:「希望未來當我有能力的時候,還能再重新遇見你做你的媽媽。」

20歲那一年,我交了一個男朋友,因為熱戀期發展得很快,有一次保險套沒了,我想說經期才剛走,還是安全期應該沒關係,沒想到只是這個念頭,我卻上了一堂沉痛的課。

(以下改變自真人真事)我本身的經期很亂,有時候兩三個月才會來一次,過了一段時間,我感覺到月經來之前的種種症狀:胸部脹痛、肚子悶、肚子很餓,但月經遲遲不來,直到有一天早上覺得想吐,才驚覺大事不妙。我趕緊去買驗孕棒,那是我第一次買驗孕棒,雖然我知道它很準但我還是買了三盒,結帳的時候我帶著口罩頭低低的,像做了壞事怕被認出來。

 

我是誰?我憑什麼決定一個生命的去留

兩條線浮出來時,我的手抖到不行,我不信邪又驗了兩次,還是一樣都是兩條線。我癱坐在廁所的地上很久,很慌張腦子卻一片空白「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不停對自己說。趕緊打電話給男友,他只冷冷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聽到他這樣說我的心也冷了一半,我想我只剩下我自己能夠依靠了。

當婦產科醫師用超音波,指著螢幕上的畫面說「有看到嗎?這就是你的小孩,大概6週了!」

那時候我才真的感覺到它的存在,可如今他的去或留就掌握在我的手裡,我是誰?我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決定?我猶豫了很久,那一兩天幾乎都沒睡,上網找很多資料。我和男友還只是個學生,生活費都是家裡給的,小孩如果出生,我們拿什麼養他呢?雖然很心痛,但還是決定和他說再見。


 

人工流產那天,身體很痛,心很空

和男友決定3天後去診所進行人工流產,在這之前我還是會忍不住摸著我的肚子,和他說對不起,甚至上網去查吃什麼對寶寶有幫助,想在他離開前對他好,儘管於事無補。

那一天婦產科有好多人,也有看起來比我小的女生,也是一樣要拿掉小孩,印象中護士先給我吃了幾顆藥,然後就先回家。隔天再去吃兩三顆藥,但這一次要躺在病床上觀察出血狀況,雖然男友就陪在我身邊,我還是很害怕,不知道等等會發生什麼事,過一段時間後,肚子開始劇痛,從來沒有這麼痛過,然後開始出血,快要撐不下去時,我告訴自己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就要好好撐下去。

護士幫我換完衛生棉之後,給了我新的藥「回家按時吃藥,它就會排出來了」護士面無表情地說。她講話語氣很平淡,我虛弱地聽著,心情已在谷底盪到不能再低。

 

看著手中的胎盤,我知道這會是我這輩子無法遺忘的痛

吃了很多天的藥,每天都流了很多血,突然有一天,感覺到一個很大熱熱的東西流了出來,衝到廁所看才發現,是一坨手掌大小,有胎盤和胚胎的血塊,在我決定拿掉他時,每一天都很難過很罪惡,但真正痛苦的是這一幕,看著它就在我的手上。

我用溫水清清地將胎盤和胚胎洗乾淨,不知道要把他丟在垃圾桶,還是沖到馬桶。最後我把他沖進馬桶,但我一直對這件事感到很後悔,我的小老鼠都有埋葬的地方,但我的寶寶卻被沖到馬桶裡,但是我當時真的好慌張,也好怕被家人發現,我應該埋葬他的,但也來不及了。

 

孩子,請你等我有能力後再把你生回來

我一直在想,想了好幾個如果,如果我的孩子還在,他現在是不是會踢我的肚子了?如果我能生下孩子,他會是什麼模樣?我不能告誡別人不能與你親愛的人發生關係,我知道性是很誘人的,更容易情不自禁。但可以先做好事前準備的,例如避孕藥、避孕環等等,就算對方不願意戴保險套,也能先保護好自己。

如果我當時能多一點思考和準備,我的傷痛也許不會存在,更不會喪失一個無辜的生命。看到別人分享可愛的孩子時,總會想如果我的孩子能叫我一聲媽媽,那該有多好?

經過這件事讓我明白,在還沒有能力時就要做好保護措施,為每一個決定負責任,希望未來當我有能力的時候,還能再重新遇見你做你的媽媽。

 

未婚懷孕,若是你該怎麼選擇?
若今天未婚懷孕,你會怎麼選擇?
點開連結有實境遊戲,告訴你將會發生什事
遊戲:青春裡的抉擇


(圖文授權:兩條線裡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