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ㄋㄟㄋㄟ,媽媽寶寶最棒的禮物

淑惠在懷老大雨柔的過程充滿坎坷。好不容易安胎讓寶寶撐到35周大才生下來。面對早產的寶寶,淑惠知道母乳是她所能給予、最棒的禮物。沒想到,真正受惠的是自己;除了孩子的健康外,母乳哺餵還為淑惠開啟了新的人生里程,讓她母職生涯樂在其中,也因為對哺乳的執著,在第二胎產檯餵奶的過程,淑惠得以體驗生命最美的一刻。

孕期在安胎中度過

淑惠婚後一年多,好不容易才懷了雨柔。然而,整個孕期並不順利,初期、中期都有出血狀況,肚子也整天不正常宮縮。在第29週時因如廁時有血滴出,淑惠嚇得全身顫抖,趕緊讓先生送去急診,醫生則建議直接轉診到大醫院住院安胎。住院期間天天照三餐吃藥、打安胎針,藥量每隔幾天持續加重,安胎針到產前都不能拔掉。每次醫生來病房會診時,第一句總是問:「上廁所時有沒有出血?」淑惠後來恐懼到不敢上廁所,就怕直接把胎兒生出來。因為淑惠的狀況是「早期胎盤剝離」,萬一胎盤因為子宮不正常收縮,而比胎兒還要早排出母體外,恐怕寶寶及媽媽都保不住!

提前報到的小寶貝

安胎直到胎兒35週大,一天早上醫生會診時表示,血液裡白血球異常增多,凝血功能異常比一般人高出太多,生產時會有血崩的危險。另一方面,35週生下來的寶寶,通常在小兒科這方面照料不會有什麼大問題,整體考量後,決定下午緊急排刀剖腹產下寶寶,送開刀房的那一段路,甚至曾閃過一絲念頭,不知道自己能否活著出來見小雨柔一面。

最好的禮物

35週就出生的雨柔小小的,體重不到2,400公克。因此淑惠想餵母奶作為不足月寶寶最好的禮物。生產的這家醫院在當年已經開始積極對產婦推行母乳哺餵,但是當時一天當中只限某些時段會打電話上來,請媽媽過去嬰兒室親餵寶寶。擠出來的母乳,也可交由護理人員來瓶餵寶寶,如果交給醫護人員的母乳不夠寶寶喝,院方會主動為寶寶添加配方奶。經歷剖腹產的淑惠在醫院待了七天才出院,雨柔在醫院到底喝了多少配方奶,說真的,淑惠完全不知道。

回家之後,淑惠維持產後住院期間的生活模式,把母奶擠出來餵妹妹,等妹妹睡了再擠另一邊放在冰箱當庫存,每三小時重複一次:換尿布/擠奶/餵奶/拍背/擠另一邊奶/吃月子餐/洗奶瓶,這樣的模式有個基本的問題—媽媽沒有真正可以休息的時間。

危機與轉機

為了餵奶而沒得休息,身邊的朋友也完全沒有母乳哺餵的經驗,淑惠原本打算做完月子就停止哺餵母乳。在徹底陣亡之前,淑惠抱著一絲希望,想上網查詢關於母乳哺餵的資料。此時,發現台灣母乳協會的網站,裡面全是母乳媽媽的交流心得,淑惠深深的被吸引住!淑惠在網路世界的另一頭,得到許多貼心的建議、熱心的協助和鼓勵,包括:親餵比瓶餵好;晚上再累也要起來持續餵寶寶,因為晚上的泌乳激素最高;學習用揹巾揹著孩子出門、散步以及做家事,好讓自己事半功倍;這些資訊有效的幫助淑惠漸入佳境,後來,還參加了台南的第一場母乳支持聚會。

懷第二胎才離乳

參加聚會可說關鍵性的影響了淑惠往後的生活。淑惠很幸運的在雨柔7個月大時就參加了母乳媽媽的聚會,在這裡,認識了一群知心的朋友,成為台灣母乳協會的志工,還幫孩子找到一群共同成長的玩伴!就這樣,雨柔順利喝奶喝到一歲十個月大,在媽媽也準備懷第二胎的計畫下順利離乳。

最美的一刻

生弟弟柏瀚時,淑惠選擇回到生第一胎的醫院。這次對母乳哺餵不再是懵懂無知了,淑惠決定:要自然產、要產檯餵奶、要母嬰同室。淑惠永遠忘不了那時的感動,當醫生把寶寶接生下來,把嚎啕大哭的寶寶赤裸裸的抱在淑惠胸前和她相依偎,柏瀚馬上不哭了,彷彿回到熟悉的母體,柏瀚用眼睛望著媽媽,這種肌膚接觸的溫度讓他很放心地睡著。那一刻實在不可思議,淑惠感動得哭了,看著生命誕生,雖然無法用更美的言語來形容,但心裡的悸動卻是一輩子都忘不了。

寶寶生長曲線破表

這次淑惠選擇24小時母嬰同室,雖然產後前幾天還沒有明顯的乳汁分泌,但只要柏瀚有尋乳反應,淑惠就讓寶寶吸吮,醫院方面也不提供配方奶。第五天,淑惠開始漲奶,反而是柏瀚不願意吸,寧願吸媽媽的手指,儘管將乳頭送進他嘴巴裡,都不願意將嘴巴合起來,淑惠必須花費精力幫助寶寶含乳,但不見得每次都奏效。一度懷疑柏瀚會不會舌繫太短,以至於餵奶時倍感疼痛!所幸,兩個星期後這些問題自動消失,爾後是順遂的母乳之路,全母乳的柏瀚在滿4個月的時候體重達到九公斤,是個破生長曲線表的健康母乳寶寶!

期待更美好的哺乳環境

回首這兩胎的哺乳經驗,淑惠看到許多人不知道餵母乳的好處,今日台灣社會的價值觀及普遍性裡,還是以配方奶為首要考量,讓淑惠覺得好可惜。感動的是,看到一群人默默付出下,這幾年餵母乳風氣漸漸被被重視,實在是令人開心,感謝台灣母乳協會的耕耘付出,也期望在未來能有更多媽媽共同投入志工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