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怡君生兩胎力行哺餵母乳

營養系講師化理論為實務 在生老大之前,怡君是營養系講師,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學生們,母乳哺育有多好、多重要。待生了孩子之後,才發現理論與實務之間有一段距離。兼顧工作與家庭的怡君是如何堅持哺餵母乳,另一方面又是如何從忍受乳腺阻塞的痛苦中一路走來……

這幾年來怡君在幾個身分中轉換,她是老師---在台北醫學大學保健營養學系任職,也是台大博士班的學生。而在攻讀博士學位的六年間,怡君還生了兩個孩子,當了媽媽。在幾個身分當中,怡君認為當媽媽最不容易。因為每個小孩都是獨立的個體也都是父母的寶貝,養育小孩雖然也有書可讀可參考,但是該怎麼做或是要怎麼做,都必須視小孩的狀況與父母所擁有的資源來做決定。

徘徊在理論與現實之間

在生老大之前,「生命期營養素」這門課,是她在營養學系授課的課程的重點之一。怡君總是不厭其煩地告訴學生們說,母乳哺育有多好和多重要,也期望透過這樣的教育,讓學生不管是將來在職場,還是為人父母,都能夠支持甚至力行這些理念。
然而生哥哥時,第一次真正哺乳的怡君才體認到理論跟實際的落差,周遭哺乳成功的例子很少,沒有請益的對象;即使哺乳知識足夠,面對一個從自己身上娩出,仍在啼哭中的弱小寶寶,怡君的身分不是大學營養系老師,而是新手媽媽--跟所有的新手媽媽一樣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兩地接送情

與多數上班媽媽一樣,休完八週的產假,怡君就必須面對恢復工作時寶寶的托育問題。目前國內並無完善的托育制度,小孩的托育幾乎是婦女自己必須想辦法解決的問題。一方面是尋得好保母要運氣和時間,一方面是婆婆與娘家均體恤怡君必須工作和進修,而樂意幫忙帶寶寶,於是怡君成了假日媽媽。
在考量長輩的體力以及與寶寶相處的時間之下,一星期有四天三夜的時間,哥哥住在阿嬤家,另外一半的時間怡君則帶著哥哥一起回娘家住。如此一來,長輩們的體力負荷小一些,而怡君又比完全的假日父母有多一點的機會和時間學習當父母。
怡君總是在思念寶寶中努力,在三天或四天之內把一星期的工作和學業完成,然後與先生驅車回大溪帶寶寶回台北,直到星期天晚上再把寶寶送回大溪。這樣的接送和思念持續兩年半,直到接哥哥回台北念幼幼班才結束。

哥哥得了假日症候群

在怡君的堅持下,哥哥喝母奶喝到兩歲半多自動離乳。在這當中遇到了不少的問題,假日症候群是其一。有些寶寶不喜歡用奶瓶喝母奶,有些寶寶則是習慣了奶瓶後很不願意費力吸母奶。很幸運地,怡君家的哥哥對用奶瓶喝母奶和直接吸奶的轉換適應地相當好。但是由於喝母奶的關係,即使有幾天沒有與媽媽在一起,卻對媽媽還是有很強的依附關係,也因此哥哥有「假日症候群」。
就是在回大溪阿嬤家的第一天都會特別難帶、特別思念媽媽、甚至回到阿嬤家的第一天,哥哥都不太願意喝奶。阿嬤也因此需要付出加倍的照料和關愛,才讓哥哥身心安穩。
好不容易適應之後,又是星期三夜晚的來臨--哥哥回台北的時間,等到星期日晚上,哥哥回大溪阿嬤家時,又是一個思念媽媽不願意喝奶的小麻煩。說起來像是一個無奈的循環,但是或許是溝通得法又關係緊密,阿嬤很有智慧,她清楚孩子需要跟父母有連結,也知道兒子、媳婦已經盡其所能地工作、進修與育子,因此雖然孫子的情況令她心疼與難帶,但阿嬤也從未要求她們放棄或改變這樣的接送模式。

忍受乳腺阻塞的痛苦

怡君當假日父母除了接送和感情的牽掛之外,擠奶上也出現一些實際的問題,那就是她非常享受直接哺乳的親密,但是她卻相當不適應用擠奶器擠奶。
哥哥不在家的四天三夜中,她必須擠奶製作母奶冰棒好給哥哥當存糧,但即使是完全模仿寶寶吸吮的頂級吸奶器,機器依舊就是機器,給人的感覺就是很冰冷。除了不喜歡用機器擠奶外,另外一個困擾就是是怡君不時會乳腺阻塞,尤其工作忙碌無法定時擠奶時最容易發生。一邊工作又需要忍受痛楚不堪,更必須在乳腺阻塞惡化成發炎前,忍痛找時間趕快移出乳汁。這兩種不愉快的經驗,讓怡君懷第二胎時,甚至腦海裡閃過:我實在不想繼續忍受邊擠奶邊想念寶寶,也不想忍受不時的乳腺阻塞,如果托育的問題無法解決,一定要和寶寶分隔兩地,那就不要餵母奶好了……

到府保母分擔工作

考量生老二主要是為了希望給哥哥有個伴,希望兩個小孩一起成長,同時怡君本身也不願意再忍受與寶寶分開時的思念。怡君家的妹妹後來是找保母照顧的。好的、可信任的保母並不好找,經過一番的波折,怡君總算找到了合適的保母。
讓長輩帶小孩,比較不用擔心身心方面的照顧,因為阿公阿嬤都是很疼孫子的。但是父母與長輩間,有時會有育兒或是教養觀念比較無法溝通的情形發生。而好的保母除了會盡心照顧小孩外,觀念上會比長輩好溝通。
怡君在妹妹出生的前六個月,留職停薪專心完成博士論文,比較有時間可以與保母互動;同時由於工作時間比較彈性,擠奶也不在是問題。尤其每天下班後可以直接哺乳不需要擠奶,讓怡君乳腺阻塞的問題少了許多。
直接餵奶的另一好處是,怡君可以空出一隻手,一邊抱著妹妹餵奶;一邊餵哥哥吃飯,一次搞定兩個。壞處是哥哥看到妹妹黏在媽媽身上,會吃醋要媽媽抱,爸爸只好假裝無辜的在一邊「乘涼」。
比較起來或許當假日媽媽時,工作的效率高多了,而下班後帶兩個孩子的疲累也常讓怡君大呼吃不消,但是怡君說:體力的負荷遠比心中的掛念更踏實。

兩個孩子兩樣情

回頭看兩種不同的托育方式,怡君並不後悔自己的選擇。哥哥小時候雖然少了一些媽媽的陪伴,但是與兩邊阿公阿嬤的關係一直都很親密,甚至現在偶而還是回阿嬤家渡個假。妹妹一直在怡君身邊,相對之下就比較會認人與認環境,到現在一歲多,除了不太願意讓阿公阿嬤們抱之外,在阿公阿嬤家只要看不到媽媽就會一直大哭。
很多事情有得就有失,尤其當媽媽不要太在意失的一面,要儘量看到小孩所擁有的。怡君希望所有的媽媽都經過仔細的考量後,能安心自己的選擇,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畢竟有快樂的媽媽,才會有快樂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