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可」愛小甜「心」的幸福記事

梅貞打從生產完後就立即哺乳,一直到恢復上班生活,仍樂此不疲,因為她要給可心滿滿的愛意,無法割捨任何一次可能的哺乳時光。

可心是爸爸媽媽認識20年、結婚10年後得到的意外禮物。有趣的是,可心的到來沒有「嬰兒炸彈」的威猛,卻像極了和煦的三月微風,祝福活化了整個家庭,因為「可心」讓全家更「開心」。

完全的親密育兒實踐者

被同事判定不太會照顧自己的梅貞,果然被同事料得神準,孕期中任何嬰兒用品都沒有準備,唯一的準備就是「選擇母嬰親善醫院生產」和「如果可以就餵母奶吧」的念力。在力行母嬰親善的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生產,產後的第一時間,小可心就被抱到梅貞胸口,小可心毫不猶豫地挪動著剛脫離母體的小小身軀,自然、無懼地在媽媽胸前吸吮起來,她的表現好似早已熟識梅貞、早就準備好要喝媽媽ㄋㄟㄋㄟ!
 在可心吸吮的剎那,梅貞全身上下都被可心身上發出的神奇電波串流、充滿著,所有的產痛、疲倦、擔心隨著可心的吸吮消失,無可言喻的喜悅飄上梅貞夫婦的心頭,烙下甜美、飄然的印記。凌晨1點的產房,是另類的「平安夜」,醫護人員留給梅貞一家三口獨處、共度這寧靜、安祥又感動滿滿的初見面神奇時光。
第一次接觸的美好體驗奠定梅貞哺乳的強大信心和良好的母嬰連結,即使到月子中心坐月子,即便好人緣的梅貞媽咪訪客不斷,她仍然秉持著寶寶第一的理念,有需要就餵奶,有需要就抱抱。梅貞媽咪不只是親密育兒的擁護者,更是「完全的親密育兒實踐者」。甚至連臨上班前,即便有些擔心可心不會用奶瓶,梅貞仍持續親餵,因為她是如此享受母女肌膚相貼、相擁哺餵到無法割捨任何一次可能的哺乳時光。

正向思考的力量

小可心有三個家和極愛她的兩個家族。梅貞媽咪在月子中心住滿一個月回家後,住在不遠處的外婆每天都來探望,送餐、探望孫女、陪伴女兒。開心的外婆不畏辛苦在兩間公寓間穿梭,一天進進出出、上下樓梯好多次,一個月下來,可心被媽媽ㄋㄟㄋㄟ餵胖了,可心媽媽被外婆的餐養壯了,可心外婆卻瘦了5公斤!產假結束後,小可心也開始她的上班生涯。一大清早,可心會被媽咪從睡夢中叫醒一起從新店出發到松山的「奶奶家」,奶奶是可心白天的照料者,送完可心後,媽咪再到北市南區的學校上班;下班反之,奶奶會開心地跟可心道別,可心跟著爸媽一起到新店的「外婆家」共進晚餐,之後再回到外婆家附近的「可心家」,也就是說,禮拜一到禮拜五,小可心會在「奶奶家」、「外婆家」和「可心家」之間穿梭,說可心是黏住兩個家族、三個世代、三個家庭的蜜蜜甜心派也不為過。或許有些人光是聽到這樣的通勤法就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梅貞媽咪卻是樂在其中,她笑著說:如果不是因為有可心,怎麼有機會每天跟婆婆見面呢?看到高齡80多的父親「甘為孫女牛」地讓可心在肩頭坐高高,梅貞媽咪想著自己童年時也一定這樣被父親愛著。
通勤疲倦嗎?工作與育兒兼顧很辛苦嗎?兩代之間會有不同的育兒觀念衝突嗎?寶寶不會生病嗎?所有亙古不變的問題不是在可心家自動跳過了,而是愛、支持與欣賞發出的正面力量讓兩個家族緊密節連在一起,共同用正向的眼光陪伴孩子走在成長的路上。像是在媽媽上班前沒有接觸過奶瓶的可心,不是沒有一般常見的拒絕奶瓶情形,可心的奶奶也是「讚賞派」的箇中高手,她用耐心和愛欣賞孩子,把可心需要一段時間適應視為理所當然,把可心有時吃得多、有時喝得少用平常心看待,大人不也是有食欲好跟食欲差的時候?
愛是最自然的生長素

可心沒有把ㄋㄟㄋㄟ當安撫奶嘴的問題,因為媽媽好愛好愛餵她;可心沒有不愛坐推車、愛人抱的問題,因為可心很少被放在推車上,可心爸爸不是牽著她的小手走走,就是扛著10公斤的可心認識世界;可心沒有生病的問題,即便1個多月大時被診斷為斜頸,經歷了8個月一禮拜兩次的辛苦復健,可心爸媽做的就是接受事實、努力遵從醫囑。家人間互相支援;可心沒有不愛睡小床的問題,因為她就在爸媽的大床上跟媽媽依偎睡著,餓了就掀開媽媽衣服喝「自助奶」;可心沒有調皮、不聽話的問題,因為奶奶、外公外婆都知道:小孫女需要的是陪伴、關愛、給予適合環境和引導,時候到了,孩子就會想開抽屜;時候到了,孩子就會想爬高;時候到了,孩子就會放手走;。一如時候到了,可心爸媽就依序就學、就業、結婚生子一樣地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