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母奶寶寶與快樂媽媽

常有許多朋友都問我,餵母奶打算餵到什麼時候,或主張喝了半年就夠,喝太久怕寶寶黏人……我想,如果環境能夠配合,能餵久一點,為什麼不呢?

涵涵出生到現在,剛過十個月,是母奶寶寶;活潑健康地模樣、搭配有點壯又不會太胖的小腿,是全家的寶貝。昨晚在餐廳幫阿嬤慶生時,一時口渴,便黏著媽媽喝奶,連餐廳的服務員都笑稱,喝母奶好比自動販賣機,隨要隨有真方便。

餵到寶寶不想喝為止

這十個月來,涵涵除了健康檢查外,都沒上過醫院,而我也在沒有刻意減肥的情況下,完全恢復到產前的身材。身為上班族的我,每次餵乳的時間都是最幸福的時刻,撇開工作,看見小寶寶在懷中吸吮,或揮著小腳小拳,或漸漸地入睡,浸淫在恬靜的氛圍中,是生命中最珍貴地體驗。

為寶寶健康打底

一年前,從產前的媽媽教室中得知哺餵母乳對寶寶的好處,我認為在這個子女數生得少、資源越來越有限的年代,能夠為小孩多做得事,就是為她的健康打底;因此餵母奶是我相當期盼的事。然而周遭的親友總是對我這一對看起來不傲人的罩杯全無信心,我也只有把期待放心中,一切順其自然。

生產完缺乏體力

還記得甫生產完,看到小寶寶的出現,實在難掩興奮。由於第一次當媽媽,又非常想餵母奶,不斷地注意著是否有尋乳的反應,希望能在她感到饑餓的第一時間送上媽媽的愛。但其實出生的第一天,寶寶並未特別想吃,而當媽媽的我卻因生產的勞累加上過於興奮,反倒在她接下來幾天想吃得時候,覺得沒有充沛的體力跟她磨合。

磨合期在累與淚中度過

剛開始哺乳的時候,和小寶寶都需要找方法彼此適應,因姿勢不佳造成乳頭的疼痛不說,按摩乳腺的痛楚更是難以言喻。當時先生和媽媽輪流幫忙按摩、冰敷,甚至連護士及實習生都來幫忙。媽媽看著我忍痛飆淚,不禁邊按邊落淚,先生也捨不得我的痛,好幾次看著淚流滿面的我問「要不要放棄?」
來探望的長輩看著我不熟練地餵奶,總擔心寶寶吃不飽、吃不好,熱心指導哺餵的方式,或是乾脆鼓勵我放棄;此外,因為寶寶吃得不多,平均每隔兩個小時餵奶後,用機器和手並用,排出剩下的乳汁,並持續地按摩、冰敷,其他的時間要分配在吃著份量極大的坐月子餐及補眠中。印象中生產完的第一週,小寶寶來臨的興奮,幾乎快淹沒在累與淚中。

黃疸指數過高留院治療

就在出院前一天的檢測中,發現寶寶黃疸過高,到了第二天果然無法順利出院,而寶寶也送進了病房治療,為了方便照料,我們決定繼續留在醫院,和小寶寶一起奮鬥。為進行完整檢查,寶寶需要改以配方奶餵養兩天,家長只能在規定時間探望半小時,隔著玻璃看著她小小的身子在曝在紫外線下熟睡,除了心疼,就只有把儘快把自己調理好,準備在她出院後能繼續哺餵。

旁人勸說.我卻不放棄

檢查的報告顯示寶寶是母乳性黃疸,也就是喝得不夠造成的,這個結果也讓許多親友以「為小孩好」為前提,說服我放棄。那一兩個晚上,我輾轉反側,想著寶寶一人在病房中努力,想要為她多存一些乳汁,先生幫忙擠出脹奶,我忍著疼痛在三人一間的健保病房中偷偷掉淚,「不論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他輕聲地握著我的手說著,讓我這個不服輸的個性,有勇氣再試一次。

不時哭鬧.懷疑沒有吃飽

寶寶和我們一起回家,餵奶也逐漸上手了,家庭增加新的成員,寶寶和大人都需要一段適應期。在家中坐月子的兩個月內,最棘手的問題是寶寶吃飽了沒?因為採取親餵的方式,家人無法代為哺餵,不僅大家都無法理解她為什麼好像常在哭,是沒吃飽或是有其他需求,還是想要表達什麼。眾人在擔心之餘,必定有人會提出放棄餵母奶的論調;這時候我才感覺到餵母奶的艱難,不在於母親是否有乳,而在於是否面對困難,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是否能夠堅持。

慢慢適應.力排眾議

婆婆為迎接第一個孫子,特別去彭婉如基金會接受保母訓練,她是奉行自然生活的人,除了外子之外,她是最支持我餵母奶的人,也因此當其他人建議放棄的時候,婆婆就會挺身而出,嚷著「人又不是牛,為何要喝牛奶?」來幫我解圍。久而久之,寶寶和家人慢慢適應彼此,而她也越長越健康可愛,終於讓大家放了心,也就不再提喝配方奶的事了。

午休返家哺餵母乳

兩個月之後,到了回到工作崗位的時間。我的運氣很好,服務的環保團體—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離家很近,熱鬧的辦公室雖沒有哺乳室,但以「節能減碳」為由,即不需購買進口奶粉,直接哺餵以縮短食物里程,讓我能在午休時分返家餵奶,甚至在涵涵六個月大前,婆婆在黃昏時還會送過來吃奶,而六個月後,寶寶可以添加副食品,上班時間只需要中午回去餵一次就可以了。在秘書長和同事的支持下,讓我能兼顧工作和小孩。

帶寶寶到處趴趴走

現在涵涵十個月,常常跟著我外出工作演講、分享,空閒的時候,我們兩人也能輕裝出遊、上圖書館、逛街,我很珍惜這段親密相處的時光。奶奶常調侃,「出門只要帶著媽媽這個大奶瓶就夠了!」媽媽有著涵涵最依賴的溫暖味道和奶水,在她初來人世的前幾年,這是媽媽能夠送給她最樸實也是最寶貝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