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1-3歲 幼兒照顧

我們是同性家庭.愛讓我們更堅定

:台灣目前針對接受人工生殖的族群,僅限「不孕夫妻」,在同性婚姻尚未合法的情況下,同性伴侶尚無法在台灣使用。因此短期內,同性伴侶若想要透過人工生殖孕育子女仍得出國。

Ava與Ban.甘之如飴育兒路

身為同性伴侶,Ava與Ban面臨許多挑戰,即使選擇共組家庭仍缺乏法律保障,也不免要面對社會上少數人的不友善眼光,然而,彼此真心相待的交往了四年後,再多的阻力也無法阻擋兩人想共同育兒的決心,Ava與Ban想像中的家,充滿著孩子的笑聲、哭聲與吵鬧聲,兩人希望能讓彼此的愛,在共同的孩子身上得到延續,因此在經過充分的討論後,兩個人用兩年的時間做好心理與經濟上的準備,便遠赴國外進行人工生殖計畫,取Ban的卵受精植入Ava的子宮並順利懷孕。 

如同其他新手父母迎接新生兒一般,夢夢的出生,一樣讓Ava與Ban在初期手忙腳亂,但Ava回憶起當初親餵母乳的八個月,仍難以忘懷當夢夢小小軟軟的身體貼近胸口時,一邊拼命大口大口的喝奶,一邊用小手摸著自己對自己笑的幸福感,即便產假結束返回職場後,一天得擠4次奶,且乳腺炎還是反覆發作,讓她倍感無力又無助,加上之後為了讓夢夢的副食品吃得更好,更是每天早起現做副食品,讓她每每回想起來都忍不住皺眉,但看到夢夢現在健康活潑的樣子,便也覺得一切辛苦都很值得。 

隨著夢夢逐漸長大,八個月時第一次扶著家具站起來,並轉頭對著Ava跟Ban露出驕傲又燦爛的笑容,兩人的感動無法言喻,看著夢夢一天天成長進步、每天學習新的技能、小手小腳逐漸更有力氣,都讓兩人心中有著深深的感動,也體會到生命原來充滿了這麼多的驚喜。 

事實上,同性家庭的育兒甘苦與其他家庭無異,但在法律保障與社會支持上,卻相對缺乏,不過Ava與Ban並不以為苦,有了夢夢之後,她們更能體會所謂「無條件的愛」是什麼感覺,除了感謝夢夢的到來圓滿了她們的生命,更期許自己能將夢夢養育成一個樂觀、正直、誠實、善良、勇敢、對生活充滿感謝、對未來懷抱希望的人,而更大的願望則是希望世界上所有的小孩,包含夢夢在內,都能學會善待自己、接納自己,並能理解體諒與自己不一樣的人。 

 

Cindy與Lana.踏實共築育兒樂

對Cindy與Lana而言,身為同性伴侶,直接在美國完成人工生殖,並在加拿大完成結婚登記,同時合法地成為孩子的家長,是最簡單的選擇,但因為身為台灣華裔,兩人除了希望能讓孩子在台灣出生,也希望以自己為示範,為台灣現存的同性家庭育兒自由盡一分心力,因此兩人在充分討論後,毅然決然地回到台灣待產,並順利生下龍鳳胎。 

從決定共度一生,到共同擁有孩子,Cindy與Lana之間經過無數次的討論與溝通,面對台灣法律對同性育兒的限制,除了共同約定孩子出生後,如果有意見不同的情況,永遠以孩子的最大利益為考量外,也決定共同承擔育兒的辛苦,或說共同承擔同性家庭育兒可能會遭遇的所有難處。 

Cindy與Lana笑稱自己每天都在出櫃,對於接受媒體採訪、大方揭露性取向,Cindy與Lana不以為意,也覺得自在坦然,現在兩個寶寶已屆1歲4個月,為了尋找適合的幼兒園,兩人持續透過活動拜訪學校、與老師對談、了解對方對同性家庭的看法,希望藉此找到價值觀相近的園所與老師,為孩子的入學多一些準備。 

「我們無法控制別人的想法,但我們可以選擇友善與支持的園所」,身為同性伴侶,Cindy與Lana不著眼於他人的不認同,他們有足夠的自信認可自己,並相信自己有選擇的自由,這同時也是Cindy與Lana希望能教育孩子的部分,讓孩子擁有自信、擁有可以面對外界不一樣眼光時的篤定;想讓孩子明白:也許我們的家庭組成跟別人不太一樣,但除此之外,愛與支持一樣都不少。 

Cindy與Lana以各自的卵子與來自精子銀行同一位男性的2隻精子,孕育了翔翔與淇淇,兩個孩子也在1歲後慢慢出現不同的鮮明個性,Cindy與Lana覺得,育兒的過程就是持續的觀察與發現,天天在孩子身上發現不同的驚喜,也時時都會有不同的欣慰。 

既然決定共同育兒,Cindy與Lana在翔翔與淇淇出生後,因為工作的彈性性質,兩人花了大量的時間照顧兩個孩子,想起1歲前,兩個寶寶雖然有相同需求,但總不在同時間出現,可能其中一個才剛睡、另一個就醒了,或是才剛餵完翔翔,淇淇就餓了,24小時內不間斷相繼接力滿足兩個孩子的需求,讓Cindy與Lana的睡眠嚴重不足,只有在兩個孩子都入睡後,才能看著孩子的睡顏,滿足的鬆口氣、相視而笑。 

面對育兒觀念的不一致,Cindy與Lana認為,尊重彼此的意見很重要,可以不必完全認同對方,但必須重視對方的觀點,並認真地為彼此的不同觀點找出共識,除此之外,Cindy與Lana也會一起報名親子活動,讓兩人對孩子的大小事有共同的參與與認識,進而在育兒相關的討論上容易獲得相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