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談心 母親群像

深白色二人組-從孩子眼裡,看見再次成長的自己

有了孩子後,端端與深白學到在生命中懷抱謙卑,同時不遺忘心底的聲音。2個寶貝的出生,讓深白色二人組不只找到另一種新的方式看待世界,也更堅定自己的信念與生活態度。

對生命更謙卑

從因為熱愛生活不急著有孩子,到同樣因為熱愛生活想讓生命經歷更多美好而逐漸長出母親體質,端端一路走來,從期盼孩子的開心到因為流產而失落,再從失落中驚喜兩個孩子的到來,然後感到寬慰,過程中夫妻共同經歷了深刻的悲喜,也讓兩人對生命懷有更多的謙卑,「老天爺可以一次拿走你的唯一,卻也可以一次給你兩個驚喜」,深白輕輕地描述著,但生命起落的感嘆與感謝似乎也已悄悄地滋養著兩人的生命,為隨之而來的育兒生活默默投注意義。 

活出自己是最好的身教

有了孩子後的生活,有點忙很正常,但是有了雙胞胎的生活,端端與深白用瘋狂加上忙碌來形容,端端笑著說自己常常「求爺爺告奶奶」,非常仰賴雙方長輩的育兒協助,如果沒人幫忙,真的非常困難。 

對深白與端端來說,有了孩子的生活不代表要放棄熱愛的工作,但卻是一次對生活進行斷捨離的總整理,在原本的生活中重新檢視,揀選更重要的事物放進生活順序,整理出足夠的時間專心陪伴孩子,而這過程中雖然有所取捨,但卻可能獲得更多、也更逼著自己更有效率地進行時間管理,端端分享著:「有了孩子後,如果要維持原有生活的全部,你必須付出3倍努力,而且一定得犧牲睡眠,非常累」,因此,她選擇充分讓家人參與他們的育兒,擴大2個孩子(小石與小川)的生活圈,讓夫妻兩人的生活得以平衡,也讓自己在緊握與放手間獲得更多學習與成長。 

「我想讓孩子看到媽媽是這樣認真熱情的活著」,端端感性的說著,從懷孕開始,即便曾經失去過1個孩子,她仍不願意讓自己因為恐懼而阻礙自己的信心,「做任何事情都不要以恐懼為出發點」,尤其是華人對孕期充滿著戒慎恐懼,她讓自己在成熟理智下行為、做決定,而不受限於來自恐懼的動機,如果身教對孩子這麼重要,端端與深白已盡全力在自己的生活中充分展現,他們希望小川與小石看見爸媽如何投入於活出自己的人生,而這是生命中最值得追求的事情。

滿足不同需求比公平更重要

有手足的家庭,就免不了要關心關於「公平」的教養方式,深白與端端發現,兄妹兩人雖然同一天出生,個性卻有很大的不同,妹妹活潑外向,非常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哥哥平穩沉靜,容易讓妹妹搶了風頭,直到有天,當家人們每次不經意將注意力集中於妹妹身上時,端端與深白逐漸發現哥哥的敏感不安,「小川(哥哥)會輕輕靠近我們,然後觸碰我的腳」,就像尋求依偎與接納,沒有哭鬧,只是輕輕的探求。 

因為發現哥哥的敏感,深白與端端有機會更進一步了解小川,也更能立即察覺哥哥的需求並給予滿足,加上夫妻倆因為都有手足,很明白手足期望被同樣愛著的感受,所以對於給予兄妹公平的愛,兩人深具默契,同時也認為細心觀察孩子是如此重要,比起絕對公平,滿足兄妹各自不同的需求與照顧似乎更重要。 

孩子不是過去自己的終結者

許多人都害怕有了孩子之後會失去自己,深白曾這麼寫下:「人生本來就會一直失去原本的自己,30歲時,失去20歲的自己;40歲時,失去30歲的自己,難道有了孩子後才叫失去?難道沒有孩子就不會失去嗎?」「我跟端端一直都想出國留學,但不是因為孩子來了而沒出去,而是孩子沒來,我們也會因為其他羈絆而不出去」。 

深白認為,人會因為成長與歷練失去曾經存在的某些自己,而有了孩子,只是另一段人生經驗的展開,孩子絕對不是那個「過去的自己」的終結者,反而更像一段有孩子相伴的全新美好旅程,而在這旅程中,我們依然是自己,雖然確實不是那個「過去的自己」,但無論有沒有孩子,這個失去都同樣會發生,差別只在於有沒有孩子相伴而已。

恐懼會把你帶到不好的地方

當爸媽還不滿兩年,從小川小石的成長中,深白與端端覺得自己從中再次成長,也獲得了許多,「打從懷孕開始,每個決定我們都溝通再溝通,我覺得恐懼會把你帶到不好的地方去,我不想因為恐懼而忽略聽見自己心底的聲音」,孩子走了又來,對於生命失落的曾經,端端沒有變得畏懼,反而更勇敢面對生命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