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映心餵奶的4大波折

本身罹患甲狀腺機能亢進的映心,不幸在生產過程又感染B群鏈球菌,讓寶寶一度住進新生兒加護病房觀察。在等待複檢報告的過程是漫長的,映心不但要一邊服藥,一邊要停餵母乳,看著其他人母嬰同室的幸福模樣,心中不免激起了一陣心酸……

映心當初得知懷孕的那一剎那是極為不安的:專職於教導發展障礙的幼兒、並陪伴這些孩子的家長,難免擔心自己也可能面對相同的磨難;此外,有感於大環境的惡劣,她不知道自己能給孩子什麼樣的環境。多慮的她曾想過要放棄孩子,但是先生的一句話:「是苦或是樂,我們都要一起走」。就這樣,小猴子成了映心家中的一份子,為他們的人生譜出一個美麗的驚嘆號。

報到時刻

生小猴子的那一天,早上開始規律的宮縮,映心意識到──就是今天了,當下午開始五分鐘一次的規律宮縮,她打電話請正在開會的先生回來,帶著行李直奔醫院。經過住院醫師內診,隨即安排住院,貼著胎心音監測器,聽著娃娃規律的心跳,映心知道:娃娃也很想出來跟爸爸媽媽見面!

產檯上堅持哺餵母乳
待產時,護士不時來看她的狀況,而映心不像其他的產婦因為痛而哇哇叫,她鎮定地向護士表達:「我要餵母奶,我一定要餵母奶!」在生產過程中,映心還和醫生討價還價:「我不要剪會陰,你不要壓我的肚子!」現在回想起來,她之所以這麼做,大概是憑藉一股意志力,想要讓孩子依照自己的速度,用最自然的方式降臨人世。

初為人母的感動

由於是在母嬰親善醫院生產,加上待產時已說明要哺餵母乳,因此在產程結束,護士將孩子整理乾淨後就把寶寶放在映心的胸前,而寶寶也隨即開始吸吮母奶。映心清楚的記得,孩子在胸前的那一段時間是安詳、滿足、放鬆而沉靜的,映心有了初為人母的感動,沉甸甸的寶寶也讓她明白什麼叫做「甜蜜的負擔」。

乳頭破皮.痛徹心扉

然而因為映心感染了B群鏈球菌,孩子需要施打抗生素而被送至新生兒加護病房(NICU)。由於新生兒加護病房中的護士沒有太多時間好好教媽媽,結果頭幾天因為小猴子的吸吮方式不正確,讓媽媽的乳頭破皮了。那種痛徹心扉的痛,至今記憶猶新。

餵奶遭遇的4大波折

波折1.母奶和配方奶混餵

B型魔羯座的映心,固執地要克服這個問題。一開始脹奶,不會手擠,擠出來的量少的可憐。但是有一天,護士告訴爸爸媽媽:娃娃都一直睡,沒有喝ㄋㄟㄋㄟ,尿布也沒濕,怕她血糖太低,餵她喝了一些配方奶。這下夫妻倆發飆:說好要全母奶的,怎麼可以餵她喝配方奶?無奈家中長輩也擔心小猴子餓肚子,要求他們同意讓小猴子喝配方奶,小猴子遭遇母奶之路的第一次波折。

波折2.寶寶甲狀腺功能異常

由於媽媽本身甲狀腺機能亢進,產前特別交代要留意娃娃的甲狀腺功能,NICU的檢測果然發現小猴子甲狀腺功能異常,醫師丟給媽媽一句話:「我們擔心這孩子沒有甲狀腺。」這對正在醫院坐月子的媽媽簡直是晴天霹靂,只好拜託小阿姨幫忙上網查資料;並在出生第10天提心吊膽的帶著孩子做檢查。

服藥停餵母奶

醫師交代因為媽媽正在服用抗甲狀腺藥物,母奶必須停餵,這對媽媽來說是個嚴重的打擊。當時只祈求著:只要孩子沒問題,要我做什麼都願意。寶寶打了顯影劑放在硬梆梆、冷冰冰的檢查台上做顯影的檢查,放射線科的技士告訴媽媽:娃娃有甲狀腺—心中的大石頭總算稍微落地。

波折3.進行療程只好停餵

回到生產/坐月子的醫院,娃娃被送入NICU繼續未完的療程,同時等待複檢的結果。看著別人的媽媽可以跟著孩子母嬰同室,而自己卻必須停餵母奶,只能上NICU瓶餵配方奶,想到就滿腹的心酸與不捨。等待複檢報告的日子是漫長的,所幸在等待報告的同時,娃娃從NICU轉入嬰兒室,開始跟媽媽24小時母嬰同室。

錯開服藥繼續餵奶

媽媽也再三徵詢了原先新陳代謝科醫師的專業意見,醫師一再強調PTU是相當安全的藥物,媽媽可以繼續餵母奶;若是不放心,或想降低藥物對娃娃的不良影響,可以將餵奶時間與服藥時間錯開。在支持母乳的醫師耐心地說明、加上娃娃的複檢結果正常,媽媽這才真的抹去這片陰影。

波折4.奶量供需不平衡

然而事情卻沒有這麼順遂,回首來時路,映心晚上沒有跟著孩子一起睡、沒有讓孩子直接吸吮乳房以建立奶量,甚至擔心孩子吃不飽而加了餵配方奶,這一切讓她日後追奶追得很辛苦。
在日後所參加的母乳聚會及參考書籍中,徹底導正了映心餵奶的觀念:供需平衡是需要寶寶跟媽媽一起建立的,孩子哭不一定是餓,媽媽要學習安撫寶寶的技巧,例如:利用揹巾,讓寶寶舒服、媽媽也放鬆。

反回職場漸入佳境

身為職業婦女的映心,產假結束後回到職場,擔心寶寶會乳頭混淆、不肯接受保母的餵食,所以在產假結束前兩週就讓寶寶跟保母熟悉。上班時,映心在固定的時間擠奶;下班後讓寶寶直接吸,在家中不提供配方奶,若是寶寶哭鬧,就抱抱餵ㄋㄟㄋㄟ。慢慢的,一切漸入佳境。
到現在小猴子滿1歲半,在睡前或是玩的高興時,會鑽到媽媽懷裡ㄋㄟㄋㄟ、ㄋㄟㄋㄟ的叫著。事實上,隨著小猴子開始吃副食品以來,媽媽的奶量就已減少,但是?了小猴子,映心依然盡可能的固定擠奶。對映心來說,這是她對小猴子愛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