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懷孕伴隨子宮肌瘤

曉萍差點錯失餵母乳時機 懷孕期間身體長了一顆約1公分大的子宮肌瘤。意外接踵而至,寶寶在第二次產檢仍沒有心跳,醫師甚至詢問他們:「這個小孩,你們想要嗎?」如今上天不但眷顧這個小孩,同時在哺餵母乳的過程中,曉萍的問題也都得到了解答。

予是給的意思,取「鍾予」此名,曉萍媽媽和老公都希望予予能做個「施比受更有福」的人。予予剛滿一歲了,至今也喝了整整一年的母奶,有著靈活的雙眼、燦爛的笑容、健壯的四肢。然而,這對母女經歷了許多考驗,才有今日倒吃甘蔗般的順境。

懷孕伴隨子宮肌瘤

曉萍媽媽與老公相知、相惜了四、五年才結婚,由於新婚經濟尚未穩定,不敢冒然生子。直到老公考取了南區的基層特考,寶寶似乎也有所感應而以行動支持──曉萍媽媽懷孕了!
最初,曉萍媽媽選了一間大型的教學醫院進行產檢,驚訝的發現:伴隨著寶寶而來的是顆約1公分大的子宮肌瘤。意外接踵而至,寶寶在第二次產檢仍沒有心跳,名醫甚至詢問他們:「這個小孩,你們想要嗎?」曉萍媽媽心情陷入了極度的徬徨不安,夜夜在房中啜泣不已,大多時候只能透過電話向遠在數百公里之外的老公尋求慰藉。

逃過SARS一?卻被資遣

第三次產檢,曉萍媽媽換了一家口碑不錯的地區型婦幼醫院,躺在超音波儀器旁的她,本來不敢抱持太多希望,但在聽到「碰、碰、碰……」的心跳聲後,眼淚隨即在眼眶中打轉!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懷著新生命的喜悅。
過了這一關,還有許多考驗等待著這對母女,包括令人聞之色變的「SARS」!幸運的是,曉萍媽媽取消了和平醫院傳出SARS當天的預約掛號,逃過了一劫,但仍需在疫情蔓延期間每個上班通勤的日子過著心驚膽跳的生活,好不容易SARS的疫情告一段落後,卻傳來另一個不幸的消息:曉萍媽媽因懷孕被無預警的資遣了。
被資遣的曉萍媽媽,得以在懷孕期間參加一個保母職訓課程。期間真正的了解母乳的重要性,並承諾產後一定要哺餵母乳。然而,那卻是另一段波折的開始。

母嬰不親善醫院

產前詢問醫院關於母嬰同室的可能,接收到的訊息卻是:「胎兒在出生後24小時會有脫水的可能,如果出生後不在育嬰室先待上24小時餵哺配方奶的話,若有任何意外,醫院不負任何責任!」?於醫護人員的專業權威,又沒有勇氣在產前換一家醫院,因此就在該醫院產下了鍾予。
由於醫院並不支持母乳哺育,因此曉萍媽媽幾次錯過哺餵寶寶的機會,護士也只有敷衍的教導媽媽如何哺餵母乳。當曉萍媽媽好不容易第一次餵奶,已是產後第二天的晚上,習慣了奶瓶哺餵的寶寶根本就吸不到奶,曉萍媽媽挫敗到了極點,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餵母乳。

餵母乳不得要領上網求助

回家後,漲奶使得曉萍媽媽又痛又硬,不知如何是好,加上寶寶「奶瓶混淆」的情形,不願吸奶,心疼的老公開始上「台灣母乳協會」網站求救,所幸得到許多母乳媽媽的寶貴經驗及建議,照著建議按表操課,果然克服了寶寶不吸奶的問題。之後的乳房破皮、寶寶作息問題等疑難雜症,也都在母乳媽媽們的熱心幫助下迎刃而解。
事實上,曉萍媽媽曾考慮放棄哺餵母乳!寶寶剛出生的第1個月,頻繁的吸奶頻率、以及哭鬧的情況,不僅讓曉萍媽媽感到疲憊,而長輩的關切,更造成媽媽極大的壓力。
當時哺乳知識的欠缺,餵奶僅懂得採取坐餵式,手痠腳麻是常態,直到坐完月子,學會了側餵,寶寶才開始全母乳餵食。只是寶寶的吸奶次數依舊頻繁,公婆仍質疑寶寶並未吃飽,不會使用網路求援的她,十分痛苦!
就在曉萍媽媽快要因崩潰而放棄哺餵母乳的時候,在老公的鼓勵下參加了台灣母乳協會在亞東醫院舉辦的母乳聚會。在聚會中結識了許多熱誠的母乳志工,以及同是哺餵母乳的媽媽們。
在經驗分享後,曉萍媽媽恍然大悟,自己並不孤獨,所有的問題也發生在其他人身上!在問題獲得正視與回饋之後,心裡猶如注入一股暖流,舒暢極了!使得她後續在面臨各種問題時,更有力量去面對與克服!

神奇的母乳

最難忘的是,10月2日予予在施打流感疫苗後開始發燒,狀況起起伏伏,最後醫生判斷應該是喉嚨發炎引起的發燒,當時沒有病房卻交代她們留院觀察。一邊打點滴一邊等待病房的漫長過程,媽媽為了讓予予有安全感而抱著哺乳。予予終於在吵雜的環境下香甜地睡著,隔天上午更因情況轉好而離院,恢復得比醫生們預期的還早,令人不由得驚嘆,母乳是最大的功臣!

苦盡甘來

現在,不論白天或黑夜,予予總會口齒不清的喊著:「媽、媽、媽、媽……」然後將小手放在母親的胸前,或站、或趴、或蹲、或跪,然後張口吸吮著充滿著母愛的乳汁,這是曉萍媽媽和小寶貝最親密的美好時光。
回想起哺乳之初歷經的困境,曉萍媽媽相信,是愛的執著,他們才得以擁抱這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