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母奶三人行

懷第二胎,孕期哺乳居然出血,一度讓小粒緊張!所幸在減少哺乳次數的情況下,仍然能兼顧老大吸乳的渴望。小粒慶幸兩個孩子一起喝奶的生活比她想像中的容易,直說能讓大孩子繼續喝奶的感覺真好!

小粒在生老大時,由於非母嬰親善醫院的嬰兒房管理流程,間接造成寶寶的乳頭混淆,好不容易經過一番努力,才順利讓寶寶轉成全母奶哺餵。有了經驗,小粒在第二胎選擇了母嬰親善醫院生產,這次,終於有了好的開始並得到更多協助,順利成為一位快樂的母奶雙子媽。

全新的開始

這次的生產經驗好多了:沒有剃毛、沒有灌腸、也沒有禁食。雖是超過預產期後進行人工引產,幸好產程順利,如願地以自然產產下老二芯。芯在產台上吸母乳就吸得很好,小小的嘴一下子就吸了上來,接著閉起眼,很有節奏地一口接一口吸,在LDR(樂得兒產房)等待的時間,不停地吸,直到小粒被送往病房,芯才去洗澡及例行檢查。

老大想離乳

母嬰同室的第一個夜晚,芯吸得不錯,總能含著乳房安穩的睡在小粒身旁。只是小粒忽然想起家中當了姊姊的老大,家人初次帶她來醫院看媽媽時,小姊姊看見芯在喝奶,怯生生的,說什麼也不敢上來喝奶,小粒還真怕姊姊從此不再喝奶了!因為小粒並沒有準備好要大孩子自動離乳。

信心的動搖

芯初期喝奶狀況看似順利,但好景不常,狀況接續發生:餓肚子的寶寶開始失去耐心,嘴不肯打開就著急著猛吸了起來,下場則是乳頭破皮。含乳不正確的寶寶原本就不容易吸到奶,開始陷入惡性循環——哭鬧不停、更含不好奶、吸不到奶又更餓。

家人質疑沒奶水

原本信心滿滿的小粒也開始動搖,心慌意亂了起來,望著哭得慘烈的芯,再慈愛的外婆,也開始說些媽媽沒奶、寶寶餓肚子等讓媽媽心煩的洩氣話。小粒急忙喝著一杯又一杯的水,試著召回對奶水的信心,然而外婆又在一旁擔心女人月子裡不能喝水的事,整個氣氛,只能說完全不利於小粒的餵奶大計。

脹奶由老大代勞

產後2天,小粒要出院了,芯卻必須留院觀察,她頭上有個血腫,黃疸可能會很高,要做預防性照燈。雖然牽掛著芯,小粒只能先回家和小姊姊一起等芯出院。小寶寶不在身邊的半夜,小粒的乳房漸漸的變硬了,她知道狀況不妙,連忙起床擠奶,腫脹的乳房好難擠,小粒簡直恨透了擠奶!
徒勞了一個小時後,乾脆將乳房湊上睡得正沉的姊姊嘴邊,姊姊開始邊睡邊吸了起來,惱人的硬塊隨即消失,這時,小粒真有股「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有柴燒」的感動!

更多的問題

芯出院後幾乎一直睡,讓小粒以為生了個天使寶寶,但顯然不是這樣!紅色的尿、沒大便,尿量明顯不足6~8次等狀況通通都來了。小粒深知尿量和大便的問題都要靠喝到足夠的母奶來解決;「母奶幫」的朋友告訴小粒,芯喝的奶太少了,要喚醒芯吃奶並靠擠壓乳房讓芯多喝一些。在她吸吮力變弱時,幫她排氣再餵奶,可讓她喝久一些不會睡著。

連6天都沒有解便

5~21天大的寶寶每天都要大便,芯卻在17~22天都沒大便,小粒打了國健局的哺乳諮詢專線,她們推測是肛門的肌肉緊,可求助小兒外科指診,小粒決定先給芯做肛門刺激再就醫,當天排出了好多大便,後來就每3~4天排一次大便,這些母乳問題總算暫時都獲得解決。

全母奶哺餵不間斷

給這麼小的新生兒哺餵全母奶,說起來是小粒的頭一次經驗,讓她如同第一次做媽媽的人,不停的查書、打電話找協助,不由得想起書本裡威廉醫生說的「父母的擔心往往高於黃疸的指數!」所幸,信念支持著她,小粒知道母奶和養育孩子一樣,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狀況將一天天好轉。

孕期哺乳的決定

回想當時,小粒尚未懷第二胎時,原本預計給老大一邊離乳,自己一邊準備懷孕,以免淪落到吸奶權跟生存權交戰的局面。沒想到計畫趕不上變化,芯在小粒離乳計畫展開前就進駐子宮。產檢時由於出血,兩個醫生都建議小粒必須終止餵奶,這對小粒來說簡直是當頭棒喝。老大對母奶的需求仍然很高,想狠心拒絕孩子的結果是小粒常常躲起來哭。直到後來小粒想通了,離乳是必經的里程碑,她決定開始發展其他愛孩子的語言。

減少哺乳次數

「先減少奶量再想下一步吧!」事情就這樣好轉了,白天小粒盡可能拖延給奶的時間,找食物替代後再給奶,電話站著打以免小姊姊黏上來;多去拜訪朋友、公園玩以縮短在家時間。睡前用數數的方式限制喝奶時間,半夜則以豆漿、開水替代奶水,很快地,每天只剩下幾頓儀式性的餵奶!出血不再,小粒也改變心意,決定以持續哺乳陪伴老大度過孕期。

意外得了蜂窩性組織炎

然而,懷孕26週時面臨了重大危機,小粒得了蜂窩性組織炎住院3天,原本擔心孩子會因此自動離奶,沒想到出院後,孩子照常在喝了奶後露出滿足的笑容,小粒的擔憂就此煙消雲散,往後的日子只需全心顧好肚子裡的小心肝。

幸福三人行

兩個孩子一起喝奶的生活比小粒想像中的容易,能讓大孩子繼續喝奶的感覺真好!在適應雙子媽生活的過程,小粒自認常常失控發脾氣,也慶幸能有母奶作為停火區,這對親子關係有著相當正面的幫助。看著兩個孩子牽著手一起喝奶,小粒知道,這是老天爺所能賜與最美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