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澳洲VS.台灣 如芳媽媽的兩地哺乳經驗談

對如芳來說,母乳哺育的意義,不僅提供寶寶的營養,更增進親子間的互動。如芳最大驕傲就是對孩子說:「你們都是喝媽媽的母奶長大的!」那種幸福的感覺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

如芳的青春歲月在澳洲度過,在那裡,遇到她的真命天子—從台灣留學澳洲的老公,也使得她在因緣際會之下,體驗了兩個截然不同哺乳文化的酸甜苦辣。其中不變的是她對寶寶的愛,愛使得她能堅持用最好的母乳,給她最愛的寶寶。

內化的哺乳意識

哺乳意識也深植她的心中。兒子出生後,理所當然的以母乳哺餵寶寶。
出生在澳洲這個哺乳風氣良好的地方,產後護士一把臍帶剪斷,馬上就把寶寶抱到如芳的胸前。寶寶像個強力磁鐵般,很快的吸住了乳房,同時也開啟了如芳的哺乳王國。出生的頭兩天,寶寶幾乎一直掛在身上不斷吸吮自己的乳房,如芳即使因此而睡眠不足,但感覺是幸福的。
跟其他全母奶的寶寶一樣,即使是全天候的吸吮乳汁,出生後兩天的體重仍是下降的,護士怕母親擔心,還特別告訴如芳:「寶寶出生時就準備了足夠的脂肪以等待母親豐沛奶水的來臨。」

回台投入母乳協會義工的行列

由於產檯餵奶、加上寶寶持續吸吮乳房,從第三天就看到了成果:乳汁盈滿了整個乳房—猶如兩個切半的香瓜,而寶寶的體重也開始向上攀升。只是,如芳雖有哺乳意識,對母乳的知識卻有所不足。
餵哺老大的過程中,常會擔心諸如「餵奶方式是否正確」、「寶寶到底有沒有吃飽」、「什麼時候才不會脹奶」及許多其他哺乳相關的問題。每每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澳洲母乳協會的義工媽媽總是在電話的另一端協助,解決她的疑惑。也因為第一胎的哺乳經驗,如芳體認到這樣的團體對母親的支持有多重要,因此回台後,如芳積極的投入台灣母乳協會義工的行列!

哺乳經驗兩樣情

銳恩是如芳第二個寶貝,哥哥毅恩在一歲八個月時,因媽媽再度懷孕使得乳汁的味道不同,開始抗拒喝奶而自然離乳。而生下弟弟雖然也是全母乳哺餵,但從生產到哺乳,讓如芳有著全然不同的體驗。
在澳洲,待產和生產是同一個房間,裡面設備包括醫生的用品外、產婦的用品如冰箱、CD player和給爸爸休息的小床等一應俱全。此外,如芳夫婦把生產計畫(birth plan)拿給助產士,醫院盡量照著他們想要的生產方式進行。
在台灣生老二時,如芳特別選擇了母嬰親善醫院,甚至還因為醫院整修暫不施行母嬰同室,而在生產的前兩天換醫院!但卻與他們的期望有所落差。
生老二時,如芳去了醫院好幾趟都被趕回來,直到每五分鐘痛一次,才得以進入待產室,在一旁陪伴的老公卻被護士嫌礙手礙腳而被趕到棚子外,最後為了填寫住院手續,還遺憾的錯過了老二的生產過程。
 
另一方面,如芳選擇的雖是母嬰親善醫院,但弟弟並沒享受到產檯哺乳,如芳在產後被莫名打了一針後就睡著了。還好,有第一胎的經驗,先生知道要及早餵奶,三催四請才讓弟弟在出生半小時後吃到母奶。
然而,雖然選擇的是母嬰同室,但寶寶在第一天還是因為一些奇怪的理由被留在嬰兒室,如芳只好等著每四小時嬰兒室的來電才去餵寶寶。弟弟餓的成了嬰兒室裡哭的最悽慘的寶寶,最後,在夫妻倆的堅持下,寶寶終於得以母嬰同室,順利開始哺乳!

哺餵母乳的驕傲

雖然剛出生時發生一些小插曲,然而今日銳恩也喝了近兩年的母乳,如芳現在計畫要銳恩在兩歲前離乳。每次銳恩向如芳要ㄋㄟㄋㄟ時,如芳總先問是否肚子餓?當孩子說肚子不餓,引導孩子跟ㄋㄟㄋㄟ說byebye。孩子很快發現:原來說再見後,ㄋㄟㄋㄟ是會被媽媽收起來的!可愛的銳恩在說完再見不久,總會跑回媽媽身旁,對著媽媽的胸部猛說哈囉!
對如芳來說,母乳哺育的意義,不僅在於提供寶寶生理上的飽足感,更滿足親子間心靈成長的需求。有時她想像著,多年之後能驕傲的對孩子說:「你們都是喝媽媽的母奶長大的!」那種幸福的感覺不是任何文字可以形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