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 嬰兒照顧

461天的親密

坊間說哺乳經濟又方便,但是對於職場哺乳媽咪的我來說,餵母乳這件事,既耗時、費力、勞神、又傷財。但是我還是一頭栽進去,全母乳哺餵了15個月,即461天。這要感謝周遭親友的支持,還要謝謝我自己,願意相信,堅持與愛,才能順利走上哺乳這條路。

我們這一代是在「我就是喝XX奶粉長大滴呀!」的廣告詞中成長的,我們的媽媽義無反顧地選擇了技術先進的奶粉,一心期待能把我們養得頭好壯壯。

等到換我們當媽了,風水卻輪流轉,哺餵母乳突然時興起來,政府提倡,坊間推廣,一時間「回歸天賦本能」蔚為風潮,好像不餵母奶就不是好媽媽。基本教義派說,餵母乳很方便,隨時隨地隨吃隨有,在家不用手忙腳亂沖泡奶粉,出門也不用燒熱水,外加打包瓶瓶罐罐。 

可是她們沒有說的是,如果你是上班媽媽,帶著擠奶器出門其實更累更麻煩,每隔三四小時就要「出清庫存」,回到家要把奶分裝進母乳袋,晚上還要清洗消毒機器配件,這些拉里拉雜的事,比起沖奶粉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還附加心理壓力。
 
基本教義派又說,餵母乳可以消耗熱量,不用特別花時間運動就能輕鬆減肥。
可是她們沒有說的是,為了保持母乳產量和營養,全世界都會要求你多吃多喝,當餵奶粉的媽媽去游泳或跳有氧時,深怕奶不夠的你還在大補特補,而且因為頻繁餵奶沒有時間去運動,吃進去的大於排出來的,想變瘦可沒有宣稱得那麼容易。
 
基本教義派還說,餵母乳很省錢,不用花銀子買奶瓶奶粉奶嘴。
可是她們沒有說的是,擠奶器要花錢,如果你要品質好效率高的電動雙邊那更是幾千上萬跑不掉;然後,如有用到母乳儲存袋也要花錢,一天存個600ml起碼要30元,一個月也是上千元;更別提為了衝奶量天天要喝發奶茶黑麥汁、酒釀雞蛋、豬腳花生湯等,這些都是額外花費。
 
事實是,對於上班媽媽而言,餵母乳這事,耗時、費力、勞神、傷財。
不過…我還是一頭栽進去,全母乳了15個月,461天。

出差不忘集乳的辛酸

原先想自己大概只能維持產假那幾個月,好不容易熬過頻繁餵奶的辛苦和衝刺奶量的焦慮後,心想再撐兩個月寶寶開始吃輔食就可功成身退。然後發現到一歲之前仍然需要充足的奶製品攝取量,於是咬緊牙關又撐了半年。
這段期間,每天帶著大包小包去上班,一個人在會議室裡一邊跟國外聯繫;一邊用免手持擠奶器做便當。出國時,帶著冰寶和冰袋,一路上靠著飯店人員和空姐的幫助,硬是扛著10公斤的母奶冰棒繞地球一圈回到家裡。即使謹慎小心,我的乳腺仍然發炎N次,漲奶和高燒的雙重痛苦,想來仍心有餘悸;更別提出差時行李遺失兩天才找回,辛苦儲存的母乳只好通通丟棄。再加上我從來不是產量充沛的「乳牛」,供給恰好趕上需求,表示時時得面對「庫存壓力」。

這一路的辛苦難以言喻。

捨不得離乳的竟然是我

對於一個喜歡小酌兩杯又喜歡挑染頭髮的女人來說,懷孕那10個月的自我克制已經夠不容易了,然而從決定餵母奶那一刻起,這「賣身契」有如自動延長,我一方面渴望給寶寶最好的;一方面也有如阿兵哥數饅頭般,滿心期待寶寶周歲那天我能從將近兩年的束縛中解脫,大吃大喝,夜不歸營。
我萬萬沒想到的是,餵到一歲整的時候,捨不得離乳的是我,不是我的寶貝。
原先只是想透過母乳給他珍貴的免疫力,打造健康的身體基礎,純粹功能性考量。真正開始哺餵母乳之後才發現,情感性的滿足無價。
這個滿足是雙向的。當我忙了一天回到家裡,他會衝過來撩起我的上衣,有時甚至只要輕啜一口就眉開眼笑;而我,也在那短暫卻愉悅的「補給任務」中,消除了一天的疲勞。

被需要的感覺是當媽的驕傲

當我因公出差好幾天終於回來,他不但沒有形同陌路,反而馬上認出我就是那個「奶媽」,伸出雙手就要抱抱;而我,也在他毫無保留的需要中,感受到身為媽媽那無可取代的驕傲。
更重要的是,每當他生病或受傷時,所有委屈不安彷彿在躺進我懷裡吃奶那瞬間消失溶化;而我,聽著他慌亂的呼吸慢慢平靜下來,看著他晶亮的大眼睛裡滿是信任和依賴,內心的感動與快樂泉湧滿溢。
這種親密感是我原先無法想像的,也是我堅持一年後不捨割棄的。想想,這輩子和這這「男人」這麼靠近的機會就只有現在了,一旦停止餵奶,他就再也不會和我這麼親暱,我。真。的。捨。不。得。

自然而然地開始離乳過程

但,孩子終究要長大,父母也終究要放手。
於是我開始為寶貝做心理建設,溝通我們終須面對的分離,很多時候,我覺得更像是說給自己聽。然後,滿15個月的時候,趁我出差兩星期,自然而然地開始離乳過程。
回國的那晚,他一如往常躺到我身邊,已經喝了兩星期奶粉的他像是想起甚麼似的,拚命在我身上磨蹭尋找,好幾次張口就要吸吮,我卻硬是把衣服拉上,好言相勸;這小人精哭得唏哩嘩啦,但那哭聲裡,不再是驚天地泣鬼神「我不管啦我要吃!」的蠻橫不講理,而是知道再沒有機會吃媽媽奶的絕望哽噎,就像跟自己的嬰兒期say goodbye!
那晚後,我們順利地離乳,沒有辣椒、黃蓮、面速力達姆。
我的不捨,也轉化為對寶貝下一階段成長的期待。

感謝母乳路上親友的支持

回首這段母乳之路,要感謝很多人。
謝謝傑克,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他從來沒有質疑我餵母奶的決定,只是聆聽,關心,並默默承受我情緒的高低起伏,為我紓緩壓力。
謝謝爸媽公婆,雖然心疼我的體力卻仍是傾全力支持,嘴上叫我適可而止不要再餵了,其實老惦記著幫我準備各種餵奶相關物品,包括煮東西補身體。
也謝謝台灣母乳協會面對面哺乳教室的志工,若琳。當我為出差時如何擠奶、存奶、運奶,搞得焦頭爛額時,她告訴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就算中途出了差錯,我甚麼都帶不回家,只要能一直保持奶水供給,就能持續母乳餵養。一句話解掉緊箍咒,當我不再把焦點放在能產多少奶、存多少奶,一切反而水到渠成。
當然,還要謝謝我自己,願意相信,堅持,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