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湘,非典型母親:「一個人最大的成就,莫過於成為自己喜歡的自己了! 」

兼顧家庭與事業的余湘,不是個典型的母親。她不會做菜,在商場上卻呼風喚雨。然而回到家裡,她卻是孩子最好的朋友。忠於自己,讓她能自由自在進出社會上的框框,保持勇往直前的初心。



    在訪問余湘之前,我們知道她是個廣告業、媒體業女強人。我們知道她曾經在48歲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醫師把她的整顆大腦拿出來,清理血塊,再重新放回去。在昏迷五天五夜幾乎成為植物人之後,余湘並沒有因此慢下了工作的腳步,反而以盛大昂揚的姿態回到職場,變成了「余湘2.0」。她比之前的自己更努力工作,卻也更懂得把握跟朋友、家人相處的時間,花更多時間在慈善。從小看偉人傳記的她,一直覺得有為者亦若是,在她的字典裡,似乎沒有「辦不到」這三個字。

    她的意志力如鋼,然而真的跟她本人說話聊天,才發現她是一個很柔軟的女人。

    早上十點,這是她的第一場採訪,她斜斜地臥躺在沙發上,一隻腳甚至就這麼隨興地盤坐在沙發上。當她說起小時候學游泳,她馬上站起來,模仿當時13歲的自己,她想像著自己就站在那湛藍的泳池,退一步,退兩步……當年的余湘,在無師自通的狀況下,用狗爬式學成了游泳,一年後,她打破省運紀錄拿到冠軍。

    她一邊克制著想吃眼前爆米花的慾望,一邊跟我們分享,當年她是如何從廣告公司的總機小妹,一路打造出台灣全方位廣告王國。有那麼一陣子,她每天清晨六點頂著淒風苦雨到公司,甚至為了追求事業捨棄了高富帥男朋友,還躲在被窩裡哭了三天三夜。

    直到多年後,她遇到了真命天子,也是她口中的「吳哥哥」。

下班不應酬,給家人Qulity Time

    儘管余湘把自己活成了一則傳奇,但在我們眼裡,最傳奇的事跡其實是:余湘是不加班的。

    余湘笑說:「對啊!尤其當年的媒體廣告業,還有所謂的酒吧文化。但我就覺得,我應該把時間留給我的家人。我寧願把我的時間留給老公、兒子,和他們好好吃一頓飯,我也不要應酬。為了達到七點下班的目標,我真的就是盡力在我的工作時間之內,把工作淋漓盡致做到最好,讓老闆沒有話說、沒得挑剔。我記得當時公司的總經理還跟我說:我現在考慮多雇用幾個女生。」為了維繫家庭,女人能被激發出的潛力可是無窮。

    身為母親,余湘並不因為事業而犧牲家庭相處的品質。在兒子眼裡,她雖然是個不煮飯的非典型媽咪,卻同時也是一個無話不談的朋友。余湘說:「品質很重要。我寧可跟他花20分鐘好好說話,也不願意花兩個小時陪他看電視。」

    身為女兒,她會花許多時間陪爸媽做他們喜歡的小事,直到現在,她還是經常跟媽媽在牌桌上談天說地。她常說自己就像一個「桶箍」,把家庭的關係箍起來。

    身為老婆,余湘把老公吳力行當偶像,經常在人前人後誇讚老公聰明、智慧又有想法。愛,讓她在面對人事物的時候,能保留一種柔軟,她經常希望能創造一種有愛的氛圍。也因此,在宋楚瑜邀請她擔任親民黨總統大選副手時,她答應了。因為她想要停止撕裂的氛圍,成為這個凝聚愛的「桶箍」,帶來更好的社會氛圍,讓孩子擁有更有希望的未來。

與老公互敬互愛,勇敢選擇冒險

    「對於投入選戰,我的兒子沒說什麼,倒是我先生要我多想一下。」余湘說。雖然先生吳力行在40歲就已經退休過閒雲野鶴的生活,但在生活上,他一直像是托住她的那雙溫暖的大手,讓她可以放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余湘微微一笑說:「忠於自我,會讓別人更信任你,也會讓你更喜歡你自己。」回憶起當初兩人結婚,她說:「當初他要娶我的時候,他就跟他的媽媽講。所以我現在娶的這個女生,不只是來做伴的,她是做女強人的。所以其實維繫婆婆跟媳婦的關係最重要的那個人,是老公。」

     勇敢選擇冒險,讓余湘活出精采的自己。對於很多進入家庭,卻仍有夢的女性,她說:「有很多女性,進入家庭之後,就隱藏了自己的夢想或志向,對社會來講,這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你也許會變成一個有生產力的人,你能做的也許不只是為了照顧家庭。當然,如果妳覺得妳的專長、或是你最快樂的工作就是照顧家庭,那也很棒。但如果你是一個有夢想的女人,我會鼓勵妳:要勇敢作夢,然後,不要被家庭絆住。」

    60歲了,她的腳步還不準備停頓下來,還是擁有有放手一搏的勇氣。天知道她的勇氣,會帶她到達什麼樣的地方呢?

 

IRIS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