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ㄋㄟㄋㄟ守護我的小寶貝

透過餵母奶我延長了寶寶賴在我懷裡的時間,使她擁有充足的安全感,「餵奶」對我而言不光只是把寶寶餵飽而已,更是親子之間無可取代的默契!

6月21號的晚上10點,肚子裏向來媽媽一吃飽就狂踢的妹妹,居然異常的安靜!雖然亮爸和亮姐姐已經準備就寢,但當媽的第六感告訴我,還是要去醫院看看才能放心,不管怎麼說,都不應該這麼安靜才對!回頭想想,好像從下午開始就沒感覺到胎動了,連忙套了件了衣服來到醫院。

提早降臨的小寶貝

一到醫院,護士馬上幫我裝測胎心音跟宮縮的儀器,這才發現原來胎兒心跳一度下降,宮縮測了一會兒也呈現規律,值班醫師幫我內診了之後,覺得妹妹有出來的傾向,只好先通知我的醫師並且開始進行安胎。整個晚上幾乎都沒闔眼的我,不能下床也沒有進食,直到22號上午8點,我的醫師告訴我,妹妹心跳已回復,但似乎又開始不大穩定,必須立即開刀,因為妹妹已經34周大,待在肚子裡不會比較好,倒不如先讓寶寶出來由保溫箱照顧。
想想,在大醫院生產不就是這點最讓人放心嗎?也沒什麼選擇了,於是開始準備進開刀房,其實我根本還沒準備待產包,亮爸只好在倉卒之間跑了好幾趟嬰兒用品店,採買產褥墊、產後束腹帶等這些我幾天前才寫在冰箱上,正打算要開始準備的用品。

早產寶寶肺部積水

剖腹後,醫生一邊縫合傷口一邊說,原來妹妹的臍帶是像電話線般的纏繞打結,所以霏妹妹就在她自己的主導下出來跟我們見面啦!出生後第一眼見到霏妹妹,我第一個念頭是:呼~幸好都有長全了,只是身體有點黑黑地還不斷地吐出水來,其實這是早產兒常見的肺積水,也是接近37周早產寶寶比較要顧慮到的肺部問題,我一邊跟妹妹講話,兩位護士輪流來幫妹妹擦嘴巴的水,一位說:「你看!我擦她都沒哭。」結果擦了幾下還是大哭了起來,直到後來聽到媽媽的聲音才安靜下來。剛開始的肌膚接觸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分鐘,早產寶寶也無法進行產檯餵奶,但是那樣肌膚相親的感覺實在是令人久久無法忘懷。

意外成為徒手擠乳達人

餵了亮亮近3年的母奶,我知道在霏妹妹這樣的情況下,我沒有時間等奶來或是等脹奶,第一天等醫生縫合好之後,我就開始擠奶了,或許因為第二胎了乳腺較第一胎暢通,加上媽咪想著在保溫箱裏奮鬥的妹妹,因此即便妹妹沒能在身邊,泌乳的機制也已開始啟動。
這次真是難忘的經驗,知道初乳的珍貴需要一滴一滴的擠,養育亮姐姐時完全不會用手擠奶的我,這時卻意外成為了徒手擠奶達人。護士知道我沒有辦法直接餵寶寶,於是教我拿空針筒把奶收集起來,再拿到加護病房給寶寶,不擠還真不知道,每次的奶是由1c.c.起跳的,而且這還是擠了30分鐘的成果,好不容易有了1.5c.c.也讓我十分開心,其實初乳這樣也就夠了,回想起姐姐出生的時候,診所的護士說寶寶喝不飽,急著灌下30c.c.的配方奶,想到這點就覺得好對不起姐姐。

漸入佳境

到了第三天,隨著自己ㄋㄟㄋㄟ開始量產,妹妹的狀況也穩定了許多!我心情放鬆,吃著月子中心的高檔餐點,奶量也一天天增加,雖然用手擠奶可以提高奶量,但畢竟用手擠還是很累,始終盼著能趕快直接親餵妹妹,終於,在產後第9天,肺部的問題已經穩定了,霏妹妹移到中重度病房,我終於可以抱到妹妹並進行親餵,為了讓她即早認識媽媽的味道以免日後乳頭混淆,月子期間我天天跑醫院餵奶,這小女娃也很爭氣,第一次吸就吸了20分鐘才睡著,這下子總算可以放心了,之後回到月子中心,妹妹都跟我一起睡,想吃奶時稍微扭動一下我就知道了,所以妹妹幾乎沒什麼流什麼眼淚,頂多哼個幾聲,想想如果當初姐姐也這樣帶,就不用害姐姐白流這麼多眼淚了。

無可取代的默契

雖然這麼說,其實餵亮姐姐的母乳之路倒也還算順遂,家人的支持讓我可以順利地餵到姐姐快3歲,這個鮮少去醫院報到的老大,讓我感到有能力且更有信心去幫助其他的媽媽!加入母乳協會當義工3年多,在協會網站上吸取了許許多多,不光是餵奶甚至是許多前輩的育兒經驗,還透過討論區認識了一群媽媽朋友,大家一同扶持走過餵奶戀奶離奶的路,小朋友一同長大感情更是好得沒話說,4歲半的亮姐姐則是到現在都還記得她喝母乳時的甜蜜,透過母奶我延長了她賴在我懷裡的時間,使她擁有充足的安全感,「餵奶」對我而言不光只是把寶寶餵飽而已,更是親子之間無可取代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