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媽媽的兒童文學作家 林良辭世,化身永遠照亮爸媽與寶寶的小太陽

成為爸媽之後,再讀<小太陽>,又是截然不同的心境與風景阿!



兒童文學作家林良爺爺辭世了!他的<小太陽> 溫柔而深刻地描寫了初生嬰孩與為人父母的喜悅,把爸爸心疼媽媽的心情、照顧者的辛苦、還有新手爸媽在尿布陣迷宮裡的奮鬥,寫得活靈活現。把嬰兒這小磨人精讓人又恨又愛的神態,還有身為爸媽又辛苦又甜蜜的生活,都寫成了溫暖的詩。小時候看林良略懂爸媽的辛苦,現在成為爸媽後,重讀<小太陽>,又是另一份身歷其境的感受!
讓我們再讀一次林良的<小太陽>,記得他帶給我們帶給我們這麼多的愛。

小太陽
《初版於1972年|作者:林良》

二月的雨,三月的雨,使我家的牆角長出白色的小菌,皮箱發霉,天花板積水,地上蓋滿一層訪客的友誼的泥腳印。和平西路二段多了幾個臨時池沼,汽車過去,帶著殺殺的濺水聲。濕衣服像一排排垂手而立的老人,躲在屋簷下避難。自來水暢通了,因為上天所賜的水已經過多。濕淋淋的路人,像一條條的魚,嚴肅沉默的從籬笆牆外游過去。

這是臺北的雨季,是一年中最缺少歡笑的日子,但是我們的孩子卻在這樣的日子裡出世。她已經在這潮濕的地球上度過十五個整天。她那烏黑晶瑩的小眼睛,卻還沒見過燦爛的太陽、明媚的月亮。她會不會就此覺得這世界並不美?

我回憶那天,孤獨坐在臺大醫院分娩室外黑暗的長巷裡,耳朵敏感到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我看到長凳上那些坐著等候知道是男是女的丈夫們,我覺得他們是樂觀而強壯的。

他們用不著分擔太太的陣痛,他們享受這種上帝賜給男人的福份,並且還要挑剔,希望女孩子都誕生在別人的家裡。跟他們比較起來,我是悲觀而軟弱的。雖然美麗的護士勸我離開佔用一整天的長凳出去吃一頓晚餐,但是我匆匆去來,似乎花錢吃了一肚子乾澀的舊報紙。我在祈禱,偷偷畫著十字。我想到夏娃把智慧之果放到亞當嘴裡,上帝怎麼詛咒那個愛丈夫勝過畏懼上帝的婦人:「我必多多增加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我多麼害怕。

於是我回想我們戀愛時怎麼試圖瞞過一些多年的朋友,偷偷安排每一次的約會。我又想到婚後那種寧靜的日子,我在寫稿,她輕輕從背後遞過來一杯熱茶,寬容的給我一根她最討厭的香菸。我想起我們吵嘴的時候,我緊皺的眉,她臉上的淚。又想起我們歡笑的日子,在書桌上開鳳梨罐頭,用稿紙抹桌子。她已經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也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分娩室的門把我們隔開了。

我聽到分娩室裡有許多痛號聲,我把每一陣心碎的呼號都承擔下來,當作是她的。每一個新生嬰兒的啼哭,我都希望是她脫離痛苦的信號。長凳上只剩我一個人了,我在恐懼裡期待著。最後,護士推過來一張輪床,從我身邊經過。她寧靜的躺在床上微笑著,告訴我:「是一個女的,你不生氣吧?」我背過臉去,熱淚湧了上來。

我們的孩子就這樣來到世上。她有她母親的圓臉,我的清瘦,但是在我們心裡,她已經很美啦,我們不敢要求更多。我們在雨聲中把她從醫院接回我們的家,一個潮濕狹窄的小房間。

這個小小的第三者,似乎一生下來就得到父母的鍾愛,在她噘著小嘴唇甜蜜睡覺的時候,在她睜開烏黑的眼睛凝視燈光的時候,在我們發現她臉上有顆小黑痣的時候,那種生活的溫馨!

但是她也給我們帶來現實的生活問題。她的小被窩裡好像有一部小印刷機,印出一份一份淺黃深黃潮濕溫熱的尿布。我們一份一份接下來,往臉盆裡扔。因此,阿釧的眉頭皺了,阿釧的胳臂酸了,阿釧的脾氣壞了。她的印刷機使我們的臨時傭人吃不消了。

我們的臥室開始有釘鎚的響聲,鐵絲安裝起來了,一道,兩道,三道,四道,五道,六道。她的尿布像一幅一幅雨中的軍旗,聲勢浩大的掛滿一屋。我們在尿布底下彎腰走路。鄰居的小女孩來拜訪新妹妹,一抬頭瞧見那空中的迷魂陣,就高興得忘了來我家的目的。書桌的領空也讓出去了,我這近視的寫稿人,常常一個標點點在水上,那就是頭上尿布的成績。

一切都在改變,而且改變得那麼快。我們從前那種兩部車子出門,兩部車回家的公務員生活樂趣被破壞了,但是卻從另一方面得到了補償。我們可以捏捏嬰兒的小手,像跟童話裡的仙子寒暄,可以撫摸她細柔漆黑的髮絲,可以看她在澡盆裡踩水像一隻小青蛙,可以在她身上聞到嬰兒所專有的奶香味兒。在她那一張甜美的小臉蛋兒前面,誰還去回憶從前的舊樂趣?

這小嬰兒會打鼾,小嗓子眼兒裡咕嚕咕嚕響。她吃足了奶會打嗝,會伸個懶腰打呵欠,還會打噴嚏。我們放在床頭的育嬰書上說這一切都是正常的。我們享受她給我們的一切聲音,這聲音使我們的房間格外溫暖。我們偷看她安靜時候臉上的表情,這表情沒有一絲愁苦的樣子。他占用我們的半張床,但是我們多麼願意退讓。她使我們半夜失眠,日間疲憊不堪。我們卻覺得這是人間最快樂的痛苦,最甜蜜的折磨,但願不分晝夜,永遠緊緊擁她在懷裡!

窗外冷風淒淒,雨聲淅瀝,世界是這麼潮濕陰冷,我們曾經苦苦的盼望著太陽。但是現在,我們忘了窗外的世界,因為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小太陽了。小太陽不怕天上雲朵的遮掩,小太陽能透過雨絲,透過尿布的迷魂陣,透過愁苦靈魂堅硬的外殼,暖烘烘照射著我們的心。

我多麼願意這麼說:我們的小太陽不是我們生活的負擔,她是我們人生途中第一個最惹人喜愛的友伴!

文、整理/IRIS YEH 圖/林良爺爺粉專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